第四百零九章 为何?

  太子心烦意乱,满心恐惧。

  这太可怕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人一刀断头,一命呜呼……

  这种可能现在已经彻底夯实在太子的脑海里,让他想一想都有一种放声大哭的冲动。

  是啊,同时面对五个此世绝颠杀手的随时来袭,就算是雇佣了凌霄醉、孤独愁做保镖都难得安稳,再厉害的保镖能够守住一时,能够守住一世么?

  偏偏太子跟恨别离等人结下的冤仇就是不死不休,此世无解的死仇!

  十万杀手全死了,事实上是死在江湖客手里,但太子殿下最后来这一手,却足以让五大杀手将所有仇恨都扣在太子头上!

  而且根深蒂固。

  太子妃叹了口气,满眼尽是怜悯的看着太子;早知事不可为,仍旧保持的非分之想,不肯退让,一味的垂死挣扎,到了到了,人家将你所有退路,完全斩断了。

  甚至连你所有生路也全都斩断了,如之奈何?

  事到如今,却又怪得谁来?

  “不过,眼前局势也非是全然没有办法。”太子妃叹口气:“此时此刻,还能够扭转这个局面,保住你我性命的人,还有一个。”

  太子殿下闻言登时精神一振:“谁?父皇吗?可惜就算是父皇,他也无能撼动恨别离等人!”

  太子妃缓缓道:“妾身所说的非是父皇,而是云扬,云公子。”

  太子妃此言一出,宛如石破天惊,太子殿下一下子愣住,半晌无言。

  ……

  “太子殿下登门拜访?”云扬看着老梅,眼角眉梢尽是诧异。

  “是。”

  “请他进来。”云扬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来人之临虽是出人意料,但只要稍稍想想,如何不在情理之中?

  云逍遥看着云扬,嘴唇动了动,终于叹口气,道:“你处理吧,我得回避一下。”

  万一被太子殿下抱着自己大腿求饶,自己怎么办?怎么说,自己可都还是他叔叔,还是亲的……

  虽言人要脸树要皮,可岂不闻良心丧于困地,良心也是羞耻心,何不能为?

  云扬似笑非笑:“也好,您轻便。”

  他悠悠的说道:“对付这家伙,我经验……丰富得很。”

  ……

  “只求活命?”云扬目光深邃的看着面前的太子殿下。

  现在的玉唐太子殿下,已经是如同一只完完全全的斗败了的公鸡,心气全无。

  “是。”

  太子两眼无神,形销骨立,明明只是两个晚上过去,原本丰神如玉面如冠玉的太子殿下,却如同骤然老了三五十岁,连鬓角发梢都显出斑白之色。

  半生为之打拼奋斗的目标,原以为近在咫尺,唾手可得,却在一夕荡然,涓滴无存。

  如斯沉重打击,太子殿下本就非心志坚毅之辈,自然无能负荷,若不是还有云扬这根救命稻草,再熬几天,不是自我了断求一痛快,就是抑郁成狂,疯癫为疾了!

  “活命……”云扬沉吟着。

  太子道:“我已经写好奏章,请求被贬谪太子之位。理由都替自己找好了,无才无德,品貌五一,倒行逆施,犯上作乱,欺男霸女,男儿隐疾……等……”

  这位太子殿下委实是够拼的,连男儿隐疾这等理由都用上了,诚意端的十足!

  但他不能不这样做。

  皇帝已经答应江湖争斗在东城,他却下令插了一杠子进去。虽然事实是被人栽赃,但,太子知道,自己摘不掉的。

  这么多人联合,军部政方都已经联手,就算是真的是黑的,也要变成白的!

  不需要什么证据,也不存在什么翻盘了。

  太子脸上全是木然:“只求云公子能够保孤性命,其余一切尽属末节。”

  云扬淡淡道:“太子殿下的诚意我已见到,但还有一桩罪名,你没有说,仅此一项,便是诚意有欠。”

  太子殿下霍然抬头:“什么罪名?什么罪名,你说了照认就是!”

  “谋害九尊之事,你怎么一句没提?纵然道尽千般罪状,不言此项,谈何诚意?!”云扬目如电闪,言词如剑。

  太子殿下闻言登时如同被惊雷猛然轰击头顶一般,即时头晕目眩,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满眼尽是惊骇地看着云扬,脸上一片煞白。

  云扬两眼冷厉的看进太子眼中,道:“千万别误会我是在诈你不备,九尊被谋害之事,经过多方调查结果,已有定论,然而任何一方,都与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然,你在这过程中自始至终都只是在被各方势力利用,最终汇合成一个被四季楼蒙蔽、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老谋深算掌控全局的被动傀儡……你自以为天玄山一役乃是你之主导,实则你的每一步计划,骨子里都是有其他人有意无意地推着你在进行……然而,你始终是做了这件事,你针对九尊的恶意,真实不虚,全然不假。”

  “我……”太子脸色惨白如纸,眼神更形慌乱。

  “我只问你一句,你,为何要谋算九尊?理由是什么?!”云扬沉声喝问道。

  “你身为储君,九尊再如何的厉害,名声再如何的响亮,打下的江山,最终也只会是你的,可以说,他们就是在为你打江山。”云扬不解的道:“你为何要自毁长城?给我一个理由!”

  这是云扬最为不解的地方。

  四季楼谋害九尊,目的可谓显而易见,立场殊异,无由分说。

  可太子谋害九尊,后果几乎就是将自己的国家拖入泥沼,险险亡国,这实在是说不通,辨不明,令人费解!

  太子低垂着头,良久良久之后,才涩声道:“我……那一年过年,见到了大哥一面……我……”

  云扬皱起眉头。

  太子将自己的脸整个捂住了。

  “当时,父皇早在数年前就传出消息,大哥暴病身亡……但我却见到了活生生的大哥,在父皇的御书房外……”

  “当时我一下子愣住了,愣了好久……”

  “那天晚上,父皇喝得酩酊大醉,他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心不情愿……就只说了一句话,就彻底醉倒人事不知了。”

  云扬深吸一口气:“陛下说了什么?”

  “父皇当时含含糊糊的说……等九尊荡平天下,你可愿意将这皇位拱手相让?”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白袍总管闻说走进修仙六欲仙缘斗破苍穹最强农民混都市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至尊逍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