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国、家!

  宝儿迷惘的道:“要学这么多,岂不要累死了?”

  云扬哑然失笑:“上位者多知多懂乃属必然,当然,到了一定时候,你只需要做到一样就可以了。”

  宝儿道:“什么时候?哪一样学问!?”

  云扬微笑不语,半晌后,轻声说道:“其实,天下便是一家;你想要让一家人不受欺负,吃饱穿暖,从此无苦;只需要一门学问。而……你想要天下所有人都吃饱穿暖,也只需要一门学问。”

  宝儿似懂非懂,眨着迷惘的大眼睛。

  两位先生对于云扬的教导并不置一词,但却也露出来倾听的神色。

  但听到云扬这句话,却突然悚然动容。

  云扬所说的道理,这两位自然是懂得,可是有些话,他们却又是不敢说的。

  只是喃喃的念道:“一门学问,一门学问……只需要一门学问。”

  忍不住若有所思。

  看着云扬的眼神,禁不住有些异样。

  宝儿现在年纪仍是太小,提前涉入权谋之事,云扬早已明令禁止。然而云扬现在所做的,却是将一颗颗种子在宝儿心中种下,与之植根为一,只待彼时发芽茁壮。

  有些话,他们不敢说,或者说不明白;但是云扬一句话,就点的透彻。但,前提却是……了解的人了解,不了解的人,却只会走到另一条路上去。

  宝儿真的能了解么?

  两位先生看着宝儿沉思的面容,忍不住一声苦笑。

  了解么?

  现在才发现,我们这些做老师的,连“了解么”这三个字,都是真的不敢问啊。

  “宝儿,你只需要知道,家,一个字足够。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家,便是一家三口四口。对于君王来说,家,又是什么?”

  这句话,宝儿或者不懂,但两位先生却如同惊雷轰顶,同时霍然抬头,看着云扬。

  终于确定。

  今天,云扬不是来教导宝儿的,而是来,教导我们两个当老师的!

  “什么是家?!”

  两位儒生只感觉心中突然沉甸甸的。

  ……

  “姑姑!”

  见到上官灵秀来到,另外几个孩子也围了上来,拉着上官灵秀的手诉苦:“姑姑……我们在这里学那些劳什子有什么用……放我们回去练功是正经,战场上保命全生为第一优先,书本上的玩意,能顶什么……”

  上官灵秀本来看着满是学习的氛围满脸笑容,一听这话,却是顿时沉下脸:“胡说八道!什么叫劳什子的玩意?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乃是兵家至理,你们当真不动吗?再敢胡言乱语,哪怕你们老师不管你们,也要家法从事!”

  几个小孩子登时垂头丧气,却没有人敢再呛声。

  家法?

  上官将门的家法,却不是一般人能受的起的。顿时都焉了。

  云扬见状不禁好笑,不怪上官灵秀发脾气,实在是上官家的这几个小家伙,一个个尽都是好勇斗狠的一把好手,打群架更是如同吃蜜,便是学习兵书战册也是绝无放松,唯有学习书本上的学问,圣贤之道,却是一个个的尽都麻了爪子。

  在云府这段时间高压之下学习,基本每天都被折腾得叫苦连天,即便是也有些许进步,但这点进步却也是有限之极,微乎其微。

  倒真不愧是上官将门的孩子,委实没有辜负“将门”这两个字。

  “不用急,不用急。”

  云扬安慰道:“上官将门后嗣,合该有上官将门的天性;我之所以将他们收在这里,一来乃是尽可能多掌握些东西;二来,也是为他们的未来铺一铺新路,还有第三个原因则是……磨一磨他们的性子……其实还有其他原因,总归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了。”

  “天性如此,倒也无须额外的在意;毕竟,他们今后的位置,也都在军部,或者是战场。”云扬道:“而且……未来的上官将门,再无后顾无忧!”

  “后顾无忧……”上官灵秀嘴里念着这几个字,忍不住一阵悲喜交集。

  后顾无忧。

  多少年了,上官将门一直都在这几个字上挣扎,有如梦魇。

  如今,竟在云扬手中彻底解决,加倍的再无后顾之忧,端的一劳永逸。

  再联想云扬刚才所言的新路之说,这几个小家伙有了现在在云府这里打下基础,或者上官将门当真可以从此公侯万代,永世昌隆。

  当然,前提条件仍有一个——不造反!

  但远的不说,就只上官将门这些小子跟宝儿之间的竹马之交,还真不能成之问题!

  是故,一直将将门重责担在肩上的上官灵秀,当真可以将家族重担放下了!

  这份乍然而来,骤然轻松的感觉,让她几乎喜极而泣。

  “你这六个侄子,将来能够真正上战场的,最多只有四个。”云扬传音给上官灵秀:“另外两个,却属于扮猪吃老虎,未来最佳在军部,你懂得。”

  你懂得!

  上官灵秀岂能不懂得?

  哽咽着对云扬传音道:“我懂得,我真的懂得……我现在已经很知足!但是你知道么……我多希望,你嘴里这个数字,能够倒一下……”

  云扬无语。

  三个上官家族的孩子一起上前,很是愤懑:“姑姑,你哭了……谁欺负你了?我们去打死他!”

  另外一个,有些踌躇,有些犹豫,停在那里,假装看书。

  还有两个,相互看一眼,然后低下头,全神贯注看书。

  云扬和上官灵秀仔细看着这六个孩子在突发的切身事件中截然不同的表现,都是面容各异。

  云扬是一片意味深长。

  上官灵秀是一篇欣慰。

  唯有宝儿,在一边摩拳擦掌说道:“谁敢欺负我叔叔?!”

  上官灵秀翻个白眼。

  欺负你叔叔?

  整个大陆的人加起来……够不够?

  ……

  皇宫里。

  皇帝陛下处理完国事,特意将秋剑寒留下了。

  自铁骨关战役之后,秋剑寒一直昏迷不醒,皇帝陛下每每想找人聊天解闷,说点私房话,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无人可留,颇为寂寞了好一阵。

  如今秋剑寒终于醒来了,状态全复,皇帝欣喜之余,不禁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又或者应该说是传唤得比原来更频繁了一些,几乎每天下朝都要留下秋老元帅聊一会儿。

  这个状况让秋剑寒叫苦不迭。每天都要加班谁受得了?

  别人是到点就下班了,可是我每天都要多干几个时辰……

  帝王雨露恩泽太甚,貌似也不是多好的事情!

  “常常找老夫相陪,怎地也不见给老夫多发些俸禄,白使唤人陪你啊……”

  秋剑寒心里腹诽不已,脸上却唯有一脸正色:“陛下有何吩咐?”

  “朕一切从严,一切从公,没有留半点情面。二皇子能不能保住一命?”皇帝陛下是明白人,开门见山直指关窍。

  …………

  lt;在这里额外说几句。

  心里话。

  国、家。

  我当过兵,受过教育,但是,对于这个问题我自己都没有搞明白。所以,这一章不是说教。

  自认为有两点:如果国需要,我可以上战场,不惜一切。

  如果家需要,我也可以不顾一切,哪怕触犯一切。

  所以,

  写到这的时候,我自己都有些迷惘。

  家人受了欺负,我可以不顾一切的,去干些什么,哪怕因此而承受什么。这一点毋庸置疑。

  如果国家被欺负,我感觉,在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也会全部付出。但在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也许会有平安的想法。

  但这么一想,却又觉得与这本书的主题不匹配。

  但这样却是真实的自己。

  写到这里,也是我职业生涯迷惘的终端。

  所以,下本书不会写家国。

  这个话题,太大太沉重。我写不好。这一段说说,明天更新前删除,有些404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