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姑姑?【补!】

  云扬愣愣的转头,无疑是地游目四顾之下,随即又震动了一番。

  除却土尊房间之外另外八个房间,此际赫然也已经全部敞开了门户!

  而每一个房间内,都被这种紫色灵元结晶占据,塞得满满的!

  噗!

  云扬震惊太过,一个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正是非常著名的状态,以卵击石。

  某人经历天地灵元强势灌输,无数次内外洗礼,肉身折腾多次,衣服什么的早就没了,整个人现在清洁溜溜,一屁股坐地,当然是以卵击石……咳。

  “难道说,这才是九尊府的真正秘密?”仍旧保持在以卵击石状态中的云扬头脑一片空白,愣愣地看着这些紫色灵气结晶,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相信凭着眼前看到的这些资源,哪怕就是堆积出一个星空之主来……恐怕也是绰绰有余了吧?若仅止于所谓的陆地神仙……哪里需要这么庞大的资源!”

  云扬喃喃地说着,用力的拧着自己的大腿,但无论怎么拧不拧的,始终感觉不到疼痛。这次巨大的意外之后,赫然已经让他再也意识不到痛苦了!

  “我的天啊!”云扬大口喘着粗气。

  他本以为,自己的修为一步登天的跨越了这么多,何异是天大的喜事,然而现在才知道,天大的惊喜,其实还在后面!

  可是当惊喜太过巨大,超出当事人认知的时候,也是一种负担,就好比现在,如此之多的庞大资源,赫然已经远远超出了云扬的眼界所限,要说眼前这些资源确实是挖空整个天玄大陆也堆积不出来十之一二;但要说是就凭这些就能对堆砌出一个星空之主,却又远远的不够了,只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的自以为是而已……

  但反过来说,井底之蛙在跃出井底之前,他所见的天就是那么大,现在的云扬也是同样,虽然世事练达,见多识广,机缘奇遇更是多多;然而在看到眼前这些紫色灵气结晶的时候,仍旧还是难免被震惊到了!

  就他当前的认知而言,委实是无法理解,需要什么样的资源,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神通手段,才能一次性聚集这么多的灵气结晶!

  他甚至不知道这些叫什么,但,这些东西的珍贵程度,却已经是平生之仅见!

  以至于……完全呆住了。

  眼角,似乎有紫光在闪烁,竟然耀眼生疼。

  云扬霍然转身,注目看去,只见原本放着九天令的地方,赫然正有一管紫玉箫悄然横在哪里,遍体流溢出灿烂的光华。

  “紫玉箫?”云扬隐隐感觉有些眼熟。

  嗯,这……岂不就是天问,顾茶凉手上时常把玩的那一支箫么?

  但,此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云扬慢慢走近,伸出手,轻轻取下这支箫放在手里把玩,却感觉触手温暖爱不释手,再过片刻,隐隐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觉油然而生。

  适时,那原本放着九天令的台子忽而发出一阵朦胧的光晕,紧跟着便有一道红色的曼妙身影,以轻盈飘逸之姿,从其中飞掠而出,朦胧的人影,俏然站在了距离他数丈外的位置。

  那一抹红色身影,身形朦胧,面容朦胧,体态婀娜,飘飘渺渺的站在虚空。

  纵使如何极目看去,却始终看不清脸,甚至连具体身形体态都看得不是太清晰,但那份飘逸,那种身姿,那种风神,那种气质的感觉……却让云扬心领神会,全无质疑……

  云扬现在心头只得一个念头,眼前之人,绝对乃是自己平生首次见到的绝色美女!

  古往今来,无双无对!

  甚至是天上地下也找不出第二个的那种美女!

  只是看一眼,就能够确定。

  这样的人,纵然星空浩瀚宇宙无边造化玄气,却仍旧不会再出现第二个!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但却给人一种飘飘欲仙,在九天飘然起舞的感觉。似乎这整个天地,都在随着她的舞姿而飞旋起舞。

  但她分明没有动。

  这是第一个感觉,然后第二个感觉犹自心底油然升起,似乎对眼前这道人影,充盈了一种亲切至极的感觉,发自内心的就想要亲近,孺慕。

  那是一种莫名的欢喜,满足。

  红衣人影那朦胧的面容上,一双眼睛似乎在静静的观视着自己,突然开口,声音清雅缥缈:“孩子,这些,都是姑姑送你的礼物,可还喜欢么?”

  “姑姑?”云扬失声叫了出来,一颗心只感觉砰砰乱跳,口干舌燥:“您……您是我姑姑??!”

  一言出口不过本能反应,现在的头脑中只得一片混乱。

  我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姑姑?眼前之人是我姑姑,这是从哪论的呢?

  他只考虑到这点,对于什么所谓的礼物,反而根本没有考虑到。

  红衣人影轻轻叹了口气,道:“可怜的孩子,这一路走来,你受苦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云扬却突然有一种了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就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突然间看到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依靠,可以尽情宣泄心底的负面情感。

  此念一生之瞬,眼圈顿时就红了。

  红衣人影以一种愤怒口气,飘渺的说道:“姑姑一生最不喜欢忤逆不孝的孩子,但若是将来你见到了你爹,想要打他一顿出气的话,姑姑可以破例表示支持。天底下从来就没有这样狠心的爹娘!实在是太过分了!”

  “姑姑给你的礼物本来远远不止这些,但就是这一点点支持,你爹竟然也还嫌多了……简直不可理喻,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红衣人影温柔地说道:“孩子,等将来姑姑再给你补上,咱们来日方长。”

  远远不止!

  这一点点……

  纵然云扬心里已经有准备,但是,却依然被这两个用词吓了一跳。

  您,管这么多叫做一点点?

  红衣女子温柔的眼波看着云扬,道:“孩子,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一听这句话,云扬瞬间呆住,刹那间心中五味杂陈,万般情绪,尽在这一刻涌上心头,云扬红着眼眶,哽咽的问道:“姑姑,那我……我到底是谁?我爹娘又是谁?我爹健在,我娘呢,她又是谁?”

  不知怎么,他下意识地就对这红衣女子说的话深信不疑。

  这就是我姑姑,没错的!

  …………

  lt;忘记补了多少了。好几个月没求月票了,求一下下个月的保底月票吧。看看能有多少。另外,微信抽奖活动今天结束了。若有下次活动,我再提前通知。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