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奇葩!

  这句话雷得云扬与凌霄醉都醉了。

  人这一辈子挣了脸面来,竟然是为了丢做的准备?

  这种论调,虽然稀奇奇葩,但不得不承认,居然还好像也许大概或许有那么一丢丢的道理!

  歪理也是理啊!

  面对如此妙人,独孤愁的脸都青了,仰天长叹,半晌无语。只感觉自己居然心软了让这家伙重入师门,乃是自己一生最大的错误!

  简直是不可原谅。

  果然,刚见面就将自己的脸丢得一干二净。

  “师父您慢点,师父您……师父,弟子这次特意带来了您最爱喝的云山毛尖,这是弟子……师父您这些年一点都没变样,还是那么英俊潇洒英姿勃发英气勃勃……”

  在肖少卿喋喋不休的谄媚马屁声中,搀扶着独孤愁往云府大门里走去。

  白衣雪跟在后面,两手捂着脸。

  我能怎么办?我摊上这么一位师傅,我也很无奈啊……

  独孤愁连连叹气,一共还没有走上十步路,叹气倒是叹了二十口。

  他现在深深的感觉到,自己这一次将这家伙招回来,很可能回事自己这一生犯的最大的错误。

  真是犯贱啊,好不容易将这混蛋逐出师门,离开自己眼前清净了许多年,临老临老却又自己昏了头将他找了回来,看着这张贱贱的脸就想要狂抽啊怎么破!

  “小雪!小雪!”肖少卿一边伺候师父,一边大声的喊起自己徒弟来。

  白衣雪低着头捂着脸跑过来:“师父,我在。”

  “今日乃是你师傅我跟你的大喜之日,你我师徒二人重新被你师祖收入门墙,乃是天大的喜事!如此大喜事,岂能不加以庆祝?你赶紧去搞四五十个小菜,搞得尽量隆重些,顺便再搞点美酒来,今晚,为师我要痛快的……”

  独孤愁一瞪眼:“你要痛快的干什么?”

  “呃……”肖少卿噎住,随即眨巴着眼睛,涎着脸笑道:“……弟子,弟子……弟子要痛快的闻一闻……酒的味道……嘿嘿嘿……”

  独孤愁仰天长叹,一时间,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泛上心头,久久不去。

  看到这个多年不见的弟子的那份欢喜与激动,竟然就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呼吸……就变成了当年那熟悉的无奈……

  “作孽啊……”

  独孤愁一脑门子的黑线,谁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嘿嘿嘿,嘿嘿嘿……”肖少卿涎着脸笑着,全副狗腿状地跟在独孤愁身后,一双拳头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师傅锤肩膀,一边转过头,严厉的看了白衣雪一眼,以示催促。

  “我这就去,马上去,立刻就去。”白衣雪灰溜溜的跑了。

  “师父师父,这些年下来,弟子可是想死您了……”肖少卿说着说着,眼圈就有点红:“今晚上,见到师父,若是不能尽情一醉,弟子……弟子……弟子……真心不知道还能怎么表示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呜呜呜……”

  独孤愁无奈地瞪着眼,一时间却连叹气也感觉没力气了。

  除了酒,你还能不能想到点别的?

  感情你费尽心机想要重入师门,就是为了给自己的戒酒解封?

  “哈哈,独孤兄,你这弟子,还真是赤子心肠,挺好,挺好啊。”凌霄醉在一边忍笑忍得肚子都疼了,这时候不趁火打劫,火上浇油,兴风作浪一番,更待何时。

  “你这小辈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肖少卿翻着白眼,一脸不满看着凌霄醉:“居然敢跟我师父称兄道弟?你知道我师父是谁么?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徒弟是谁吗?”

  独孤愁啪的一巴掌打在肖少卿后脑勺,用力不小,将这家伙直接打了个跟头,怒道:“没大没小,这是你凌师叔!”

  “凌师叔……”肖少卿一副傻呵呵的:“我啥时候有了师叔……这家伙年纪分明没我大,怎么就是师叔了……”

  “睁大你的狗眼看仔细,这是你凌霄醉凌师叔!”独孤愁介绍一句,突然间勃然大怒,一脚踢出去:“混账,你跟你徒弟一直呆到现在,你说你不知道这是谁?装什么傻?”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这混蛋徒弟骗了。

  “啊呀呀呀……”肖少卿一脸惊喜,转身磕头:“师叔,凌师叔,原来是您老人家驾临啊,这这这……弟子可久仰您天下第一高手的大名,真真是如雷贯耳,今日相见三生有幸……”

  这一连串话,几乎全然没有考虑,一派熟极而流的就道出来了。

  凌霄醉也忍不住愣了半晌,这才失笑道:“独孤兄,令弟子倒是真如你所说……真是一个奇葩……只是他的这份恭维,纵然明知道是恭维,凌某却也倍感殊荣,感慨万分!”

  独孤愁脸都红了,臊的,还有气的!

  这……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看着这小子还在一个劲的跟凌霄醉套近乎,还有那不遗余力的吹捧,独孤愁怒不打一处来,径自上手教训。

  你小子说别的也就罢了,你居然敢说他凌霄醉是天下第一,那你师傅又如何,就不是天下第一了么?你师傅才是享誉五百年的老牌子天下第一好么?刚刚重归师门就行欺师灭祖的勾当,不打你丫的打谁,老子今天要清理门户,好好治理一下你小子的这张嘴!

  随着某人的坐言起行,噗噗噗的一顿暴打,肖少卿整个人便如同皮球一般在院子里飞来飞去,刹那间就是鼻青脸肿,面目全非。

  等到独孤愁终于停手,肖少卿宛如猪头满脸青紫的坐在院子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扬天叹道:“舒坦啊,这么多年没有被师父揍过了……这种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还是那么的舒坦……”

  云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力忍住那蓬勃而出的笑意。

  “从我房间里滚出去!”看着肖少卿居然要跟着自己进入房间,独孤愁一声轰雷一般的大喝。

  肖少卿连滚带爬屁滚尿流的滚了出去。

  “师门不幸……真正是师门不幸啊……”独孤愁的叹息,简直是无尽之海的大浪也冲不走的样子。

  “哇哈哈哈哈哈……”

  凌霄醉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么多年了,还真是自己最为欢乐的一天。

  不光是成功压倒了独孤愁,还因为这奇葩之人,实在是太趣味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