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全面凯歌!

  ……

  看着森罗庭中人鱼贯而入阴魂殿,那冥雾氤氲的大门缓缓关闭,然后,整个山体一阵晃动,阴魂殿沉入地下,就此无声无息。

  云扬一阵阵的无语,即便智慧如他,却是做梦也想不到,竟会有这等事情发生。

  恨别离,洪斩……

  无情楼主,血刀堂主;就这么被森罗庭收编了。

  而且还是主动投靠。

  即便那两人说出来的理由再如何的冠冕堂皇,语出至诚,云扬却仍旧感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这些个理由,貌似还是不足以让恨别离与洪斩下这样的决心吧。

  但到底是为了什么重大原因呢?

  云扬思来想去,始终不得要领,端的百思不得其解。

  “得,不管了,耽误了这么久,终于暂时无事,赶紧去西边战场看看,千万不要出了什么意外。”

  云扬化作风云冲天而起,向西而去。

  ……

  “恨别离,真正原因是什么?”

  “真正原因,……很简单。就是近来修炼到了极处,致力于寻求突破至更高层次的时候,入定之中,有人在一遍遍的说:生死定数,唯有森罗;欲求长生,直入地狱!”

  恨别离苦笑:“这好像是命运中的呼唤一般;初初只以为是错觉,是心魔作祟,但洪斩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却将这个信息定实,更有甚者,在我俩再三核实判定之下,确认那信息并不是外人传讯,而就是从自己心里冒出来的莫名想法,真实不虚……”

  “我们商议许久,才最终决定来找你们。”

  “那为何在外面不说?”

  “嗯……其实我们已经来了好几天,亲眼看着你们去抢夺龙皮密图,也曾看到你们回去将秘图交给云公子……我们知道了,这个局,其实是源自于云公子的布置……”

  “虽然不管此事起因如何,云公子终究是对我们有救命之恩,可是……”

  “总之我们的心里挺矛盾的。还担心,这是只属于森罗庭的秘密,若是说出来,却正是你们保密的事情的话……嗯,所以,挺复杂的。”

  一殿秦广王等人看着恨别离两人纠结的神色,都是捧腹大笑。

  终于明白,这两个货心中的复杂纠结。

  若是换作自己,面对如此境地,也难免会纠结。

  “那你们恨云公子么?”

  “若说全然不恨,便是自己糊弄自己,总有那么一点点吧,哎,只要一想着自己落入了有心人的算计,始终身在局中,一直拼到最后,死的一干二净,最终,还要对始作俑者感恩戴德,千恩万谢的离开,这心里面……”

  “哈哈哈……”

  “本来还想要去干掉庸王这个前太子殿下,不想仍是去晚了一步,这位前太子居然已经被宰了……哎。”

  恨别离长叹一口气:“其实我们也是看到这家伙死了,突然间觉得心里空空的,不知道以后干什么好了,这才动了决绝之心……”

  “就是这么说的。”洪斩在一边说。

  “阴魂动荡了!”

  “到了!”

  地藏眼睛里亮光一闪。

  众人都是停住了脚步。

  纷纷看着前方,那宽阔的大殿,那不绝的涌出来的无数的冥雾……

  “森罗职位,暂定十五位了……”地藏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起森罗廷传承中的那么多职位,忍不住心中喃喃道:“任重而道远呢……”

  ……

  是日,王云铸所率领的四十万大军已经尽数杀入紫幽帝国内部,百万里山河,四面开花,战火燃烧蔓延。

  玉唐西线大军所过之处,端的所向披靡,无与争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然而王云铸这位镇守西面,与紫幽帝国打了十几年的大帅却是全身心的迷惑不解。

  “紫幽帝国怎地就只得这点战力?”王大帅骑在马上站在高处,挠着头,一脸困惑:“那,之前与我战斗,打得我叫苦连天的紫幽大军去了哪里?是我在做梦,还是紫幽军方集体得了梦游症?”

  “我怎么记得紫幽也有不少能征惯战的统帅啊,那些人又都去了何方?这可是实打实的灭国性的战役,真正意义上的亡国灭种啊,他们真不来了?!”

  “又或者老子这么多年下来,其实就是自己吓唬自己,以为对方是老虎,其实全他娘的是纸老虎?”

  可惜没有人能回答王云铸以上的疑问。

  实际上,他身边的将军们一个个也是满肚子疑惑,不解,甚至是尴尬。

  疑惑不解好理解,毕竟连主帅都是如此,底下人又何能幸免,尴尬却是为何呢?

  这话说起来就比较狗血,此役乃是玉唐上下公认的灭国性战役,悠关玉唐靖平天玄,乃至未来无数岁月的福祉,西线四十万大军大军进犯,虽然锐气十足,更多的却尽是小心谨慎,唯恐一时不慎,中了对方算计,毕竟西线军跟紫幽鏖战多年,很知道紫幽军的底细,自忖必胜是一回事,小心谨慎又是另一回事!

  可是双方普一接战,紫幽军要么是一触即溃,要么就是直接投诚,溃败的兵败如山倒,一溃千里,投诚的诚意满满得不要不要的,让然倍觉怀疑!

  此役西线先锋大将孙子虎迅速得出一个结论,此事有诈,必然有诈!

  尽管战况顺遂至极,可是孙子虎一时间竟不敢过多冒进,明明已经是大获全胜,占尽胜势,仍是一日三顾,撒出探马无数,唯恐中了紫幽骄兵之计。

  及至王云铸到来,再三综合之前战事,以及当前诸多情报,这才得出一个结论,紫幽军不是诈败,不是骄兵,也不是阴谋诡计,是……真的败了,大败亏输!

  严格意义上来,孙子虎的谨慎小心,裹足不前,其实是……贻误军机,多给了紫幽帝国好几天的喘息时间!

  可是王云铸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事真怪不得孙子虎,这事就算搁在自己身上,乃至当世任何一位名将身上,也是不敢随意冒进的,绝无例外!

  正是基于这样的心理,这样的现实事态就很尴尬了!

  然后,核心问题又来了,大家是真的与紫幽打了这么多年,紫幽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弱呢?

  如果天问在此,他会跟你说,若是运气不好,喝口凉水都能塞牙,现在紫幽帝国的国运已经荡然无存,当然会事事皆糟,刻刻该灾,天灾人祸,联袂降临,何足道哉!

  而事实也大抵就是如此,紫幽帝国原本的那些个能征惯战的老将统帅,要么就是卷入政变,自顾不暇,要不就是已经被杀了,被囚了,被罢官去职了,现在想要在战场上碰上一个能打的,反而稀罕至极!

  就以孙子虎强势挺进紫幽帝国的初战而论,就是如——

  双方遥遥照面,孙子虎不敢怠慢,排开阵势,即将发动进攻之刻,对方自行乱了,溃不成军,孙子虎可是知兵之人,如何不乘势进攻?

  事实其实很简单,对方的队伍发生了内讧,对方先锋将怯于孙子虎兵势赫赫,未战先怯,带着队伍先逃跑了!

  临阵之际,先锋大将逃跑了,这等事何其荒谬!

  但偏偏就发生在两军阵前。

  两军对垒,战意冲天的时候,自家先锋怕死逃跑了……这对于紫幽军队的士气打击,堪称致命!

  再加上孙子虎的顺势来袭,一内一外的两箱加成,紫幽大军又何能不败了!?

  当然就是兵败如山倒。

  可是,这样的胜利实在来得太轻易,反而令到孙子虎不敢燥进,探听这探听那,直到王云铸大军主力全盘来到,才算真正确定了情况!

  然而,局面彻底的一发而不可收拾!

  战场上,愈发荒诞的战事络绎不绝,层出不穷——

  一两百个玉唐士兵,追赶着数千紫幽大军赶兔子一般跑路!

  十来个人,就敢直接强袭对方一个五百人的军队;而且,还能战胜!

  三五个士兵,押解着数百名被俘虏紫幽军俘虏远远走来……

  你说,这跟谁说理去?

  “王八蛋,全家都是王八蛋……”王云铸大帅将满肚皮的郁闷尽都归结于这三个字:“就这状况还有什么战功可言?摧枯拉朽一般的占领了大半个帝国一共花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奶奶滴,这战报要是回去了,军部能信么?不信还好,要是信了,肯定骂死我,我曹你王云铸这些年在西边吃屎啊?面对这样的对手,居然还天天的叫苦连天……老子的一世英名,算是被紫幽帝国这帮王八蛋毁了……”

  面对这种情况,西军大将们一个个与自己大帅有同样的郁闷:被这样的对手压制了这么多年,这在别人看来,自己得是多么的草包啊!

  ……………………

  lt;今天很郁闷,落枕了,一整天歪着脖子,看谁都是横的……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