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受恩深处宜先退!

  水无音再次沉默:“我需要考虑,你的托付我本不该质疑,然而人走茶凉,你离开此世已是定局,你的托付,可以有效三年五载,十年二十年,但再之后呢……”

  云扬点点头,送出一副书稿:“我明白你的顾虑,也知道你是真心对待九天众……这是我之前曾经答应你的东西。只要你按照这个去练,无论是你的体质还是可能出现所有的练功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水无音怔怔的看着这一卷秘籍:“……好。但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给我?”

  “与四季楼决战在即,万一我死了……”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将秘籍扔在了水无音怀里。

  水无音道:“其实我有一件事很奇怪,或者该说是百思不得其解。”

  云扬放松的说道:“你想说的是天道社稷门的事情我为什么没有考虑利用一下,是么?”

  水无音道:“正是,在我看来,我们有太多太多的方法,驱虎吞狼,让四季楼与天道社稷门狗咬狗,反正他们两家从来都不是一条路数。”

  云扬淡淡的说道:“只可惜天道社稷门的实力虽然强悍,堪称当世第一隐宗,可比起四季楼,还有很大差距,相比较四季楼,不过就是一只比较大的食人蚁而已,虽然也可致命,但本质上仍是蝼蚁。”

  “还有就是,天道社稷门虽然有相当的实力,但终究出世太久,离开人间红尘,距离太远。更兼一直高高在上,与皇权合作,所以对于人世间的权谋算计陷阱等,已经没有了那种骨子里的警惕。针对起来才可从容布置,旦夕覆灭。若是万一……给天道社稷门加上了四季楼的脑瓜子……一旦这两家合力起来的话,就要轮到我们万劫不复了。”

  “虽然明知道有这个可能可以为自己省点力气,但我却不敢去冒险,就现在而言,不冒险才是上上之策。”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就比如用册封来做陷阱这件事情,若是有四季楼出谋划策的话,就绝对不会出现被我们一击得手,进而满门被灭的状况,有这样的前提,就无谓多此一举,避免节外生枝的可能性!”

  水无音慢慢点头;“原来如此,确实如此。”

  云扬又取出一枚空间戒指,递给了水无音:“这里面有一批财物,包括黄金,白银,玉石,还有一笔数目不菲的银票子。九天令兄弟蛰伏的这段时间以及以后……”

  水无音看着这个空间戒指,沉吟许久后,才艰涩的说道:“好!”

  他抬头看着云扬,道:“你现在就将一切安排周到了,最终目的却是为了什么?”

  云扬站了起来,轻声道:“你们不说我是智尊吗?我习惯,将一切都安排好。”

  “仅止于习惯吗?”水无音又追问道。

  但他问出来这句话的时候,面前已经再没有了云扬的身影。

  ……

  云逍遥看着对面的云扬。

  在这皇宫的密室里,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自己这个“儿子”,那张一如往昔一般俊朗的面孔。

  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张满布着坚强冷酷平静,却又万二分稚嫩的少年人面孔。

  如今,虽然风霜无损,但眼角眉梢却委实已经改变了许多。

  “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找我谈谈?”云逍遥口气异常温和的问道。

  “我想要和四季楼决战了。”云扬平静地说道:“关于此役,我并没有太多的把握,所以,需要提前安排一些事情。”

  云逍遥猛转头,霍然变色:“为什么这么急?何必要这么急?”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正是因为我们不需要急,所以才会决战啊,玉唐的路,已经铺平了。统一天玄,只是时间问题,越拖下去,情况只会对四季楼越不利,他们不会再给我更多的时间了!而且,玉唐也不会给我太多时间了。”

  “这一战,虽然仓促,但是,不管我是生是死,一切,都可以平稳下来了。”

  云逍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云扬已经将话说得很明白,至少他是已经全部都明白了!

  因为这统一之战,云尊注定不能参与。

  云尊本来就已经高出皇权,高高在上的存在,俨如人间神话。若是再在统一之战中立下更多的功劳,眼前勉强维系的平衡势必被打破!

  皇帝或者可以仍旧不在意,甚至可以真的将云尊当做神一样供起来;但云扬自己却不得不在意,朝野臣民不会不在意,云尊的敌人更加不会不在意。

  玉唐的敌人,也不会不在意。

  所以云扬想要消失了。

  而这个时机消失,不管是对谁,都是恰到好处。当然,除了云尊自己。

  “你也说僵持下去,情况将对四季楼越发的不利,那就僵持下去,只要皇兄不在意,其他人就算在意又如何,理他们作甚!!”云逍遥有些着急了。

  云扬微笑:“怎么可能不理?这是我的国家,为了这个国家,我们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然而现在,当我发现我的存在竟然会影响到这个国家兴衰,而且还是趋向大势的不利方面的时候……当然就不适合存在了。”

  “英雄也是如此啊。虽然以后朝野纷纭会说对云尊如何不公平,但是……这种已经超出皇权的英雄,却注定不能存在。”

  “因为我们自己竭尽心力,付出偌多建立下来的美好,决不能自己去毁灭。”

  云扬带着些回忆,道:“这是当年土尊老大,说过的话,我一直都还记着,声犹在耳。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只不过,他没有料到他自己竟是看不到这一天而已。”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有道义,如何大无畏大担当也好,一定不能是现在……你说说你,明知道要与四季楼决战了,却又为什么在这个当口将凌霄醉与独孤愁安排了出去?”云逍遥怒道:“你傻不傻啊,你这安排是自掘坟墓好不好!?”

  云扬沉静的说道:“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什么道理!”云逍遥显然不满意云扬的敷衍,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的道理其实很简单……”云扬叹了一口气,终于道:“我一直都在怀疑,四季楼的目的不单纯。甚至是在怀疑,是不是内里尚有什么天大的隐秘……而这些事情,适合不适合让除了我之外的人知道……”

  “时至今日,我自信已经有了相当的自保之力,可以应对四季楼了。”

  云扬坦然道:“基于这个理据,我想由自己来弄个清楚明白,彻底了断这个因果。”

  “荒谬!”云逍遥气得脸都红了:“天真!荒唐!”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