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四季楼,滚出去!

  无数人争前恐后的冲出家门,仰头看着天空,注目天际云字,脸上满满的尽都是敬仰之色。

  虽然无数人都在街上,拥挤不堪,然而整个天唐城的氛围,却显得异常的宁静。

  天唐城的无数百姓尽都只是满脸满身满心虔诚的看着天空,看着自己最尊敬的人留下的痕迹,并无更多喧嚣吵闹!

  有无数人眼中,更隐现莹莹水光,尽是感动莫名。

  这就是云尊!

  这可是云尊啊!

  此世神话,在我们面前展现神迹,真的是神迹啊!

  天际变幻无定的云字,岂是人力可成?

  有很多人想起来,当年云尊恢复云扬的身份的时候,那种纨绔的样子,都是忍不住又是好笑,又是佩服。

  云公子当年出了名的财迷,四处敛财;但现在早已经由玉唐官方证明:玉唐多年征战,无数的烈士家眷,无数的伤残军人,每一年,每个月,都会收到捐助!

  而这笔钱的来源,正是来自云扬,云尊!

  军部铁铮铁大帅,也出面证明:当初不仅是军费和残兵,连自己当年婚礼,也是云尊赠送的银两!

  九天令下秘密传出消息,那是一份完整的名单;厚厚的一大摞。

  那是云尊这么多年秘密往外捐助的名单,和天文数字的银两。

  粗略估算,历年来,玉唐直接或者间接受到云尊资助的人,加起来,居然几乎与玉唐全国总人口持平!!

  这是一个何等惊人的数字,这是何等天价的财富!

  而云尊分文不留,全部散了出去。

  无数的人热泪盈眶,心脏激动的几乎要爆炸一般。

  “这就是我们的云尊!”

  “我们玉唐之神!”

  如今这位玉唐之神终于露面,直接在青天留字。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本能的却是欢呼起来。

  有无数的伤残军人,烈士遗孀,只是在看到天空中云尊留下的这几行字的时候,眼泪就刷刷的落下来。

  那是深入骨髓的感激!生生世世的尊敬!

  “自从天下有人以来,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受民众崇仰到这种地步!”皇帝陛下感慨地说了一声:“朕现在毫无顾忌之心,更毫无嫉妒之心,只是充满了庆幸,庆幸如此人物,毕竟是在我玉唐!”

  云尊的字自从出现,就在天空悬挂。

  越来越是醒目。

  所有人都很明显地意识到,这是云尊大人,在等回复。

  所有人也都静静地等着。

  静静的看着。

  无数人用手捂住了嘴,眼泪肆意的流淌,但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空的字迹。这是恩人的字迹,是云尊大人的痕迹!

  自己这一生未必能见几次,这一次,哪怕只是几个字,我也一定要看清楚!一定要铭刻在心里!

  永生永世,也不能忘记!

  有无数的书生,现场拿出笔墨,不顾身在何方,直接开始临摹。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清雅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却是悠悠地传遍了整个天唐城。

  “云尊大人,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无论在何处都是注定无法和平解决。既然云尊大人有了结恩怨之心,便在这天唐城了断又有何不可?”

  无数人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

  “这说话的人是谁?他什么身份,什么来历?他怎么与云尊大人有恩怨?他有这样的资格吗?”

  “嘘,你没看到天上写着年先生么?想必这个人就是年先生,能够引动云尊大人出面邀约,必定不是凡人,必有其来历……”

  “靠,我还能不知道这点分歧,我是问有啥恩怨?……嗯,这混蛋居然敢跟云尊大人结仇?还敢当面放对,他怎么敢……怎么敢?!”

  “呃……这个,看后续……看!天上的云字变了,有新内容了。”

  万众瞩目之下,只见天空中的字迹再度变成了乌云的颜色,有如浓墨重彩,镶嵌天际,令人凭空生出一种沉甸甸的压抑感觉氛围。

  “年先生,你们四季楼卑鄙无耻,尽展下作手段,在天玄崖设置重重埋伏,害死了我的八个兄长;此仇此恨云某一日不敢或忘。既然要了解恩怨,自然要选在天玄崖!就凭你们四季楼,还不够资格在天唐城与我决战!”

  这番话,内蕴怨愤冲天,更有杀气纵横三千里。

  所有看到这番话的玉唐人何止千万,顿时轰的一声骚乱起来。

  如同在人群之中突然间丢下了一个超级炸弹,无远弗届,撼地惊天!

  “竟是四季楼的人害死了九尊?他们……怎么敢……怎么能干出这等事!”

  “四季楼是什么东西?谁敢告诉我一下!”

  “该死的四季楼!狗屁的四季楼就该被覆灭一旦!”

  “这个姓年的难不成是四季楼的首领?”

  “草他妈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姓什么不好姓年,活该被云尊大人活活打成黏黏的肉酱!”

  更有人纵声疾呼:“姓年的,你怎么还不死,滚出天唐城!”

  “四季楼,滚出天唐城,赶紧去死吧!”

  一人呼而百人应,百人应则万众从;顷刻之间,数百万百姓同时呼喊:“姓年的!滚出天唐城!四季楼,滚出天唐城!”

  “血债血偿!”

  “你们四季楼上上下下尽皆不得好死,死无全尸!”

  “天杀的四季楼,活该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王八蛋姓年的,你他么还怎么好意思活在天地之间,赶紧去死吧,图个干净!”

  云扬这一番话,无疑是向整个天下公布了害死九尊的真凶;也从根本上,杜绝了四季楼在玉唐的所有图谋。

  从这一刻起,四季楼在玉唐,再也难有半点作为!

  除非永远不暴露,否则,就是老鼠过街。

  只要玉唐臣民还没有死绝,彼此之间的对立就不会消除!

  强如当年的春寒尊主,也有几个人知道他四季楼的身份的。更何况,四季楼所要的,从来都不是皇权,而是气运。

  偏偏气运这玩意,与民众的支持是万万无法分得开的。

  举国仇恨指向,何谈收聚气运?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