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这次要发!【补】

  上官灵秀沉吟思考半天,道:“师父,我还是想要将它化作一把剑。云扬未来的前路,必然是艰难崎岖,险阻重重;我不能只想着保护自己;未来的所有坎坷挫折,我希望能和他一起面对。在对着任何阻碍的时候……我更希望我能够有用我手中的剑,为他一剑劈开,前行无阻。”

  “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声响起,随即,一个声音说道:“雪烟,怎么样?虽然你是女人,但还是不够了解女人吧?我早就猜着这丫头肯定会选择兵器的,就问你服是不服?!”

  随着笑声,一个白衣人悠然现身。

  来人三缕长髯飘洒,一直飘到了肚脐眼那边,花白的头发,颇有几分老态,唯有眼神仍旧清亮,似乎能看透洞悉一切。

  很是一派仙风道骨,飘然出尘,让人一见,就油然升起敬仰之心。

  这样的人物,端的是神仙中人,与众不同!

  上官灵秀亦为此人风采所慑,即时肃然起敬,更于瞬时有所意识,这一位,定然便是师尊口中的师公了。

  师父已经如此厉害,师公只怕还要更胜一筹。

  不意梅姑姑看到眼前却是一下子瞪圆了眼珠子,随即就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你……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怎么把自己变成了这么一个鬼样子?想要吓人吗?”

  来人手缕长髯,一副高深莫测,高山仰止的德行,眯着眼睛睥睨说道:“我既然当了师公,当然不能再是以前的样子,起码在这丫头面前,我是要保持一个稳重泰然的形象,这不是情理中事吗?怎么就成吓人了?”

  梅姑姑登时掩面无语。

  就你现在说的这几句话,有哪一句算是稳重泰然了?

  你现在是不吓人了,却仍旧一点点的形象也没有了!

  “你说你也是的,咱们家好不容易收个徒弟,眼下的当务之急乃是赶紧赶紧下请柬,举办仪式。”

  那白衣人捋着胡子,眯着眼睛说道:“让那帮家伙赶过来贺喜,送礼才是正经不是?!”

  梅姑姑一头黑线,情知自己丈夫的形象又再一步的坍塌了,端的三观尽碎,节操荡然!

  “小苗,小艺,来来来,赶紧过来作势,我给你们名单,抓紧时间写请柬。”白衣人扳着手指头:“那个,凌天宫那边送……五十张吧,只要是那里面有的,确保人手一张,避免落空;还有,老黑那边送……两百张够不够?”

  他思考着,转头问梅姑姑:“老黑那家伙几个老婆来着?”

  梅姑姑满头黑线,怒道:“你还想要让人家的每个老婆也都来送一份贺礼啊?还能要点脸不?你不要脸我们姐妹还是要脸的!”

  白衣人闻言冲冲大怒,怒不可遏的道:“到底是谁不要脸,他哪个老婆生孩子没来送过请柬?!这一次咱们收了徒弟当然要全部收回来!特么的,我这一世人最吃亏的就是娶老婆娶得太少了,简直亏到家了!”

  “嗯?”白衣女子眼睛一横,似笑非笑:“老婆太少?看你这话说的,看来是长久以来的心里话了!”

  白衣人面色一端,一个哈哈之余骄傲地说道:“虽然少,但是质量高,比他的那些个庸脂俗粉强得太多倍了!完全可以碾压他!这一点,我一直都是满足的。”

  “哼。”

  一场空前风暴瞬时湮灭于无形,纵使是再强的强者,再有本事的大能,女人终究是女人,永恒的死爱漂亮,得到自己男人的由衷赞誉,什么级数的波澜都能瞬间压下去八九成!

  “对了,还有另一边,给那边的十几个人也送过去几十张。落实到人头人名分发。”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那个自恋狂就别发了,他肯定是不会来的……”

  “此外,神棍那边要特别注明咱们徒弟乃是他的儿媳妇!让他掂量掂量!别天天老想着占便宜。”

  “此外,笑笑那边也要发,确认发放到手。”

  “还有……”

  “反正都要发,全部都要确认。”

  白衣人兴奋得仰天长啸:“这次还不让我也发一把!”

  上官灵秀嘴角一阵抽搐,感觉这位师公……怎么看怎么古怪,反正跟最初的第一印象,大相径庭,难道真是人不可貌相?!

  白衣女子道:“你确定老黑那边也要发?!”

  白衣人想了想,道:“你的顾虑有道理……老黑那边就不发了,免得打草惊邪……”

  “你们这帮人一个个全都是一肚子坏水,不过就是大哥说二哥,真当自己是好饼一块了?!”几个女子的声音同时一声笑。

  上官灵秀听得云里雾里,浑然不知道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明明每句话每个字都能听得懂,但仔细琢磨每一句的真意,却又完全不明白具体啥意思……

  只不过接下来,上官灵秀愕然发现,自己被各种礼物淹没了。

  仅止于一个师公,以及数位师母,还有自己师傅的见面礼……便已经琳琅满目,满载而归。

  两袖金风的上官灵秀看着自己得到的每一件好东西,下意识的想着:要是现在能回去多好?将这些东西给云扬,他能省下多少劲儿啊……

  ……

  上官灵秀已经走了,倩影不复。

  上官家族上下人等无不满脸惆怅。

  唯有上官老夫人在轻声叹息之余,却又似乎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只是从此又多了一份挂念,患得患失的神色溢于言表……

  “云扬,彼时切莫辜负了灵秀。”老夫人正容向云扬说道。

  云扬重重点头:“老夫人请放心,云扬在此向您保证,永不负灵秀。”

  上官老夫人淡淡的笑了笑,慈爱的看着云扬,轻声道:“若是有一日,你和灵秀成亲了;莫要忘记来老身坟前敬上一壶酒,老身泉下有知,亦感欣慰。”

  云扬深吸一口气,道:“老夫人身体康健,定然可以看到那一天,纵使彼时弄孙绕膝,也非妄念!”

  上官老夫人笑笑,道:“承云尊贵言,但愿如此。”

  随即又沉声道:“云尊此去天玄崖,务必小心在意。若是没有完全把握,不要逞强;大可从长计议,来日方长,无须急在一时。”

  云扬道:“是,云扬明白个中关键。”

  老夫人叹息一声,道:“其实,九尊之事乃是玉唐整个帝国的事情;但却被你,凭一己之力将之引进了江湖,强行与帝国运数割裂。你此举用心固然是好。但,一人扛起天下是非,再一肩扛起帝国后续的纷扰……却也未免太累了,太辛苦了。”

  云扬叹了口气。

  这位上官老夫人不愧是一手掌管上官家族这么多年的人。

  只是这一眼,就将自己的心思全盘看得通透。

  …………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白袍总管闻说走进修仙六欲仙缘斗破苍穹最强农民混都市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至尊逍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