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三日之后啊!

  不过你们愿意留在这里就留吧,反正到时候真打起来,光只是余波也能震死不少人,你们不怕死,难道我们还在乎误杀?我们是真心不介意的!

  可是再等了几天还是没动静,四季楼方面终于沉不住气了。

  派人前去打探。

  打探的人心急火燎的飞出去,一路流光闪电的四下里查探,结果足足走出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路程,才看到云扬在下面道路上,一路优哉游哉的闲游而来。

  那速度了,一天下来充其量也就走个几百里地,相比较于总路程的三分之一,起码还得走上十来天,更可气的是,他身边明明伴有一匹一看就是罕世宝马的骏骑,偏偏就是不骑,一路牵着马走!

  眼见这一幕,那位四季楼的高手鼻子都给气歪了。

  我们一大群人在那边等着你,盼着你,你这边可倒好,一手牵着马,一手牵着美人,优哉游哉……请问您是在遛马还是在泡妞?怎么看也不像是赶路赴战约呢!

  云扬这会正自与计灵犀翻上一座山,适时地站在山顶看着天际云霞翻涌的美景,却乍然听天空传来呼的一声异响。

  一个黑衣人好似陨星坠地一般急疾地落了下来,声势居然还挺不小。

  来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瞪着自己两人:“云尊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这句话的口气,早已证明来人乃是四季楼中人。

  云扬翻翻眼皮:“怎么了?”

  “大家当日约定好三日后在天玄崖了结宿怨,但是云尊大人您到现在仍旧没有赶到天玄崖,这又是几个意思?”黑衣人怒火冲天:“难道云尊大人竟将约定忘记了不成吗?”

  云扬理所当然的道:“我怎么会忘记,我自己定下的战约岂会忘记,我记性肯定比你好,阁下过于杞人忧天了!”

  黑衣人大怒道:“那为什么你一直到现在还在这里?人言为信,人无信而不立,想不到云尊大人竟是这般的言而无信,够人的一撇一捺么?!”

  云扬道:“言而无信?阁下这话说得太过了吧?”

  黑衣人道:“到今天为止,云尊大人你已经超过了约定时限整整九天了!原本说好的三日之后,现在,已经是第十二天好么!不知道云尊大人如何自圆其说?”

  云扬悠悠的道:“你看你也知道我当日说的乃是三日之后……现在……难道不是三日后?”

  黑衣人:“……”

  云扬道:“无论是十二日之后……还是十三日后,都属三日后啊,所谓三日后的决战我全然记得,丝毫不敢或忘!然而究竟是三日之后的哪一日……是由我这个立约之人说了算,而不是你们吧!?这才是理所当然,何谓自圆其说,道理本来就是这么说的吧?!”

  黑衣人气的一口老血几乎喷出来,浑身颤抖,咬牙嘶声道:“无耻,厚颜无耻!端的无耻之极,不意堂堂九尊智尊竟是如此不要面皮之辈,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云扬淡淡道:“明明你们自己没有文化,曲解了我的话意,傻逼呵呵的在一个地方等着,却又怪的谁来?现在居然还要倒打一耙,真是岂有此理!嗯……怎么看你的样子很生气很愤怒?很想要在此地教训教训我么?那你大可以下来啊,我随时候教。”

  黑衣人一阵阵的大喘粗气,一双眼珠子都几乎瞪出来,但说到真个让他下来,跟云扬死磕……开什么玩笑!

  云扬与眼前这少女两个人的修为都是深不可测,我自己一个人下去根本就是找死好吧。

  真大当我傻吗?

  我虽然生气,都快气死了,但我自己的小命却还是要珍惜的!

  黑衣人憋着一口气道:“按照云尊大人的说法,岂非三年后也都是属于三日后的范畴?这是云尊大人的话中深意?!”

  云扬安然道:“你说的很对,瞬间就变聪明了,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黑衣人顿时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遇到这样的无耻之人,尤其讲理还讲不通辩不过的情况下……

  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

  幸亏云扬接着说道:“只可惜这场战约注定不会拖到那么久之后,我岂会容尔等再苟活三载?!你们且耐心等候,我就这么一路笔直的过去,看看路程,也没剩下多少了,稍安勿躁。最后再指点你一句,见怪不怪,其怪自败,顺其自然,自然而然!”

  黑衣人感觉自己的肝快被气炸了,崩溃边缘。

  云扬道;“回去记得告诉年先生,做大事之人必须要有耐心!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你们还可以完善一下控灵大阵,多苟延残喘,享受人生几天,我是为了你们好,等决战之日,旦夕魂走九泉,就没有品味人生的机会了!”

  黑衣人再无废话,径自化作一道黑气,以远远比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回去了。

  实在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真要再让云扬说几句话,他感觉自己都不用云扬动手,就能将自己的心肝脾胃肾全部气爆掉,进而死在这里,真正的气死了!

  “真可惜啊!”

  云扬与计灵犀异口同声道。

  若是这家伙忍不住怒火冲下来动手的话,那该多好,多么美妙的状况。

  计灵犀挺身而出开启红光反噬,一个照面就能将这家伙废在这里。毫无疑问直接砍掉年先生的一根臂膀,端的何乐而不为。

  但却没想到这货居然这么能忍,当机立断,远扬而去。

  “咱们继续往前走,我记得,过了这片山谷,那边的景色很不错,一边是经年不化的冰雪,另一边却是竟然有百花盛开,蔚为奇观,叹为观止。”

  “是吗是吗?走走走,咱们快些去,可别错过这等美景。”

  计灵犀闻言登时高兴莫名,拉着云扬往那边跑去。

  红红打了个响鼻,很是不情愿的跟上。

  对于这个自己离开了天唐城几千里,还放开四蹄拼命追来的家伙,云扬也是无奈。

  抚摸着马鬃:“红红啊,过几天我可就要走了,你说你可咋办呢?”

  红红打了个响鼻,亲昵的在云扬身上蹭了蹭,个中意蕴未可名状。

  云扬又自叹口气。

  在这几天里,云扬为红红梳理经脉多次,连带着天材地宝也喂了不少,更将自己的血都挤出来半碗给这货喝了。

  但得到的唯一结果就只有,这家伙越发和自己形影不离了。

  对于这样通灵的绝世宝马,云扬也是拿不定主意。

  怎么办?

  放归山林?

  还是……留在战场?

  若是带走,带离此世的话,有没有可能?

  …………

  <咳。>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