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难免一别

  但,这天清晨,云扬将准备好的草料喂给红红吃的时候,红红大口大口的嚼着,看起来是挺欢喜,一如前日。

  可是云扬敏锐地察觉到……

  红红的眼睛里,竟然缓缓的酝酿起了两滴眼泪。

  虽然缓慢……却终于啪啪落在草料上。

  只是旋即就被红红一口吞了下去,若是稍不留意,大抵也就错过了。

  云扬只感觉自己心中狠狠地震动了一下,刹那间,一阵莫名酸涩与茫然心痛渐次滋生,难以抑制,无可平复。

  云扬陡然站直了身子,看着远方已经隐隐可见的天玄崖,一时间只感觉心潮翻涌,竟说不出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尽是波澜翻滚,莫可名状。

  红红吃完了草料,这段时日素来欢脱的它,却仿佛乍然间有了几分倦意。

  马头长久地蹭着云扬,不让他离开;更将自己的头放在了云扬怀里。

  就这么任由云扬抱着,安然睡去。

  云扬抱着红红,脸色尽是沉肃之色。计灵犀体贴地靠在云扬旁边,亦是靠在红红身上,一道安静的休憩着。

  这一瞬间,两个人一匹马似乎形成了一个整体。在朝阳下,似乎尽都是染上了一层金色光彩,绚烂至极。

  这一天,云扬和计灵犀一步也没有走,就在这个山顶上,停留了整整一天。

  及至暮色铺满了大地的时候,红红终于睡醒。

  一个翻身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鬃毛,仰天长嘶。

  这一声长嘶之声势,端的是惊天动地,说不出的气息悠长,浑身上下的鬃毛,便如是火焰燃烧起来一般。

  它低下头,一如往昔一般亲昵的在云扬腿上蹭了蹭,在云扬手上蹭了蹭,蹭了蹭云扬的胸,蹭了蹭云扬的头。

  然后低低的嘶鸣着,在计灵犀身上亦是蹭了蹭,然后就开始在旁边自己寻找草料,尾巴一甩一甩,若无其事。

  计灵犀道:“咱们什么时候走?”

  云扬沉默的说道:“明天早晨吧。”

  当天晚上。

  云扬从空间里拿出来许多食材,两人一起动手,整治出了一桌极丰盛的晚宴,还拿出来一坛酒,两人对酌。

  红红居然也凑兴地喝了三大碗,乐得扬天长嘶,声震山谷。

  夜深了。

  云扬和计灵犀似乎已经睡去。

  躺卧在一边的红红则悄无声息的站立了起来。

  它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熠熠的红色光彩,尽是留恋不舍的聚焦在云扬脸上,久久的凝视。

  它极为小心的伸出舌头,在云扬的衣角上轻轻的舔了舔,然后退后两步,默默地凝视着云扬的脸,良久良久,一动不动。

  那双圆圆的大眼睛里,渐渐蕴满了泪水,终于一点一滴一串串的掉落下来。

  片刻之后,它缓慢的转身,似乎怕惊扰了云扬一般,悄无声息地退出七八丈空间,突然一个转身,轻盈地跃入了黑暗之中,一路全无声息的极速远去,不过瞬息之间,就已经去到了数里之外的一座高峰上。

  那是这一片最高的山峰,较之云扬两人所在的山峰还要更高许多。

  红红火炬一般的身子在山巅矗立,仰首挺胸,猛然转头看来,仍自是无限留恋的看着云扬与计灵犀休息的方向,又是良久良久的一动不动。

  夜风凛冽,红红浑身的鬃毛在风中狂舞,自身却始终纹丝不动,似乎已经化作了一个唯美的雕像。

  不知道过了多久,红红终于缓缓地转过头,将眷恋的目光收回。

  低下头,在低低的呜咽着,马蹄在山头不安的踏来踏去,似乎在犹豫,很想很想就这么跑回去,跑回自己最最喜欢的,最最温暖的主人身边去,重温那不舍的柔情,难离的眷恋。

  但它的眼泪一直到在脚底流了一片,却终究没有回去。

  然后,它终于转头而去,这一次,如同一道红色闪电一般,直奔山野密林,再不回头。

  ……

  清晨时分。

  计灵犀从梦中醒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靠在云扬的身上,脑袋搭在云扬肩头,不禁羞意骤起,赶紧支起身体,放眼看去,却即时发现似乎是缺少了一点什么。

  直到半晌之后,计灵犀才反应过来,眼睛四下里张望,喃喃道:“红红呢?出去觅食了吗?”

  云扬深沉的声音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道:“红红走了。”

  “走了?”计灵犀刷的一声站了起来,失声说道:“怎么走了?”

  云扬闭着眼睛,道:“红红本就是通灵的造化灵种,我们这一次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带上它,但它一匹马儿,却从天唐城一路追到了这里,这个情分,早已是彼此心知,无谓言表……”

  “其实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红红是感觉到了我即将远离,难有再会之期。所以它不顾一切的追来,要与我告别。”

  “这一路上,它拼了命的卖乖讨巧,一直围在我们身边转悠,不管我给它什么,它都吃,不管爱不爱吃,都拼命的吃。”

  云扬的眼睛闭着,声音似乎平铺直叙没有半点波动。但计灵犀却敏感的感觉到,云扬心中正自鼓动着汹涌澎湃的滔天巨浪。

  “它要的,不过就是一段最后在一起的欢乐时光。”

  “如今,天玄崖已经快要到了,它知道无法再跟下去,所以在昨夜三更时分……悄然离去了。”

  云扬意兴萧索地闭上了眼睛。

  在他的眼前萦绕的,乃是红红在远方山巅驻足而立回首相望的那一幕,心头的那份酸涩端的难以形容。

  再见了,红红。

  我会想你的……

  云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只感觉心中无限的惆怅。

  我只希望你快乐,自由,无拘无束……

  彼时,我再回天玄的时候,一定在第一时间去找你,再投喂你,再跟你一起驰骋快意,无尽欢愉!

  ……

  天玄崖前。

  云扬一袭紫衣,飘飘而来,而在他身边的则是一身白衣的计灵犀,终焉到来。

  两人一路走来;俨然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男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女的国色天香,风姿绰约。

  然而及至抵达天玄崖左近,云扬的脸色陡然一变,他的神识回馈给他一个极严峻的问题。

  “傅报国的东线大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规模,分明是将整个东线的全力全部都抽调了过来,这是要干什么?”在看过前方密密麻麻的军营,那在空中飘拂的旌旗烈烈,云扬心下一阵阵的惊诧。

  …………

  应海魂衣盟主所请,推荐一本书:浅浅烂的《续薪火》;八月一号上架,希望有能力的兄弟姐妹们,支持一下订阅。

  另:今晚加班,明天战友聚会,明天的更新应该会是在早晨或者上午。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