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九星耀日之时

  年先生神色间有些追忆。

  “无须想得太多,五大掌门弟子固然必定有一人继承年先生的尊位,其他四人也能得享尊荣,权势仅在之下,并不会有太多芥蒂,这本是四季楼固有之传统,彼时,我师父当年已经接近三千岁之龄,早已经是油尽灯枯,随时可能辞世。他给了我们一个题目,让我们去做。做得到的,便是四季楼下一任楼主接班人,而做不到的四个,便是春夏秋冬。这便是四季楼最高层的一年四季构架。”

  “现在该当有所联想了吧,事实上,四季楼所有的掌舵人,都姓年,或者说都是年先生。”年先生淡淡道:“而我的真正的名字……正是凤弦歌,这才是我的本名!”

  “师傅交托的那个任务,早就不新鲜了,正是四季楼万古不变,一直都在寻找的终极目标,天神之门所在地!”

  年先生苦笑道:“相信云尊大人该当自三尊口中知道部分天神之骨的事情了,然而那天神之墓地却尚有一个极大隐秘,便是每过三百六十五年,便会变幻一次方位,也就是需要重新寻找定位,确定地点,这也就是任务目的所在。”

  “在那次任务中,我第一个找到了墓地,成为了四季楼的新任年先生,更有甚者,我在搜寻天神之门的过程中,非常巧合的遇到了星辰变动,我顺手将一件神兵卡在了星门处,却意外造成了天神墓地的恒久定位,再也不会移动了!自此在四季楼立下不世之大功,掌门之位再无疑虑。”

  “但从那时候,我才真正知道了四季楼的真实使命,或者说是四季楼的存亡危机所在。”

  “神骨固然有神异效能,威能浩瀚,然而一旦获得,便再不能停止。一旦停止,便将承受神骨灵能的反噬。偏偏神骨的获得又存在局限性,未必一定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就有存货……四季楼无数的前辈,都是死在这一关。”

  “神骨固定之后,我请出祖师遗嘱,再三研读剖析;却将关注力聚焦到一句话上:待九星曜日之时,或龙飞九霄,或沉沦永世。”

  年先生的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云扬:“……九星耀日之时……天玄大陆上出现了九尊府,自那一刻开始,四季楼与汝等的对立,便成为了……定局!”

  “四季楼若是不想永世沉沦,便要遏制九尊的龙飞九天!”

  云扬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还真是无妄之灾啊。

  不过这四季楼的第一代主人倒是真牛……在几千年前,居然就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其实若有选择,谁不想一世逍遥,安然修途,然而九星耀日之刻,当真就有九尊府现世,一切该说是定数,还是该然?!”年先生的声音尽是嗟叹之意。

  “既然九星耀日的预言应验,那么龙飞九霄或沉沦永世的两种结果便是无可避免。”年先生淡淡道:“但既然有这种预言存在,就一定存在某种原因,世事有因才有果,反之亦然。于是我尝试寻找那个原因,若是找到了那个原因,或者便是找到了变数,影响或者干扰这份注定的结果,让其尽可能的对我方有利。”

  “以此为起点,推演后续,首先预见的无疑就是九星耀日的出现,影响莫甚,对四季楼固然可能是危机,也许还是机遇,只要我能够抓住这次机遇,自然就可以避免沉沦永世。云尊大人,就你看来,我这种理解有没有道理可言?”

  年先生问道。

  云扬叹了口气,道:“一点都没错。若是换做我,也肯定会这么理解。”

  危机伴随着机遇,这句话大概所有人都懂得。

  然而却很少有人在危机到来的时候真正明白怎么去做,怎么应对。

  但显然,四季楼,年先生,选择了最正确最积极的做法,于是乎就有了之后的天玄山之役,以及之后的九尊悲歌!

  “基于这个原点,九星耀日之后九尊府出现了,我没有动,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不清楚后半句预言,盲目动作,只会徒劳无功,然而及至后来的九尊纷纷现世;在在彰显了九龙谁属,因为随着九尊一步步的发展,四季楼无数岁月以来累积下来的气运呈现出渐次瓦解消失的迹象,如此明证,再无疑虑。”

  “然后我即便是到了那个时候,依然没有一意毁灭九尊的想法,因为我还没有找到问题根源的所在,并不清楚这则预言的根本是什么,勉强动作,纵使灭了九尊,仍旧只是预言中的傀儡,全然依照预言的轨迹行事。”

  “随着不断仔细尝试分析研究等等,我终于确认,四季楼的气运竟是与天神墓地连在一起,连成一气了。偏偏天神之墓的气运与九尊府气数,相生相克,互为生克。换言之,九尊府那边强,天神之墓那边就会变弱;反之亦然。在确定这点之后,我们暗地里做了许多尝试,比如以各种法门,导引宣泄九尊气运,甚至是强行掠夺之,但让我们感到很无奈,甚至是有心无力的是,九尊府那边的气运完全无能被吸取,两边的形式就只会随着一边壮大,另一边渐次削弱萎靡,外力难以影响干扰!”

  “无可奈何之下,我们就只有采用最决绝的手段……灭绝九尊府!”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陆续派出人手,以最直接的方式去攻击九尊府。”

  云扬长长的叹了口气:“原来如此,这才是真相。”

  当初九尊府落下,九尊队伍更刚成型不久之后,九尊府曾经遭遇过一波又一波的袭击;想要将九尊府从这世界上抹掉。

  那些来袭的攻击强度可说是非常大的。

  但却无一例外尽都被九尊府本身的能量反噬,所有前来攻击九尊府的,都被反噬而死!不管什么级别,都是一样,同样的无一例外。

  所以云扬等人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来犯之敌到底是什么级别——都死了,再纠结于那些还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就算想纠结都没有纠结的余地,因为被反噬之人的死状全都是粉身碎骨,认都认不出来的好么。

  原来当时那些人竟都是来自四季楼。

  九尊与四季楼之间的战斗,其实早早就已经开启,只是一方始终懵然不知而已

  “经历了连续三波试探;所有出手之人全都承受反噬而死。这三波人全是我精心挑选,第一波,便是宗师层次。第二波,乃是五大尊者的程度,第三波,虽然只有两个人,却已经是仅仅比我稍弱一线的当世顶峰层次。”

  “这样的三波战力不单不能毁灭九尊府,反而被反噬而死;更进一步的证明了九尊府竟是不可被摧毁的。”

  年先生道:“既然九尊府不能被摧毁,想要促成对四季楼有益的结局,那也只剩摧毁九尊一条路了。”

  “但是不得不说,九尊成员的保密工作的的确确让人叹为观止,好无疏漏。”年先生叹口气:“就算是我,用尽了办法,也没有查出来九尊的身份底细,甚至连九尊的基本行动动向,都拿不到。”

  “九尊,为玉唐出了大力,多次现身于玉唐战场上的九尊,全然不受皇权节制,也不属于军部,吏部,等所有玉唐部门监控。这种奇葩事情居然会出现,会发生。”

  “不得已之下,我开始策划四季楼人力转往玉唐渗透,比以往更进一步的全方位无差别渗透。”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气运却又出现了新的变化,诡异到极点的变化。这个变化,四季楼基业万年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

  ……………………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