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天上有云,云上有刀!

  半个时辰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却又绝对不长。

  但对于下面一直在等待的傅报国等人来说,这段时间,却真的是度日如年!

  度刹那如年,每过一盏茶,一炷香,一刹那的功夫,众人都要心急如焚!

  云尊大人都已经上山好久了,好半晌了,好半天了,怎地还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上面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纵使对云尊大人再如何的有信心,众人心下仍旧焦虑万分,七情上面,无人例外!

  傅报国站在那边,神色焦急之情尽显,平常的稳重干练,大将风度,在此刻全然不见了踪影。

  那神态,直接就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不住脚地走过来走过去,时不时地就要翘首向着山上张望,口中一声接一声的叹气。

  “怎么样了?”

  “怎么半点动静也没有?”

  “既然是决战,更是当世顶级修者之间的决战……怎么会这般的无声无息?”

  “是战斗还没有开启,还是已经结束了?!”

  “听闻高手决战,动静生灭,不过弹指霎那,会否……”

  旁边的众位将军也都是一个个的抓耳挠腮,焦急得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山去,一看究竟。

  良久良久……

  “大帅!要不我上山去看看状况吧。”一个将军神情焦急:“我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也好……”

  傅报国刚刚说出口,话音未落,突然间……

  山顶上乍然间传来一声震荡长空,破碎虚空的长啸,带着无匹的森然杀机:“年先生,来战!”

  “是云尊大人的声音!”

  傅报国闻声之下,登时振奋地站起身来。

  余者众人也尽都是眼中发光,明明只是听到这声音,却已经是激动地无能自抑的全身发抖!

  随即,一声同样狂暴的响声,仿佛是天雷勾动了地火,刹那间地动山摇石破天惊,众人隔着足有三十多里空间,却仍旧清晰的感觉到脚下一阵阵的疯狂震动。

  有些士兵甚至被这股波动震得离地而起,复又摔在地上。

  适时,云扬的声音再度划空而来:“傅报国,将你的人马再后撤三十里!玉唐的铁血士兵,不能白白损失在这里,令行所至,不得有违!”

  傅报国神情肃然空前,一下子站得笔直,沉声道:“遵命!”

  虽然是隔着很远,虽然看不到对方形象,但傅报国此刻的行为却仍旧好像是云尊就在自己眼前一般,如同接过将令一般的庄严肃穆,一丝不苟。

  “全军后撤,全员动作,快!”

  而这个时候,山顶上的轰鸣声,终于不断的响起。

  决战,终于打响了!

  ……

  云扬与计灵犀踏出九尊庙大门的时候,面前赫然站着七个人,七个身上萦绕着森然杀机的人。

  正中间为首一人,一身淡雅青衣,便如春天修竹,身材颀长,面目清癯,手中一管青翠欲滴的笛子,在他身边的余者六人,其中三人一身青衣,另外三人则是一身黄衣。

  不同于为首者的杀机隐而不现,这六个人尽都是面目森冷,一身戾气尽显无余,直指云扬。

  “云尊大人,四季楼之春,特来领教。”为首的青衣人一派淡然笑语;神情悠然,便如是带着一干好友在春意盎然的时候,游玩踏青而来。

  “怎么称呼?”云扬问道。

  “云尊大人叫我春天便好。”对面这位春天笑得很是优雅:“至于我身边这几位,其中三位,分别是一月二月三月。另外三人则是我们四季楼之中三位神使。云尊大人与我们魁首交谈良久,应该很明白我们的身份了。”

  “春天……一春三月三神使……这算是四季楼待客的标准顶配阵容吗?!”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道:“让我来领教诸位高招,看四季楼万世不易之声名,是否名副其实。”

  春天道:“不过是想要抢在魁首之前,先领教领教闻名已久的云尊大人的高招而已。”他潇洒的笑了笑:“与云尊大人暗中征战这么久,却始终没有机会亲手领教,若是此刻一上来机便是全员围攻的话,未免……太给云尊大人面子了。”

  云扬微笑:“理解。”

  的确是理解。

  这帮人哪一个不是绝顶高手?而这样的绝顶高手,又有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怎么甘心在不明白对方的实力的时候,就抛弃身份群起而攻之?

  尤其对方在不久之前还是一个小虾米。那就更加不肯小题大做了。

  “云尊大人,请!”春天淡淡地笑了笑,风度俨然。

  云扬笑了笑:“请!”

  这一刻,云扬神识空间里紫气氤氲鼓动翻涌而起。

  绿绿罕有的活泼不在,全然的安静肃立,全神贯注的为云扬开挂,不敢有半点怠慢。毕竟此时此刻,对于绿绿来说,也是生死存亡最直观的体现时刻!

  丹田中,玄气活泼泼的高速运转。云扬的脸上,隐隐紫气升腾。

  但见他的右手缓缓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平平的伸在身前,淡淡笑道:“终战即启,就让我先从春天开始湮灭,今日战后,四季不存,年终不年!”

  锵!

  一声嘹亮至极的刀鸣轰然响动,却仿佛在众人的心中狂震了一下,端的动人心肺。

  一口造型流畅瑰丽,目测美轮美奂至极的纤雅长刀,无中生有一般地浮现在云扬掌中。

  天空的阳光照射之下,这把刀身上居然隐隐有七彩霞光流转,更显绚烂辉煌。

  长刀在云扬手中自动颤鸣,就像是已经期待了很久战斗的战士,终于得以现身于阵前;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振奋,更充满了嗜血的渴望。

  “好刀!”春天眼中发光。

  云扬长啸一声:“天上有云,云上有刀;人心如云,天意如刀;就以云之手,执天意此刀,送君上路!”

  随即将长刀高举过头,断喝一声道:“来战吧!”

  话音未落,悍然一刀,已然斜砍而下,威势沛然莫御,有往无回!

  这一刀的威势固然不俗,可是在对方一众人眼中,却因为彼此相隔太远了,足足有五六丈的空间,仅止于站在原地出刀,何能克敌制胜!

  是故对面七个人脸上同时露出冷笑神色,这等级别的战斗,站在那么远出刀,这算什么?是意欲立威,还就是在搞笑!?

  这样的攻击,根本无需理会。

  难道云尊是因为自恃风度,故意虚晃一刀不成?

  然而下一刻,七人齐齐骇然变色。

  …………

  <这一战真不好写呀呀呀呀呀呀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