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决战天玄崖(12)

  而那一袭紫衣却又瞬间而回,眨眼间又重回到原位。

  唯有雪亮刀尖上,有一溜鲜血点滴滴落,恰似滑落了一串血红的珍珠,乃是见证四季楼七月殒命的最后痕迹。

  云扬的身子如同鬼魅现形,一闪而出,一闪而回,动静闪烁,弹指霎那,但一大高手的性命生死却在这个瞬间定论。

  七月的连环进攻,在云扬这边就只是一来一回,一切就已经结束,告一段落。

  七月实在是太贪心了,他趁势而为的乘胜追击,非但完全没有发挥,便就此殒命了。

  这等袭杀速度,令到在旁暗中观战的年先生瞳孔一下子紧缩了,满眼尽是骇然!

  即便是自己的全盛之时,并没有经过如此疲累的战斗,施展出这种攻击速度,也要有些难度,更何况在连番大战的现在,更加是绝无可能!

  云扬又是怎么做到的?!

  云扬看起来明明已至奄奄一息,状态大衰的状态,简直就是已经累得随时便要猝死的德行,怎么可能还保有如此战力,可是在七月展开连环攻势的第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对方的心思筹谋,然后立即展开反击,于间不容发的瞬间灭杀了对方!

  那一瞬间,七月的连环攻势,攻势已立,以常理而言,断断不虞对方反扑,可云扬偏偏就能极速反扑,在攻势才立,尚未临身的短短刹那展开雷霆万钧的反击!

  更可怕的是,云扬竟能够在这短短的刹那空隙,便已经近身,甚至有发出了完整刀招的余暇!

  最终,云扬以完整的刀意袭杀了七月!

  落在字面的直观过程便是,七月连环第二击将出未出的瞬息,一刀刺入了七月心脏,进而一刀断头,终结对手命途!

  这其中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力量,反应,爆发力,还有那神完气足的无暇刀招……

  任何一项都不该是一个已经久战身疲的人所能够施展得出来的!

  “原来云扬一直都在装,他的所谓疲累,气空力尽,无以为继,全部都是假象!”

  年先生瞬时得出了结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却又在情理之中的结论。

  这一瞬间,几乎肠子都要后悔的肿了。

  难怪自己一直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原来自己制定的这个消耗战术,对方根本就不怕,不在乎,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正中对方下怀的合宜战术。

  原来,自己这些人所谓心心念念眼巴巴地等着对方真正力竭的那一刻,其实才是对方期盼到来的那一刻,因为对方也在等的,等自己一众人力竭的时刻!

  年先生和参与围攻的几个人齐齐出了一身冷汗,都是经历千年风霜,度过无数岁月的老妖怪,纵使智慧不如年先生,对于危机的感觉却不会有错!

  众人同时有一个念头泛上心头:这就是智尊的智计吗?这位云尊……当真是太阴了!在无形之中,就让自己等人摔进了陷阱这么久还不觉……

  那女子说的话,看似揭破了自己等人的最初图谋,不想那云尊却顺藤摸瓜顺势而为地顺着那番话,为自己等人顺水推舟的布下了自以为得计的必死陷阱!

  因为己方正是因为那一席话,辗转推测出对方这个针对性战术,进而奉行不讳,贯彻到底,殊不知竟是正好一头摔进了对方的死亡陷阱!

  幸亏发现得还不算太迟,若是等到自己等人真正累得半死的时候……

  那岂不是就是连丝毫的还手之力都没有,只有束手待毙的份了么?

  年先生更瞬间就判断出一个更加恐怖的现状:云尊两人必然拥有自己等人所不知道,甚至是不能理解的回气之法!

  也只有如此,他们才如此大山笃定的等着看自己等人的笑话。

  这算是另一种形式的以逸待劳吗?!

  想到这一点,即便是以年先生的涵养,却也禁不住生出来一种懊丧欲死的颓丧感觉。

  既然明悟此点,那么这种只会拖垮自己的消耗战术,就再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必须改变!

  而且要尽快,否则就真的是作法自毙,自掘坟墓了!

  年先生一声呼啸,正在高呼酣战全力施为四方围攻的四季楼众人并无一人怠慢,尽都在浓雾之中迅速撤退,瞬时便去得无影无踪。

  唯有一个清朗的却夹杂着喘息的声音从浓雾中传来:“云尊大人果然是不愧智尊之名,这等应变智慧,委实是上智之人,令吾等叹为观止,惊心动魄。只可惜一时的妄动,致令功亏一篑,不知道云尊大人是否有感到可惜。”

  云扬淡淡的道:“斩杀一人便是收获,哪里还有什么可惜可言。对我来言,能够坑死一个,便是价值。你们煞费苦心地布下这个针对性杀局,我若是不陪着你们好好的多玩一会儿,怎么能对得住年先生这一番心意?既然是你情我愿,便是相得益彰!”

  年先生的声音早已经消失,也不知道他是否又听得到云扬这一番自说自话。

  云扬说完之后,侧耳倾听了片刻;随即就一拉计灵犀的手,两人自浓雾之中悄无声息地飞身而起,向着一个方向鬼魅一般地摸了过去。

  “走!”

  “浓雾,虽然由他们制造,能加以利用,我们现在未尝不可以用上一用。”

  “在浓雾氛围之中,他们主动来进攻的时候,我们自然不能精确地把握他们的动向,但攻守易换之后,换成我们主动进攻的时候,对于他们来说,却也是同样的难受!”

  “其实年先生猜测的,或者说他们所有人的猜测,仍旧是错误的。”

  “我所等待的现状,从来都不是他们一点力气都没有、束手待毙的那一刻。”

  云扬微笑的眼神中闪烁着无尽的杀机:“我等的,根本就是他们发现的这一刻,若非如此,我为何要自掀底牌,打破僵局。”

  计灵犀对于云扬的说法大是不解:“为什么?以这种方式了结此役不是上策吗?你何必提前暴露?等他们都真正没有力气了,岂不是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