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有风我便凌天下!

  梦里。

  九尊兄弟再聚。

  土尊与水尊,都摘下了面罩,土尊仍是云扬在画中所见的玉唐大皇子模样,而水尊则是一个英姿飒爽的美丽女子,唯有偶尔瞄过土尊的时候,才展现出那隐隐的温柔可人。

  还有金尊木尊,只是面容朦胧,若隐若现。

  倒是火尊也摘了面罩,久违的云醉月正陪坐在他的身边,你侬我侬,两人尽都笑得很幸福。另一边,风尊与月如兰亦坐在一处,笑着向着自己举杯邀约,张口便道:“云扬,你这小子道行不浅哪,一个小白初哥愣是勾搭到了我妹妹,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照顾不好她,我保证不打死你,但一天至少打你八遍,我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而在风尊左近的雷尊适时插言道:“说得好,你妹妹就是我妹妹,你教训老九的时候千万记得叫上我,我帮你修理他!”

  “还有我还有我!”火尊大笑:“火乘风势,风助火威,你出手怎么少了我!”

  风尊朗声大笑,满脸尽是得色,月如兰嗔怪的看着他,道:“哼,就你?N瑟,人家云扬对灵犀不知道多么好呢,哪像某些人,一走了之,杳无音讯,毫无良心毫无担当;眼看着我和他妹妹满大陆的寻找,吃尽了苦头,差点死了还不出来,现在反倒有面皮指责他人,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令人齿冷啊!”

  “你要是对我能够比得上云扬对灵犀的一半儿好,我做梦都能笑醒!哼……”

  月如兰一语未尽,风尊早已经一脸尴尬,刚才的得意劲早已荡然无存。

  同样被勾起了伤心事的还有云醉月,亦是哼了一声,看着火尊,顿时火尊也是一头虚汗,连连告饶,再也不提联手风尊,风火联手云云了。

  其余兄弟们尽都觉得好笑,先是隐忍,最终引发一场哄堂大笑。

  血尊看着云扬,轻声问道:“老爹他……”

  云扬脸色登时一黯。

  血尊也即时脸色黯然,显然猜到了什么,好半晌之后,还是土尊出声提议道:“让我们一起敬老爷子一杯。”

  兄弟们同时举杯。

  这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给老爹敬酒,怎么不直接将老爷子请出来?”

  然后下一刻,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儿,就出现在了门口,满脸尽是蔼然微笑,兄弟们一起惊喜的齐声大呼:“老爹!”

  云扬更是流出了幸福的眼泪,他望着久违的老爹,咧着嘴傻笑着,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良久良久,他才找到机会说道:“哥哥们,那四季楼……”

  兄弟们一起大笑:“早知道了,就等着你来表功呢,能忍这么久,也真是难为你,不过若是你没能了结四季楼,以为哥几个会饶过你,早就打你小子八遍了。”

  云扬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哗哗的流出来,突然一声大吼:“你们还想打我,应该是我打你们几个混蛋才是!!”

  兄弟们都歪着头,笑吟吟的看来,一个个都抱着胳膊,戏谑道:“好啊!你要打几个?我们成全你!”

  随即便是满眼的不怀好意,摩拳擦掌,嘿嘿直笑:“这点愿望我们可是很乐意的成全,求之不得。”

  云扬眼珠一转,转身而逃,一边笑一边逃走,不多时就被众兄弟齐齐按住,旋即几个人好似叠罗汉一般地压了上来,云扬一边笑一边求饶,一边仍自幸福的流泻泪水。

  ……

  计灵犀在一边,看着云扬酣睡的面容上,骤现满满的笑意,笑得跟个傻缺二货似的,唯有眼睛里却不住的流出眼泪,嘴里面亦是喃喃的嘟囔着:“真好……真好……”

  计灵犀闻言不由得娇躯一震,出神的看着云扬半晌,又温柔地帮他将眼泪擦去,幽幽的叹息一声。

  你这是在梦中与你的兄弟们相见了吧?

  这一番梦回愿满之后,你这几年累积下来的执念,也都该消去了吧?

  但愿你以后,能够活得更轻松些……

  ……

  次日清晨。

  云扬一觉醒来,只感觉自身神完气足,浑身上下流溢着有用不完的力量,精神百倍充沛,貌似连脑筋也格外的清晰,状态万全。

  他眯着眼睛,点滴回味着梦里的一切,又自忍不住的嘴角微弯。

  他可是很记得大家临到散场的时候,自己下意识所问的那一句话。

  “哥哥们,我们可还能再聚在一起么?”

  众位兄弟齐声哈哈大笑,在大笑声中转身而去,消失在朦胧云雾之中。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但是云扬并不难受。

  梦中流泪,笑着醒来。

  或者,这一切已经算是一种圆满了吧。

  计灵犀听到云扬类似梦呓一般的喃喃细语,随即便见云扬醒了过来。

  计灵犀好奇的问道:“你刚才念的是什么?”

  云扬笑而不答。

  最后的最后,兄弟们的身影尽都在云雾之中消失,但他们的声音,却在一字一句的清晰传来。他们在一起拍掌,在一起纵声长吟。

  皇天后土开乾坤;

  水火五行震群伦;

  有风你便凌天下,

  扶摇九重为至尊!

  ……

  声音越来越小,及至最后一个字传来之瞬,梦境尽归无边静寂。

  ……

  云扬自戒指中拿出许多酒菜,在接下来连续八天的时间,尽都吃住在这庙里。

  吃饱了喝醉了,就睡,睡醒了活动一会儿,再吃再喝。

  整整八天,每天除了和计灵犀聊会儿天,他什么别的全都没有做。

  没有练功,没有想事情,没有分析玉唐国势,也没有关注对外的战事。

  在这个完全与世隔绝的天悬崖之上,轻轻松松,无忧无虑,毫无挂碍的整整过了八天。

  只可惜唯有第一天,他做了一个悠长的梦。

  其他的时间,就真的只是睡觉了。

  连那种胡思乱想意图梦想成真的梦都是一个没有。

  不知该说是幸还是不行,总之这八天的睡眠质量,出奇的高。

  以至于计灵犀竟感觉云扬似乎是胖了些……

  其实胖了些也是有情可原的,毕竟这几天的状况,几乎就是恢复了往昔云扬“饭桶”盛誉那会的状态!

  八天后。

  云扬最后一次将九尊庙收拾得干干净净,更在九尊庙周围,再次布下了一个隐秘阵势。

  他卓然站立在庙门前,驻足了许久许久,突然起身,哈哈大笑,转身而去,再不回头。

  “有风我便凌天下,扶摇九重做至尊!”

  他笑着,携了计灵犀的手,浑身轻松的下山,始终不曾回头一顾。

  反而是走出几十丈的计灵犀忍不住转头张望,却见那九尊庙,已经彻底隐没在云雾之中,全然的看不清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