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四季总舵

  云扬咧咧嘴:“之前可是你有事没事就喊着要恢复本来容貌,现在突然不喊了,我还不能有所疑问?”

  计灵犀哼了一声,仰起头,背着手,一跳一跳的往前走,很是欢欣快乐,嘴上却是傲娇道:“我其实是在为你担心,怕本小姐的真面目一下子迷死了你,可怎么办。”

  云扬撇撇嘴,淡然道:“本公子阅人无数,就算是绝世红颜,倾国佳人,本公子也见过不少。就凭你个黄毛丫头,也敢夸言迷死我……真是可笑。”

  计灵犀背着手跳着前进:“不管你怎么说,反正……就是不让你看,有本事你直接上手啊!”

  云扬扶额叹息,半晌无言。

  上手?怎么上手?一上手,我就躺下了……

  两人初见面,计灵犀就是易容的,不光是易容而且还带着面罩。到后来住到云家,也是带着面罩的;一直到第一次离开天唐城去寻计凌风,仍旧如此。

  第二次好不容易回来,却又适逢被雷动天追杀,为了躲避雷动天的色心,不得已将自己化妆成了丑女无盐。

  即便后来去到了云扬的家里,易容仍旧没有卸去,直接被云扬涂了那药,将容颜彻底遮住。

  前端时间危机解除,计灵犀不禁想提前解除伪装,一直致力于寻找解药,偏偏始终遍寻不获,时至今日,眼看着那药的时限即将过去了;计灵犀反而不着急了,甚至还准备了新的易容药物,显然是准备在云扬的药膏药效过去之后,自己再涂一层,全然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了……

  任云扬再如何的多智如妖,年少高才,却仍旧无法理解这是一种什么心理。

  不是说……女为悦己者容么?这丫头怎地总是跟别人想的不一样呢……

  “灵犀啊,实话跟你说,那种解药其实我随手就能配出来。”云扬嘿嘿笑道:“灵犀,你看,我对你可是与一般绝对不一样。我都不知道你长啥样儿就喜欢你了,我这绝对不算是以貌取人吧?”

  计灵犀哼一声,一脸的不置可否。

  “我这不是为美色所迷,你知道的吧?”

  “哼!”

  “你且洗了去伪装,让我看看我媳妇儿长啥样。”云扬道:“之后去到了玄黄界,最开始的时候必然是要分开的。可别以后见了面,我居然都不认识你……这不是闹了笑话么?”

  计灵犀仰着下巴道:“歪打正着,我还真就是这么打算的,到时候,我恢复本来面目,来勾引你,你要是敢动了心,就是渣男!”

  云扬苦起了脸:“那我要是没动心呢?”

  “那当然就算你对我不满意!你看不上我这样的!于我无意,我还留恋什么?”计灵犀理所当然的说道。

  云扬小心翼翼的道:“那你是希望我看不上你,还是希望我做个渣男?”

  计灵犀白眼一个个的翻过来:“从心而行就好,无论你是看不上我,还是做了渣男,我都接受现实,我可从来都不是认命的人!”

  云扬痛苦的仰天高叫:“计凌风!你特么的滚出来管管你妹妹!这还让人活吗?想要逼死我吗?”

  计灵犀咯咯娇笑:“你叫他出来也没用!他从小都不敢管我,现在更加管不了我,有本事你自己亲手动手管教我啊!”

  云扬悲惨的叹息,满脸尽是衰相。

  云扬兀自不肯放弃,好一番的好说歹说软磨硬泡,可计灵犀只是不同意,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某人最后也只好无奈放弃。

  “好了好了,等洞房花烛夜,我自然会让你看到了。”

  计灵犀红着脸的补充道。

  云扬闭着眼睛,喃喃道:“到那时候……不仅脸看到了,别处也都能看到了……”

  然而这一句话却直接引起了计灵犀恼羞成怒间关万里的恐怖追杀。

  嗯,现在云扬是彻底干不过计灵犀,不但修为不及,连理都是亏的,若非计灵犀尚有分寸,不曾当真下死手,谋杀亲夫……嗯,谋杀准亲夫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

  “这里,就是四季楼总舵么?”计灵犀看着绝巅之上的一片房舍,很有几分不可思议的感觉。

  作为天下第一大势力组织的驻地,这点规模未免太简陋了。

  完全就是普普通通的茅草屋,打眼看去,所有的正方偏房厨房,所有一切都与普通百姓家里没有什么两样。

  顶多就是彼此相间隔的距离稍微大了一些,所在地乃是常人罕至的高崖之上罢了。

  及至切身抵达四季楼总舵所在地,游目四顾之下,确认此地大约每隔五十丈左右,便有一座宅子;宅子里有院子,有花草,有厅堂,有卧室,甚至还有厨房,茅厕,应有尽有,很有一种居家过日子的气相。

  只不过,此刻所有的房子里面都是一个人都没有。

  空山寂寂。

  一股无形滋生的苍凉感觉不期而至。

  一些小院子里,还有花草在寂寞的摇曳着,似乎在等待自己的主人归来。

  “不意四季楼的人竟也一个个都是苦修士。”云扬有些喟叹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若是不能够忍得下这般的荒凉寂寞,却又怎么会成就那等惊天动地的修为实力身手。”

  “不管正邪,但自古至今,凡是强者,凡是高深修行者,莫不如是。”

  “想要获得凌驾众生的实力,便要付出与之相当的代价!”

  “所谓无敌最为寂寞,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是一样!”

  “这个世上,没有人比你付出的多,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人比你得到的多!”

  “很公平,真的很公平。”

  云扬平静的看着这一片。

  “逝者已矣,恩仇终了,愿诸位一路走好。”

  ……

  云扬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找出来此地所布置的蔽踪幻阵,在拔除最后一块阵眼石的那一刻,天空中乍然显出一阵变幻波动。

  无数的灵气,陡然溢散之余,竟于天空中现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内里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个通道,通往莫名之地,高深莫测,倍显神秘。

  “你且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云扬道。

  “你……你可千万要小心!”计灵犀紧张的道:“说不定,这里尚有年先生设下的什么陷阱,你们这种人都习惯预留后手,也许他的最后一记杀手便设在这里……”

  云扬笑了起来:“还真被你说对了,这里还真有年先生的最后一记杀招存在。不过,我会安然接下,决计无恙。”

  计灵犀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你早就知道,那你还要冒险?!”

  …………

  那天,关于女人不讲道理的问题,我们展开家庭辩论,媳妇说了两句名言。

  我觉得这两句话,会让我受益终生。

  第一句话是:可以不讲理就能获胜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傻的去讲理然后让自己被说服呢呢?、

  第二句话是:明知道和男人讲理会吃亏,为什么要讲理呢?

  听完这两句话,我……

  你们猜,我是什么心情?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