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帮!

  “当时我们身在局中,一厢情愿的设想,沧海桑田,能人辈出,每一朝每一代何曾少了英雄豪杰,更加不会缺少真正品德高尚之人。或许几年之后,我辈就能解脱了……结果,我们所有人尽皆大错特错!”

  “举凡有缘来到此境之人,竟并无一人能够抗拒得了成就真仙的诱惑。尽都选择了将我们遗体拆开,供他们自己运用……”

  “我们苦苦忍受,同时也在苦苦等待,等待着这样一个人的到来,可这样一等,便是等了十几万年……”

  空中的老者充满了渴望期许的看着云扬:“小兄弟,你已经听我说完了吾等往事始末,而老夫也看得出来,你乃是一个真正的君子,真正的英雄豪杰。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再多帮我们这些残魂一把?”

  随着老者的话音才落,空中又有无数的虚影浮现,虽然尽都是朦朦胧胧,大抵就只能看出一个头来,但每个人的眼神是极为迫切地注目于云扬。

  显然是希望他答应。

  云扬面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充满了震动!

  想不到这神骨,居然牵扯到了这么多事情。

  这也太复杂了吧……

  天玄大陆的无敌传说,能够成就真仙的神骨,最初的源头竟然是来自于天庭,来自于此世的真仙……而更令人闻之生畏的是,此世的真仙,凌驾于大陆众生之上的真仙,仍旧不过是更高层次强者指掌倾覆的渺小存在,自己往昔盲目的认为,成就真仙就是星空强者的想法,竟是错的那么离谱!

  “原来是你们,在身死道消之后的这么多年之后,仍旧以精气神维持着,保护着这个世界的安稳……”云扬轻轻喟叹了一声,仰头向天,喃喃道:“英雄不该受此委屈,纵然其中另有因缘,你们这无数岁月的付出,已经太多。”

  他沉默了一下,道:“我应该怎么帮你们?尽情开口无妨!”

  那老者闻言顿时激动地语不成声:“你……你答应了?”

  这强烈至极的激动,险险令到让他的魂体就此彻底消散,好容易才又重新稳定了下来。

  云扬认真地点点头,微笑道:“我答应了。”

  老者的虚影兀自在剧烈的颤抖着,又过了好半晌才道:“你……你不怕我们不过是花言巧语,是别有用心……或者是利用你脱困离难?”

  云扬眼帘半阖,淡淡道:“就算单只是为了强者尊严不容亵渎之说,我便愿意做这件事。若你们是利用我,顶多就是我也在你们回复之后再将你们击溃就是!”

  老者的神情转为古怪地往着他,片刻后终于笑了出来:“好志气!”

  他的神情有些怔忡,喃喃道:“这就是……心吗?”

  适时,老者的身形压得很低,中间那几个字更是低不可闻,反正云扬是没有听清楚的。

  但周遭那很多虚影的脸上,却尽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一个个若有所思,惭愧之意油然升起。

  “年轻人,玄黄界也有几家拥有类似这种墓地通道。”

  老者道:“而此种通道,一旦有发现的人贪婪,取走了神骨,那么……就只能等到有人将神骨归还之后,才会彻底封闭。”

  “所以只要小友将神骨悉数追回,自然会知道如何进入之法。同样的,唯有等神骨完全收集完毕,我等才可以重建天庭,再回仙班。”

  “此后之事,便尽皆拜托小友了。”

  虚影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惭愧之色:“最让吾等惭愧无颜的是……我等残魂并无可以回报小友的任何物事……甚至就算彼时小友当真做到了神骨尽归,我们仍旧是身无长物可以报答……这一节,却不愿瞒哄小友。”

  云扬哈哈大笑:“我来送回神骨的初衷,本就没打算要什么报答,不过是为了玉成强者尊严,而此事既有后续,我尽力而为相助便是,百年时光……我定在此时限到来前,收集齐全诸位遗骨,这亦是为了天玄大陆的福祉,仅此一项,便是此行不枉。”

  “多谢!”

  天际众多虚影一起躬身致意。

  随即,天空中所有的虚影又自齐齐消失不见,恍如不存。

  之前那玉宇琼楼的景象,也瞬间化作了一片虚无。

  唯有一个虚弱的声音,在空中回荡:“此处不适合凡人久留,小友还请速速离去,免得被阴气所伤……”

  云扬走出这一片神墓空间的时候,只感觉有些迷迷蒙蒙的。

  任他再如何的多智如妖也好,却也万万不会想到,年先生等四季楼的人心之念之的神骨,其源头居然还隐藏有这样子的隐秘!

  这根本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惊天大秘密!

  “四季楼心心念念就是收集全神骨,期许能够成就真仙,乃至位列仙班……殊不知,依靠神骨根本就没可能成就真仙,甚至成就了,也不过落了下乘,至于位列仙班,更是荒谬,此世已无仙班可言,谈何位列仙班,这么算下来的话,神骨对于四季楼来说,非但不是一个可以升天的机遇,反而是一个万劫不复,终至沉沦的至阎陷阱!”

  “且不说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收集全神骨,就算真的侥幸收全了,乃至成就了真仙层次,最终了然的,也不过就是全然没有希望的现实,再没有修途更进一步的余地,只有绝望!”

  “成功一刻便是失败之时,这……这才是最最恐怖的绝望啊!”

  云扬下意识的回想其四季楼这么许多年以来的孜孜不倦,一直在为了这个目标努力,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心力,实在太多太多,然而真相,真实情况居然是如此,委实是令人唏嘘。

  云扬亦是忍不住心中叹息一声。

  年先生等人,抛开是非善恶不说的话,随便哪一个不是这人世间难得一见的人杰?

  却因为生生陷入这个无法抗拒的最大迷局之中,一旦进入,便再不得脱身。

  然而说到底,这一切不过就是人的贪念在作祟罢了。

  可是……亘古以降,面对成就此世无上高度的诱惑,始终没有人能够抗拒,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年先生当日最后告诉我神墓所在之地,果然也是不安好心,这里,也果然是他给我的最后一个陷阱。只不过,这个陷阱考验的却是我自己的心是否贪婪。”

  “年先生也不愧是一代枭雄了。人都死了,还留下这么大一个坑!”

  云扬回想起一件事:在最终决战之前,年先生身上一块神骨都没有!

  作为四季楼掌权者,这等能够直接成仙的神骨,却一块也没有,这代表什么?

  再联想到今日,不由不寒而栗。

  …………

  《暴雨,这边的一根高压线杆倒了,停电一直到八点多……》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