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施恩望报

  随着一声长笑,三个人自三个方向缓缓的踏出密林,其中一人声音铿锵,如金铁交鸣,冷厉的说道:“天残十秀,果然名不虚传,这不劫天,也果然是手段了得,杀伐果决,不留遗患!”

  兰若君眯起了眼睛,道:“阁下是谁?难道说……阁下明知道我们乃是天残十秀,却也认为我们便是那不劫天?”

  三人为首之人哼了一声,淡淡道:“你们不是不劫天,难道我是?”

  兰若君吸了一口气:“刚才这铁家堡的人突然找麻烦,是你们指使,或者是威胁的吧?”

  他也不是傻子。

  铁家堡这些人分明不是自己两人对手却非要冲上来找死,必有缘由,只不过现在还真想不通是为什么。

  “是与不是,又有何分别?”那人冷冷说道:“他们已经死了。而你们不劫天,手上又是几十条人命的血债!”

  兰若君脸上神色逐渐冷冽:“我们不是不劫天!”

  三人同时嘿嘿冷笑。

  兰若君与任轻狂同时吸了一口气,缓缓按上剑柄。

  任轻狂冷冷的说道:“你猜的没错,我们便是不劫天,废话少说,上吧!”

  话刚说完,便已化作了一团团旋风,对面三人同时一声冷喝冲上来,刹那间交织恶战在一处。

  此时,云扬正问道:“十个人,都是有谁?”

  “我们十个人……”史无尘目光忧虑,道:“黑雾佳公子,白刃数轻狂,青衫落无尘,黄蕊兰为皇;紫袍尊梦幻,金手独擎苍;毒心非小意,星魂染大江;九幽蒙落月,长天耀暖阳。”

  “这便是往昔的天残十秀了。”

  史无尘自嘲的一笑;“每个人的名气都不小,但实力底蕴后劲却不足。难逃沦为的磨刀石的下场,不过时间早晚罢了……”

  “战胜天残十秀,便可名列黑色天运旗中坚弟子或者真传弟子……呵呵……所谓天残十秀,不过就是门派特意推出来的磨刀石,何其可笑。”

  史无尘想起自己的遭遇,眼中神色更加有些悲凉。

  而眼前,这正在蒙受恶名遭遇攻击的两个人,与自己何其相像。而围攻他们的,也正是天运旗门派的弟子。

  云扬道:“那么眼前这两个人,便是白刃数轻狂的任轻狂与黄蕊兰为皇的兰若君了?”

  “不错。便是他们。这两个家伙之所以时常作伴一处,除了因为脾性相投,还因为他们俩……太有些……咳咳,爱干净……”

  史无尘说的很隐晦。

  云扬却听了出来,哈哈一笑,道:“你就直说两个都有洁癖就好了。这一点,有眼睛都能看得出来,这也不是毛病啊,我也喜欢干净,只不过不至于上升到洁癖程度罢了。”

  在这样狂风暴雨一般的血海中,这两人居然还要最大限度的保持身上衣衫的清洁,不是有高度洁癖还能是什么?

  “另外几个人是谁?”云扬问道。

  “……黑雾公子石不佳;紫袍金针吴梦幻;金手书生铁擎苍;毒心大夫平小意;星魂刀客洛大江,九泉幽魂孔落月,长天刺客郭暖阳。”

  “再加上我们三个,三秋剑客史无尘,白刃无痕任轻狂;黄衣霜剑兰若君。

  史无尘如数家珍,口气怅然:“只是隔了三年,却似乎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云扬轻声道:“你可先别多愁善感了,你那两个齐名的天残,这会可是真的快要残了。”

  史无尘转头看去,只见场中兰若君与任轻狂两人已经落在了全面下风。

  那出手的三人仍旧是一副好整以暇,举手投足之间,袍袖衣领隐约闪烁着青色天运旗的影子。

  竟悉数是中品天运旗所属之门下!

  史无尘一只手按上剑柄,轻声道:“我要救他们!”

  他的口气虽轻,却充满了坚决意味。

  这句话,更像是通知,而非是征询云扬的意见!

  云扬伸手按住史无尘的手,缓缓摇头:“稍安勿躁,还要再等一等。”

  “还要再等一等?”

  史无尘纳闷,下意识的反问道:“现在战局强弱分明,趁任兰两人尚有反击之力的时候赶紧出手介入,正可尽速了结此役,何以还要再等一等,真要等到两人无以为继,受伤了,受了重创,如何是好?”

  “可是现在出手,却可能同时开罪两方,连你的那两个兄弟都未必会感激我们。”云扬道。

  “……”

  史无尘登时一阵无语,顿了一顿又道:“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施恩不望报,才是大丈夫。”

  “现在不是施恩望不望报的事情。”云扬道:“我问你,你是希望你们天残十秀一直作为一个笑话继续下去,还是尝试换一种方式彰显你们的存在价值,你真心愿意当这些个门派弟子的磨刀石,磨废了自己未来!?”

  “长久下去,不管是什么磨刀石,都一定会被磨断的。”

  史无尘不语,若有所思。

  “你现在有了根基,有了归处,前途一片光明了,是否也该要为你两个兄弟考虑一下未来前路。”

  云扬道:“我之所以在这时候耍心机,可不是旨在害他们,或者更进一步的买好;而是要他们对我们产生认同感;那样,如果彼时有合作的机会,大家当可自然而然的融合在一起拼搏。”

  史无尘眨了眨眼睛,瞪视云扬:“我听你这话说的,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是别有用心呢,谁都可以说我前途一片光明,唯独这话出自你的嘴里,会不会太过自吹自擂了,你不让我马上出手介入,本质上还不就是要更多的卖好,还不是要卖弄心机么!”

  云扬鼻子差点没气歪,这货怎么什么大实话都敢邪说呢,还知道不知道一点上下尊卑,瞎咧咧什么啊,脱口道:“你就直接说你是想要现在救了他们之后分道扬镳,还是想要等会救了他们,然后获得一个一起打拼获取天运旗的机会?”云扬问道。

  “这……”史无尘瞪大了眼睛无言。

  “我现在给你自由选择的机会。二选一。”云扬道:“坚持我的心机深沉,秉承施恩不忘报的主张,或者现在立刻出手介入,完全由你自己选择,我不再干涉,不管你选择什么,我都和你一起干了,同进退。”

  史无尘沉默道:“若是能留下他们一起干的话,那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可是……”

  …………

  amp;lt;明天会议结束,下午五点半的火车,到泰安晚上八点,九点半左右差不多能回家。我今晚看看能不能再写一更留到明天;真是讨厌啊连续不断的开会。amp;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