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天棉金!

  本来在董齐天想来,此际就算云扬想要勉力施为,他也是要阻止的,纵使云扬的宝刀能够摧折那铁链子,但任何神兵都有其极限,相对单薄的刀剑尤其如此,若是在折断铁链子之前,云扬的神兵先一步不堪重负,那可就一切皆休了,莫不如等云扬修为尽复,状态恢复完全,全力施为,一举奏功才是万全!

  当然,还有更美妙的想法,就是由董齐天来运使云扬的宝刀,董齐天自信,以自己的修为借助那宝刀之威,必然可以轻易断去铁链,即便手脚受制,单纯的御气催兵,也远胜云扬!

  然而董齐天却知如此神兵,云扬断难借出,再者,以董齐天的眼力,早已洞悉那灵斩乃是云扬以本命元气元能元功蕴养的本命神锋,外人贸然以气运兵,只怕难以发挥其威能,事倍功半,反而令其威能大打折扣!

  是故云扬闭着眼睛潜心运功疗复,他不敢有丝毫打搅;只是瞪着眼睛看着,眼中早已经是满满的焦急。

  怎么还不成?

  怎么还没恢复?

  怎么……这么慢?

  身为修行大行家的他自己心里如何不知道,疗伤是需要过程的,纵使有神仙丹药,甚至至为稀罕的生灵之气,也只是缩短疗复过程,绝不能瞬间痊愈,但希望曙光在前,纵然如何沉稳的心境,竟也是忍不住的。

  只有两天啊……老天爷!

  我我我……

  我好兴奋好快活好期待……

  就在这样的心情煎熬之中,董齐天这两天的时间下来,居然憔悴了许多许多,眼珠子里面都多了许许多多的血丝。

  至少几百年的囚禁岁月,都没有将董齐天折磨疯掉,但这只是两天的短暂等待,却几乎让他完全崩溃。

  等云扬终于恢复,一睁眼睛、触目所及一瞬,几乎是吓了一跳,失声道:“你你你……董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面前的董齐天哪里还有之前的意态昂然,几乎就已经没有了人形,整张脸全是黑的,眼睛里血丝密布,眼神直勾勾的如同要着火一般,死盯着自己,想是要一口将自己吞入肚子的款。

  “好了?好了就赶紧的吧!”

  云扬一听,声音居然嘶哑了。

  “您这是有多急啊,多迫不及待啊……”云扬一阵无语。

  董齐天幽幽的说道:“等下把你锁在这里,呆上几年试试?”

  云扬脸一黑,刷的一下子将天意之刃拔了出来,一边找位置一边问道:“我猜,当年将你锁起来的人,一定是你的老相识吧?”

  董齐天:“嗯,怎么会这么说?”

  “我还知道,你们俩原来应该原来感情还算是不错的好朋友。”云扬淡淡的。

  “咦,怎么又这么说?”

  云扬一边举起刀,一边冷冰冰的说道:“因为换做我是他,多半也会将你锁在这里。”

  “为什么?”董齐天真心不解了。

  “因为你这嘴啊。”云扬轰的一声一刀劈下去,道:“真是太贱了……”

  云扬登临玄黄界以来,几乎每一个较为熟悉的人,都在刷新云扬认知的下限,所谓下限,概因非关修为,而是嘴炮,之前初识小胖子钱多多,认定奇葩,然后是史无尘,同样的嘴炮奇才,较之小胖子不遑多让,现在还有眼前这位,大抵还要更在前两人之上,平日里素来也以嘴炮自鸣的云扬,几乎就要甘拜下风,自愧弗如了!

  当事人董齐天表示:……

  当当当……

  伤势痊愈,状态恢复至巅峰的云扬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展开了一千多下的连环劈斩!

  每一刀刀都精确地落在一个位置!

  震荡的声音让两人的耳朵都是难受至极。

  然而这却是必须必要的过程,如此坚固的铁链子,若是一刀劈偏,这一刀便等于是做了无用功,唯有精确无误,全部落点如一,才能达到水滴石穿的最终效果!

  终于……

  随着嚓的一声轻响,第一条锁链终于被云扬斩断了。

  殷望成真一刻,两人同时松下了一口气,齐齐注目看去,但见半截目标铁链掉落在地上,断口处整齐划一,云扬用刀之精准可见一斑。

  只是,那铁链断口处的痕迹,却并不似才刚刚斩断的崭新感觉,反而充满了一种……好似是早就断了好几百年一般的老旧之感!

  云扬心中一动。

  因为,神识空间内,绿绿突然啊呀呀的叫了一声。

  对这个奇怪的链条,居然非常感兴趣,甚至很迫切的样子……

  董齐天怔怔的看着这个断口,如同要哭一般呻吟一声:“原来是这种金属,怪不得……”

  云扬累得直喘大气,拄着刀问道:“这是什么金属?你现在知道这玩意的根脚了?”

  “这玩意是天棉金,绝少现诸尘世的天棉金。”

  董齐天吐了一口气:“传说中的天棉金,主体乃一种叫做天棉树的树藤;此种树最是藤柔软坚韧,但若用星辰之心熔炼成浆液,再将天棉藤扔进去,待得一时半刻之后,天棉树藤便会蜕变成为不可损坏的天棉金!”

  云扬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道:“似金似木又非金非木,听起来还真是很不错的创意。”

  原来是树藤?

  这么说……绿绿可以用?

  云扬心中思忖。

  “何止是创意,此种天棉金可谓是玄黄界公认的锻炼兵器第一神物!”

  董齐天长长叹了一口气:“只是我万万想不到,有人居然耗费了至少数百丈的天棉金打造一副锁链,将我锁在了这里,端的是大手笔……”

  他摇摇头,一脸无语,苦笑一声道:“这手笔大得,让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云扬嘿嘿一笑:“你这么喜欢这么感叹,要不就让剩下的几条都在你身上挂着?继续的与有荣焉,岂非不亦乐乎!”

  “别!千万别!”董齐天脸色陡然一变,明明脱困已然在即,却仍是心有余悸,兀自惊心动魄。

  “哈哈……”

  又过了两个多时辰,云扬总算是将董齐天身上的天棉奇金链尽数斩断,董齐天顾不得锁链才刚刚从自己身体里面一条条抽出来的那种剧烈疼痛,浑身犹自哗哗流淌着鲜血,便即迫不及待的在地上来回的走了几步,一边走一边嘎嘎的笑。

  “老子终于回复自由了!哈哈哈哈……”

  …………

  《假期终于就要结束了,这几天里真难受。看着别人都在玩自己却在拼命工作……这种感觉很不爽。其实我喜欢让别人在拼命工作的时候看着我玩……嘿嘿……》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