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兄弟谦让

  宋长弓与李一心二度向万清流两人行礼。

  两人心里同样清楚,这哪里不是谦让了,分明就是谦让,更是以自己身家性命为注的相让。纵然论资排辈轮不到他们两个,但他们只要动一点点坏心,光是之前的万里路途,自己兄弟两人就来不了,早已经死在路上了,而只要他们得到生命之气,祛除近在咫尺的寿元大限,

  再佐以两人的身份修为实力,商盟方面纵然想追究,都迫于情势而不再追究!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份深情厚谊,说是说不出来的,就只能铭记于心,旦有一夕忘怀,也是妄自为人,不够人的一撇一捺!

  “兄弟,你赶紧打开封印,使用那生命之气吧。”

  宋长弓站直了身子,看着李一心。

  “大哥,兄弟兄弟,兄在前弟在后,小弟无论如何没道理第一个上前还是请大哥先来才是正理。”李一心的态度很是坚决。

  宋长弓森然道:“我们兄弟结义以来,大大小小无数事情,都是我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我让你服用,你便要服用!难道你还要忤逆为兄不成么!?”

  李一心哈哈一笑:“兄弟之间,何分彼此?大哥,我顺从了你一辈子,却是顺从得累了,就待今日抗命一次如何!?”

  宋长弓厉声道:“你若是不马上使用,我便即刻自绝当场,你道我敢是不敢?!”

  众人心下陡然一震,面色湛然。

  李一心却仍是一派淡然,从容道:“你若不用,我也不用,最多兄弟两人一起上路,共赴幽冥,岂不应了我们结拜之时说过的话。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宋长弓雪白的头发胡子都颤抖起来,他急促的喘着气:“你想气死我么?我让你先用,用剩下了再给我,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

  李一心飒然笑道:“大哥,小弟我可是实打实的比你小着整三岁,我还有时间。”

  宋长弓为之气结,大家兄弟一场,总角之交,修为相若,年纪亦复相若,臻至圣尊修为的两人,得享万年寿元,区区三年的差异……算得上差异么?!

  两人争吵不休,旁边的浪翻天风过海等人,却是愈发的动容了。

  这二老明明都已经走到了寿命的尽处,随时命在旦夕,可是在面对生死抉择的巨大诱惑,却极力的将这活下去的机会让给对方!

  浪翻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两位供奉不必如此,我临来之时,盟主私底下给了我一些天材地宝,郑重言说……若是生命之气真实不虚,效用如神,自然要进一步展现本盟的诚意,拜托云兄弟再进去一趟。”

  宋长弓与李一心对望一眼,宋长弓满是皱纹的脸上笑了起来:“兄弟,你这还担心什么?还不赶紧使用!”

  李一心也是欣慰的笑了:“不错不错,大哥,你实在无须再为我了担心么?”

  这两人居然还是互相推让不肯先一步服用!

  “这生命之气给我用了,万一我的兄弟没得用,纵然生机尽复,寿元大增又如何!?”

  两人心中都是一般的想法。

  原本看到万清流与白玉玺两人的慨然想让,云扬已经是动容不已,现在再看到这两个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老人,那种在天与地之间最大的诱惑面前仍旧丝毫不动摇的兄弟感情,云扬心底早已满是触动,在一边插口说道:“两位前辈不必如此你推我让,浪费时光。以晚辈看来,第二份生命之气,绝然有望!”

  “何以见得?云兄弟言之凿凿,必有因由吧?!”浪翻天,风过海等人同时追问。

  “晚辈已经是多次进入这灵之墓地,对此墓地内中的状况,虽然所知仍旧有限,但总还是有所了解的,如晚辈初次进入,得到了的修行功法以及开启进入此墓地的法门;及至第二次进入,便开始了这种以物易物的过程,只是初时所得,仅止于一些可以辅助修为的灵材宝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许久,直到某一次进去之后,得到的宝物换成了紫极天晶。再之后,晚辈修行有成,臻至原本所在位面的极限,那墓地隐修前辈首度提出了需要更上层的天材地宝,奇金异铁,这也是我最初化身不劫天以及与贵盟展开合作的源头,如今回想,那紫极天晶于当世而言,或为逸品,难得一见,可是在灵之墓地,却不过略为珍贵的物事,绝非稀罕,否则当日,那前辈也不会一下子给我百多块紫极天晶……”

  风过海闻言大吃一惊,插口道:“啥?你竟有百多块紫极天晶?”

  云扬摇摇头:“那是我突破自身修为瓶颈,登临玄黄界之前,修为曾陷入短暂停滞阶段,那位隐修前辈因为我修为停滞不前,搜罗异宝灵材不甚给力,便一次性给我了百块天晶,让我依法修炼,一鼓作气修为暴增,超越原本位面之极致,飞升玄黄界……”

  浪翻天等人闻言,一时恍然,云扬年纪小小,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却已臻圣级层次,若是出身玄黄界本土,有些来历背景,还有情可原,可事实是不过下界飞升之客,这样的进度可就太恐怖,而今听闻其修行经历,倒算是释疑了,

  浪翻天径自截口道:“云兄弟,我们对你的修行经历虽然也感兴趣,但现在这节骨眼真没心情,你赶紧道正题可好?”

  云扬呵呵一乐:“马上就到正题了,这才要说到啊,紫极天晶原本是灵之墓地给出的最好宝物,但此际生命之气一出,却已经将之彻底的比了下去,更唯恐不再有第二份生命之气,可是诸位对灵之墓地接触还少,不知那墓中隐修前辈交换灵材奇金,端的是来者不拒,越多越好,相信这即便不如紫极天晶那么多,总该还有几次。”

  云扬淡然道:“依照我对灵墓的了解,这一次才刚刚出现了生命之气……至少下一次应该还是有的。这个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与其裹足不前,还是尽早尝试为佳,事在人为,无谓庸人自扰。”

  众人凝神沉思。

  万清流与白玉玺目光闪动,尽都有一种欣慰的神色泛起,更悄悄地松下了一口气。

  品德高是一会事,慨然谦让亦是雅量,但若是能够尽早得到活下去的机会,谁又愿意就这么死去?

  李一心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道:“好了,我到门外去为大哥护法,静候下一次的机会。”

  众人一起相劝,宋长弓终于长叹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门外一眼,怒道:“若是万一没有了……老夫便是终生有憾,纵生犹死!”

  浪翻天肃容道:“宋前辈放心,云兄弟言之有物,必有其信心,既然希望在前,商盟便是倾家荡产,也会送云兄弟一次一次的进去,一直到……获取到足够的生命之气为止!”

  他顿了顿,道:“这也是盟主大人早已经许下的承诺!”

  宋长弓长叹一声,却见云扬已经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云扬此际修为在这些人面前仍旧辩驳,但他与绿绿相处偌久,对于生命波动感应极为敏感,很容易就判断出,眼前这些人里面,的确就是以这宋长弓最为孱弱,生命气息已经微弱得近乎没有,李一心固然也是微弱,但总要比宋长弓略强一分。

  云扬乐于验证生命之气之事有成,同时也感佩这两老头的兄弟情谊,可不想明明生机在前,这老头偏偏就在谦让之中一低头就那么死去了……

  宋长弓将手贴在云扬胳膊上,将自身神识直接覆盖到那神识封印之上。

  神识微微一动,早已经与手臂上的神识封印链接,云扬亦于同时启动神识之力,那生命之气,登时开始缓缓地从胳膊之中往外输送。

  众人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只看到宋长弓身子陡然一震,老朽的面庞上乍地冒出来一丝似激动的红晕。

  amp;amp;…………

  十点五十才到湖南,今天一更了amp;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