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即日起,我为刀!

  “原来诸位的战绩竟是异常的耀眼,那你们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磨刀石呢?难道你们的那些个对手将你们定做磨刀石,你们自己就也认可了自己是磨刀石的身份么?”

  云扬笑着:“若是以我来看,与其说那些宗门弟子以你们为磨刀石历练,倒不如说是一群磨刀石在互相磕碰……仅此而已。”

  铁擎苍道:“一群磨刀石?你的意思是说,不单我们是磨刀石,我们的那些个对手也是?”

  “不能这么认为吗?那些人在将你们当做磨刀石的同时,其本身岂不也同步成为你们的磨刀石。所以我说你们根本就是彼此互为磨刀石……这个道理,通是不通?”云扬问道。

  十个人沉默了一下,终于点头承认,云扬的话,并无差错,大大有理。

  “既然有磨刀石,那么,石头是什么?刀是什么?”

  “既然你们本质就只是互为磨刀石,那也就是,只是石头跟石头之间的碰撞。”云扬道:“那么,真正的刀又在何处?最终是他们为刀?还是你们为刀?”

  十个人再度陷入沉默,良久不语。

  “不是吧,你们这是又开始自卑了?看来你们是真的被那个所谓磨刀石之说影响得太甚了!依我看来,至少就现阶段而言,你们双方,仍旧没有人能够称‘刀’的资格。因为你们迄今为止,所表现出来的,就只是那一块石头更加坚硬而已,何来刀锋犀利,无与争锋?!”

  云扬毫不留情的说道:“本来他们早早预设立场,将你们当做磨刀石,心境方面已然立于了不胜之地,固步自封,先天输了一截。可你们自己却偏要自怨自艾,当真将自己当做磨刀石看待,光是这份心态,却又如何不败?!”

  云扬面色蔼然,言语间尽是意味深长,余韵绵远。

  兰若君沉吟半晌,才恭谨地问道:“敢问老大,我们该当如何?”

  云扬道:“首先自然是要正确对待自己的内心,从根本上摆正自己的位置,然后才是战斗,唯有树立了强者之心,知晓自己为什么要去战斗,才是修行正途。”

  “明白了么?现在你们最需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端正自己的心境,梳理出自己的优点缺点,功法弱点,招式缺漏,本门各类修行典籍不在少数,大可借鉴对应,此后不再修途崎岖。此其一。”

  “其二,便是要在接下来的地狱特训之中,让自己从一块的磨刀石,蜕变成一口锋利无比的刀。只有自己想认可了‘刀’之定位,才能谈到有资格去寻找自己的磨刀石。”

  “就算你们最终未能将自己蜕变成神兵利器,但哪怕仅止于将自己蜕变成一块坚硬的刀胚,也有磨出光芒的希望,至少不再是所谓的磨刀石了,不是么?!”

  云扬顿了一顿又道:“我期望看到的是……从今日之后,整个江湖天下的所有天运强者,在你们眼中,尽都是磨刀石,为尔等磨刃砺锋的前行助力!”

  云扬的口气一如既往的淡然,眼光同样的淡然,不起波澜:“若是仍旧将自己当做磨刀石,投身九尊府只求一个托庇之所,安稳之地,那可就让人失望了……无论于彼于此都是如此,因为九尊府自我以下,只会带领一批神兵利器去开天辟地,锻造辉煌,可不是一堆磨刀石的安乐窝,与光同尘。”

  他轻轻站起来:“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们仔细斟酌,孰是孰非,由君自择。”

  云扬转身,飘然而去。

  云扬走了许久,所有人都还陷入沉默氛围之中。

  云扬刚才的一番话,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狠狠地楔入了十个人心田。

  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神魂动荡。

  不错,我怎么就是命定了磨刀石了,为什么不是别人是我的磨刀石?!

  良久良久之后,史无尘冷笑一声,道:“天残十秀,作为世人眼中的磨刀石已经太久太久,不独世人,连我等这些直接当事人人都已经认可了这个磨刀石的身份,我史无尘……惭愧无地!”

  兰若君惭愧地说道:“老大……貌似对我们很是失望……”

  任轻狂道:“换做我也会失望,费尽心思,结果招揽来一群石头……谁会愿意带领一堆的石头,就算是筑石头城都嫌材质欠佳。”

  吴梦幻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原来换个思路看世界,尽是这般的拨开云雾,再见青天。我吴梦幻为何不能将天下英雄,当做我的磨刀石!”

  洛大江蓦然一声狂笑,大声道:“我决定了,我要天下修者尽为磨刀石,眼前的这点时间,说不得要拜托你们九个人,做我的磨刀石了!”

  郭暖阳眼中有尖刀一般锋锐的光芒闪过:“天下修者,舍我之外,莫不磨刀石!”

  “不错!舍我之外,莫不磨刀石!”

  十个人振衣而起,异口同声,震耳欲聋。

  “我回去睡觉!明日一早,继续特训,摆正心态!”

  “我也回去,明日一早,参加特训,端正态度!”

  十个人鱼贯而出。

  但这是个人此刻的精神气象,与刚才却是判若两人。

  九尊府的山头固然早已经确立,但九尊除了云尊之外,其他人还都没有明确定位,所以大伙现在都暂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包括家眷在内,都在附近落脚。

  “九尊府的领导山头,可不是随便那一个人都能进去的!不得尊位,有什么脸面进驻早晚属于别人的山头?”

  洛大江大踏步的走向家眷们居住的院子。

  其他九人都是讶然看去,不知道这货此际在发什么疯,又打算干什么事,要知家属别院中固然由他的父母,可还有一个江落落,这货以往可是避之唯恐不及,日常退避三舍的。

  但见洛大江龙行虎步,走到院子门前,突然放声大呼:“江落落!你给我听着!”

  此言一出,无论是院子里院子外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大吃一惊。

  正在灯前呆呆的坐着想心事的江落落,想着前途未卜的未来,想着洛大江现在始终不接受自己,想着自己这些年所受的委屈,眼圈早已经红了……

  正在自怨自艾之际,想着以后只怕还会有相当长的日子里,自己还要充当泼辣女子的角色,不断表明自己的心意争取自己的幸福,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便在这时,突然听到了洛大江的叫喊声,心下登时忍不住惊讶骇然。

  这个想来感觉他自己没有前途,明明深爱自己却在自己面前自惭形秽退避三舍的大傻瓜怎地就突然就发了疯?

  急疾起身,自窗口循声看过去,只见洛大江渊?s岳峙地站立在小院大门前,浑身上下,似乎满盈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雄伟霸气,不由得心头陡然一震。

  只听洛大江大吼道:“江落落,你给我听着,从今以后,我不再逃避了!我要娶你,迎娶你做我的老婆!”

  …………

  <今天我没喝。连续两天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