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剑道歧途

  董齐天斜着眼睛看着云扬,暗自骂了一声傻鸟。

  你闲着无聊来找老夫聊天都行,干嘛要去招惹女人?你不知道女人是这天底下最最不好惹、最不讲理的动物嘛?而且还是没有之一那种!

  董齐天咳嗽一声,道:“犹记当年传说,东极天宫前任宫主大人,有友人问他给他两个选择,第一,是跟他老婆讲理;第二,是跟妖皇决战。让他任选一项。”

  他慢慢的说道:“跟老婆讲理,只是动动嘴,跟妖皇决战,却是几乎是必死之战,难易悬殊。但你知道他是怎么选的吗?”

  云扬饶有兴趣:“怎么选的?”

  董齐天道:“这位宫主大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与妖皇决战!而且最后那一战还真的就打了……”

  云扬登时一脸汗大汗瀑布汗成吉思汗。

  “那位前辈,真乃我辈楷模……”

  ……

  这时,场中一声剑鸣,一声刀啸,同时响动!

  身剑合一!人刀合一!

  两人一出手就是不约而同的施展出了压箱底绝活!

  “史无尘已经领悟了剑意,更已臻至舍剑之外别无他物的境界。”董齐天看着场中,道:“甚至距离领悟剑心级数,也已经相差不远。”

  “洛大江呢?”

  “洛大江的程度也差不多!”董齐天道:“刀意全身,舍刀之外,别无所有;他虽然对刀心并没有更多领悟,甚至没有往那边走,却领悟了另一项。就是……天地万物,无物不可为刀!”

  “这一战,谁胜谁负,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有……只要这两人能够持续的走下去,之后还没有中道夭折的话……那么,这个玄黄界势必然会再度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剑帝刀皇!”

  战至分际,场中两个人已经渐渐打出了真火。

  史无尘连人带剑化作了一股萧杀秋风,伴随着秋雨秋霜秋露,一刻不停的疯狂倾泻,满目尽是秋风秋雨秋煞人!

  战至此刻,他的三秋剑法,已经接连不断的施展了七八遍。

  剑意越来越显萧瑟,越来越见秋寒。

  基本每一次使用出来,都会滋生出一种完全不同的全新感悟。

  似乎随着这三秋剑法的持续施展,渐渐将这明媚的春天渲染成为了萧瑟的秋天!

  史无尘的心境随着剑意挥洒而越来越是心情寒凉,剑光却是愈发流畅,脸上遍布萧瑟且兴奋的肃杀之意。

  而对面的洛大江,始终保持着稳扎稳打的战略,整个人始终崇山峻岭,难以撼动;却又非是只守不攻,一旦转为攻击,亦如狂涛骇浪,百折不挠!

  董齐天满眼尽是关注地目睹着这一幕,忍不住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云扬问道:“怎么了?”

  董齐天淡淡道:“史无尘已经领悟到了剑中真谛,正自踏入另一个阶段;然而……他现在踏足的这一个阶段,却是歧途,可望而不可即的歧途,纵然勉力登上也要积重难返,后患无穷。”

  云扬:“……?”

  云扬的眼力虽然不俗,但经验阅历仍旧差了董齐天十万八千里,是故对董齐天的评说感到不解,因为在云扬看来,史无尘此际已然占据主动,渐渐引导战局向自己一边倾斜,胜算很大,怎地看在董齐天眼内,反而是天大的糟糕?!

  “单论这一战的话,胜负已然分明。史无尘必胜无疑!”董齐天道:“因为,他在这一战之中,领悟了属于他自己的剑心,这点已经毋庸置疑!”

  “然而在这一战之中,亦令对战双方踏上了两条截然相反的道路。”

  “此战之后,史无尘未来之路,剑意主旨在于摒弃了天地万物,只忠于剑,然后忠于九尊府,再无其他!”

  “而洛大江不同,他除了忠于刀,忠于九尊府之外,还忠于自己,忠于兄弟,情意,情义,家人,家庭……还忠于他的牵绊。”

  董齐天轻轻叹息。

  云扬闻言沉默了半晌,沉声道:“你的意思我有些明白,是否史无尘现如今的剑境过于极端,纵然一时得利,遗祸深远?而洛大江却没有这种担心?”

  看着场中两人依然如火如荼的战斗,董齐天道:“是的,这种差异,取决于这两个人本身,本质的差异。”

  云扬道:“真的有这么严重么,忠于剑,忠于九尊府,除此之外,再无他物,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吧,怎么就积重难返,遗祸深远了呢?!”

  “好与不好,见仁见智,慧者自悟。”

  董齐天微笑:“有些人有私心,有些人没有,有些人为理想而活,有些人为现实而活,尽皆不过立场取舍之差,那来高下之别。”

  “为理想而活,往往不得善终;为现实而活,却能体味人生百态,从而达成大成。”董齐天道;“我这里所说的现实,并非是自私。这一节你可明白?”

  云扬道:“明白。”

  “史无尘,身为剑客,本是应该诚于剑,但却太过痴于剑,便是……偏颇,过犹不及了。”

  “换句话说,他成功的走入了剑的世界之中,却沉溺其内,无能脱身出来了,旷日持久之后,如何不积重难返,遗祸无穷。”

  “真正的强者,却须进退有据,自在圆融,这才是登峰造极的上乘佳妙之境!”

  董齐天道。

  云扬喃喃道:“走入了剑道之中,却出不来了,因剑痴迷……”

  他感觉自己似乎是有些明白了,却还有很多是不明白的。

  董齐天微笑了一下,道:“你现在不明白,不见得不是好事。但若是能够从这里领悟到了什么,却是最好。”

  说罢这句语义似是颠三倒四南辕北辙的话的董齐天负手而立,目光悠远。

  半晌才又缓缓地说道:“当年,我的家乡有个风俗,每当村落里面死了人,就要雇人去吹唢呐。我们那边村里有个叫做秦大爹的老人;尤其精擅这种唢呐乐器,一曲催人泪下,再奏肝肠寸断,不管是哪一家出殡,秦大爹都是必请之人。举凡他一到,本来只得三分的悲凉,在他的唢呐吹奏之下,片刻就涨成了十分,鬼哭神嚎,不在话下。”

  说起自己家乡当年的往事,董齐天的脸上罕有的略有一片柔和缅怀。

  悠远的目光悠远,似乎是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个小山村,那个自己魂牵梦萦的地方。

  已经数千年时光过去…自己竟已经这么久没有回去了啊!

  他转头问云扬:“你听过出殡吹唢呐么?”

  云扬一头雾水,道:“听过啊,我们玉唐帝国的风俗亦是这般,只要家里有点底子的,死了人出殡的时候,都请人吹唢呐送行……嗯,大抵我出身的天玄大陆风土民情尽是如此。”

  董齐天欣慰的点点头:“我曾听闻,玄黄界往昔乃与另一位面出自同源,看来两界修者虽然高下分明,最根本的习俗传统还都一样,根源如一!”

  “当时我们村落里有一个叫五更的小孩子,父母双亡,打小便是吃百家饭长起来的。秦大爹亦是一生孤苦,临老临老还是个老光棍,见五更可怜,就收养了他。五更渐渐长大,可是到了十几岁的年纪还没有一技之长,就生出了跟秦大爹学吹唢呐为生的打算。”

  云扬对于董齐天突然开始讲故事的模式感到莫名其妙。

  秦大爹?五更?

  吹唢呐?出殡?

  这都哪跟哪啊?

  这些说道跟眼前激烈战局,跟剑境痴迷这些修行中事能够扯上关系吗?!

  “但是秦大爹却不愿意让五更跟着自己学唢呐,一个劲的说,孩子,不是不教你,而是……你一旦进了我这一行,就再难回头,我怕害了你这一生啊。”

  “但五更完全不理解秦大爹的说法,学会了这门手艺傍身,可不仅仅是得了一技之长,还有十里八乡人人敬重,凡有事必邀约,邀约便为座上宾。怎么会害了我一生?有吃的,有喝的,还能赚钱,如何就不好了……”

  “但秦大爹始终不教,一直到他年纪大了,渐渐吹不动唢呐了,五更还是没有一技之长,一而再再而三的求他,说,您老年纪这般的大了,再过些时日只怕就真的吹不动唢呐了,而我还是什么都不会,等你老一走,我就只能做乞丐了,难道你还不肯教我么?看着我他日冻饿而死吗?不止是五更,还有几位村里的老者也都来劝说。”

  “秦大爹叹口气,言说道,既如此,我便教你。但有一节须得言明,以后你可莫要恨我,那五更满脸欢颜,连连应承。”

  “于是秦大爹开始教五更学唢呐,五更于唢呐一道倒也有几分天赋,更兼许多时日都跟在秦大爹身边,耳薰目染,根基自得,很快就上了手,吹的韵调无一有差,但就是没有那种悲戚苍凉的感觉味道,于是秦大爹每次出去送葬,都带着他,让他亲身体会这送葬唢呐中的苍凉悲戚。”

  “秦大爹说,吹送葬唢呐,绝不能吹出一点点的喜庆味道。丧事就要有丧事的格调韵律;你吹不出来味道,哪怕你学会了如何吹奏,也不会人请你的。”

  “五更牢牢记住秦大爹的话,全心全意的跟着秦大爹学习吹唢呐,几年之后,大家都说,五更的唢呐,吹得越来越像秦大爹了,大家都争着请他。那年秦大爹过世,五更更是吹了一整夜的唢呐,从那以后,凡是出殡,大家都请五更送行,五更就在这种氛围中,吹唢呐,越吹越是荒凉,越吹越是心境凄凉,越吹越是心情悲惨……最终,五更一直到老,也没有找媳妇,更加没有子孙。”

  “到他老了老了,终于恍然明白秦大爹当初所说会害了他一生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出殡送葬,就是悲伤,就是离别,绝望,悲凉,悲惨,而吹唢呐的,必须要有雷同的心境才能吹得出这种感觉,才能真正契合这家人的心情……唯有有此造诣,才会时常有人请。但长时间维持这样的心境,这样的心情,哪里还能找得到老婆照顾得了孩子,当真是连那个心思都不会再有……整天只会感觉人生无味,唯有悲凉满心……”

  “所以五更临死之前,将相伴一生的唢呐埋进了地底,在他的晚年虽然也有好多年轻人都要拜师学艺,应承为其养老送终,但是他终此一生,却没有收半个徒弟。”

  “再之后,曾经听过秦大爹五更送葬唢呐的村里老人都说……自从秦大爹和五更死了,村里死了人都没有死了人的感觉了。”

  董齐天用一中苍凉的口气说完,道:“现在你明白了嘛?史无尘的剑,走入了寒凉。”

  云扬轻轻的吐出一口气,道:“我明白了。万法归源,万变不离其宗,修行剑道,跟那唢呐之道,去到极处竟是同样的道理,不将全副身心投入进去,就难以学得会,学得好;更不会大成;但一旦全身心的投入进去,收不住自己,能进不能出,便可能整个人被自己的修行知道所操控困囚,从而迷失了自己,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董齐天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万法归源,源头如一。”

  “也就是说,史无尘现在已经走上了痴迷于剑,为剑操控的歧路,现在的他,不是他在操控剑,而是剑在反制他,是这个意思吗?”

  云扬道。

  董齐天悠悠的叹口气,道:“不错,史无尘现在就处于……舍剑之外,别无他物的上层剑境之中。整个人世间的所有一切,他都已不放在心上,甚至连他自己本身,都不例外。唯一幸运的大抵就只是他在这条路走的还不算太远,他心中还有情意,还有九尊府,尚有回头机会。”

  云扬转过头,再看仍自持续的战局,注目已经逐渐占据了压倒性上风的史无尘,默然不语。

  董齐天的话仍在继续:“若是有一天,他连这些都不顾,那可就真正彻底的人为剑役,一招心魔反噬,便是沉沦地狱,再无回头之路了。一旦寒凉彻心,便也再无回头。”

  “这绝非危言耸听,因为真到了那个时候,无论任何高人,任何强者,至多只能将之灭杀,却绝无可能再将他拉回来。因为那时候的他只是……另一个五更!”

  董齐天眼含深意的看着云扬。

  …………

  <这个小故事,是之前看过的,突然想了起来;然后想到了陆小凤的朋友西门吹雪,那位到后来与叶孤城决战之后绝情绝义的绝世剑客……

  咳,今天喝了一瓶啤酒。就一小瓶。>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