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初露锋芒

  及至云扬带着十九个弟子出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一地尸体。

  血腥味仍旧扑鼻。

  “太干净了吧!”云扬一阵瞠目结舌。

  这几个家伙,怎么能把活干得这么干净,这个样子让我用什么来教育弟子?

  分明连半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了啊!

  相比较于云扬的变颜变色,气急败坏,跟随在他身后的那十九个小正太小萝莉则是人人一脸的煞白惨淡,几乎无法直视面前的尸山血海。

  这些弟子的天赋绝佳,毅力韧性也有,但比较于史无尘等人的弟子却尤有一点短处,他们的年纪还要更小,若说史无尘等人的弟子是少年,他们须得用孩子来定位!

  “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不许闭上眼,就在这里,好好的看上一回,好好的感受一下,江湖的生死,红尘的真实。”

  云扬沉声道:“这里死者的实力,每一个都要比你们强得多,你们都给我好好的感受一下,然后回去每个人都必须要给我交一份感想出来。”

  十九个弟子们在参悟。

  而云扬自己,则在静静地观望。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空中有浓浓的因果之气,化作了一道道气流,涌入了自己的身体,进入了神识空间。

  绿绿舒枝展叶,将这股子因果之气,巨细无遗的尽数吸收,吸收得不亦乐乎,欢欣鼓舞。

  “二百一十八人产生的因果之气,比之天玄大陆死上三千人三万人还要更多,不愧是高阶修者的全灭……”云扬感受着这一切,心中若有所悟。

  “与我自己杀人产生的因果之气,近乎一样,无甚分别。”

  “也是不是说,我成立了九尊府,然后被九尊府所属之人斩杀,因而滋生出现的因果之气可以全数反馈算在的我身上。”

  多了这个发现,让云扬精神不禁一振。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就是……史无尘等人将人吓住了,再没有后续的挑战的门派了。

  让云扬早已制定好的历练弟子打算,直接无法施行了。

  但云扬的失望只维持一夜,就消失了。

  因为新的挑战门派,又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玄黄界派门的实力,也有三六九等之别,有无天运旗坐镇的派门固然相差天壤,那些没有天运旗坐镇的派门之间,同样有极大的实力差距,只不过许多派门自视过高,自以为自己很行,实则真实实力不过尔尔,诸如黑虎门,飞刀门都是如此!

  而刚刚成立的九尊府,对于有意争竞天运旗的派门而言,直接就是一块肥肉,自然吸引着许多帮派门派的目光,聚集而来。

  别的门派都是历史悠久,最不济也有三五年的发展历史,唯有九尊府,今年刚成立,能有什么本事实力,正好拿来给我凑资格。

  争竞天运旗所需的人头数资历非小,自然以自身损失越少更佳,针对对象亦以成立年头较短,实力看起来不怎么样的派门为宜!

  大家都抱着这种心思前来,只可惜结果却是他们自我送菜;才不过两天的功夫,败在九尊府手下而惨被屠戮的门派,已经超过了十个。

  这期间大抵是九尊各自现身一把,平小意与郭暖阳联袂出手一次;恩,所谓的平小意郭暖阳联手,其实只有平小意出手一下而已,一毒数十里,三四个门派被这场毒杀无差别攻击,尽数倒在了九尊府的山门之外。

  九尊府始终屹立不摇。

  本来这并非阻止来袭门派的攻击意愿,只是再来九尊府挑衅的门派,尽皆发现九尊府的天运旗虚影之上已然多了一个“运”字。

  那个字就是代表九尊府已经击败了十个门派,获得了天运旗之战的首轮资格,不再需要再凑人头数了。

  换言之,此刻的九尊府已经不用理会前来挑战的门派;即便某个门派硬找九尊府寻衅,甚至击败九尊府,仍旧无法获取资格。

  面对这个状况,无数人乘兴而来,怏怏而去。

  一个个都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这九尊府分明才刚刚成立,怎么就已经凑足了击败十个门派的名额?

  难道九尊府身后有大背景,大靠山,第一时间就针对许多派门下手,否则何能如此早的凑够人头数!??

  直到三天后,才有确切消息传出来。

  获得天运旗竞旗之战首轮资格的九尊府乃是先后击败黑虎门,飞刀门,五峰山、神风派……十个门派,并且还是以全歼对方的战绩晋级,一时间,九尊府的名字不胫而走地传扬了出去。

  威震圣心殿辖区。

  无数人都为之震惊……这,这九尊府也太威猛了些吧?

  明明就是一个刚刚成立的门派,怎地犀利如斯……

  也有不少门派嗤之以鼻:凑够资格是一回事,真实战力就不一定了,瞧瞧九尊府击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攒鸡毛凑掸子,就是一个幸运儿,首轮竞旗之战开启,马上就会被淘汰……

  但无论如何,震惊也好,不屑也罢,九尊府不能挑战已经成为事实,原本有意挑战的门派不约而同的开始重新去寻找目标;而九尊府在完成十胜之余,得到了一段难得的战前缓冲余地,董齐天静心炼丹,云扬也开始再一次的为门下弟子们洗精伐髓。

  九尊府再一次的实力晋升,就在眼前。

  而九十九位弟子的精神状态,都有巨大的改善。

  与前相比,截然不同。那种锐意杀气,都在隐隐成形。

  或者这么说:现在九尊府的弟子,或许修为实力比不上别的门派的同龄人,但是,在这种彪悍之气上,却已经凌驾其上。

  那是一种……锐利的锋芒。

  便在这个时候,天下商盟的人,以急不可待之势再次到来了。

  这一回浪翻天带了十几个人,宛如流星经天一般急疾而来。

  “云兄弟,半月之期可是到了。”

  浪翻天的态度很是着急,显而易见。

  而云扬则是一脸难色:“可我这边的东西还未凑齐,不能再缓缓么。”

  他的神色,全是不情愿。

  甚至有些无奈的无力。

  …………

  《这几天出去办了点事,咳,换季了,媳妇说没衣服了,于是陪着去了趟上海买几件衣服,没喝,真没喝。刚回到家。

  由于光棍节快到了,怕大家说我虐狗,于是我也就没说……

  俗话说得好,老公赚钱老婆花,这话一点不假。这次购物,家里资金一分也没动用。我这些年来每月几千块钱的工资攒下的私房被一扫而空。

  说起来郁闷,媳妇问我:这些年你每月攒个两三千,还都必须换成崭新的钞票,攒了不少了吧?我很得意的说:有五六万了,持家有道吧?本想迎接一顿夸奖,结果,直接被征用了。媳妇说用家里钱她心疼……这理由真强大……》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斗破苍穹天下第九三寸人间飞剑问道遮天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派系统极道天魔道君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