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一路血腥

  孙明秀惨然一笑,道:“弟子出身虽非名门大宗,往昔也算小有基业,可是家族被仇人袭击,旦夕之间,满门上下尽都被仇人杀得一干二净,这已是往事,多谈无益,但那一役于弟子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先父承受敌人围攻,落尽下风岌岌可危,但我却知道以他的修为,尚有突围逃身之力,却他始终都没有逃,一直拼死力战到底,临死之际兀自厉声大吼:男儿此生若不能守护家人,便是活着又有何趣味!”

  “这些年来,弟子耳边时常回响先父这句话;自觉能够守护自己的所有,便是弟子此生执念所依。”

  “九尊府便是弟子的家,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便是我的亲兄弟姐妹,弟子此生宏愿,便是永远在一起,平安快乐。但凡有人要破坏这一切,弟子必然死战维护,九死无悔。”

  他脸上露出笑容:“弟子的想法,大抵便是如此了,实在是没想到更长远的地方。”

  云扬和煦的微笑了一下,轻声道:“明秀,你不错。很好。”

  他深深的看了孙明秀一眼。

  这个弟子,资质或者比不上白夜行云秀心,但这心性,却是非常好。

  结束了与孙明秀的谈话,那边胡小凡也已经终结了战事,更将战利品全部归拢,嘻嘻笑着给云扬交了过来:“师尊,这个,幸不辱命,收获还是颇丰……嘿嘿嘿……”

  云扬脸色一沉:“你笑什么?”

  胡小凡顿时脸色煞白,站得笔直:“弟子不敢。”

  “将收获全都交给你史师叔!”

  云扬瞪了他一眼:“你下手时机还算凑合,但你所用的剑法路数又是个什么说法,尽是颠三倒四不成章法,若非你修为远胜对方,这会变成剑下之鬼的就是你小子了,你现在还好意思得意?N瑟的?你笑什么?美什么?难不成是在惦记那些个战利品,想分一杯羹不成?”

  胡小凡一头汗:“弟子万万不敢,绝无此意。”

  云扬重重的哼了一声。

  胡小凡老老实实的垂着手,一声也不敢吭了。

  云扬哼一声不再说话。

  云扬对于胡小凡这个弟子可谓是极为看好的,此子非但本性不坏,甚至可说是非常的纯良,然而其人生经历却又与其他弟子迥异。

  进入九尊府之前,以隐忍血腥铸就其生路,正因为于此,他个性中的杀性一面,堪称众弟子之冠,甚至即便是以经历偌久的成年人,也难得比拟。

  若非有九尊府的这番机缘,此子若是从其他路径入道,他年即便不是一个嗜血如狂的魔头,也难免会成为一个亦正亦邪只凭本心喜好行事的偏激之人!

  云扬正是明鉴此点,才每每出言苛责,刻意的打磨一二。

  然而此子的心性当真不俗,这边才刚焉头搭脑的回到弟子众去,旋即便在众师兄弟之中神气活现意气风发起来,好一通的眉飞色舞吹嘘,云扬对此也不禁好一阵的哭笑不得。

  这心性是真的不俗,可是师长才刚斥责了你一通好么,你好歹装一回样子不行么?!

  “继续前进!”

  胡小凡强势开杀,将幻剑门的这些弟子杀的一干二净;但缴获的其实并不很多;唯一一件比较有价值的也就不过是一枚空间戒指,其他碌碌,实在不入如云扬这等超级身家之人眼内。

  云扬基本就是扫过一眼,便即让史无尘全都收了起来,却仍不忘交代一声:“等回到门派,将这一回缴获的一成给胡小凡作为奖励。”

  胡小凡怪叫一声,翻了个跟头,其他的弟子们也都是满脸羡慕嫉妒,

  这番收获虽然不入云扬身家丰厚之人的眼中,但就九尊府弟子而言,仍是不菲之数,即便只得一成,就已经很不少。

  所有人都开始羡慕,胡小凡发了!

  同时埋怨自己:刚才我为啥不冲上去?

  前路重归通途,云扬一行人等又再急行上路。

  这一路走过,先后经过了四个门派的势力范畴,不知道该说是无独有偶,还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居然又有两个门派的人前来寻隙;然而其间过程比之前次还要痛快省事;众弟子无不奋勇争先,先是孙明秀解决一波,又有白夜行解决另一波,全都是干净麻利,分分钟解决战斗。

  作为大师姐的云秀心几次请战都没得到出手机会,不禁怏怏不乐,一直到一伙儿不长眼的山贼冲出来,“意外”来犯,大师姐不待分说,径自冲上去,一轮风卷残云摧枯拉朽也似的剿杀;总算是开了张。

  再之后,再之后好久也没能再开杀戒,直到距离天运旗竞旗之战目的地不远的某处,一伙足有二百人规模的强人大举来袭,狂妄叫嚣意欲掳掠染指门派内女弟子;云扬一挥手,十大弟子联袂出战,将对面那两百来人的强人团伙杀得片角不留,活口不存。

  这一路走来,史无尘感慨良多。

  “往昔行走江湖的时候,尽是从未如此的痛快过。”

  史无尘说出这句话,众人尽皆莞尔。

  史无尘此言语出无奈,却也是真相,众人之前行道江湖,无论走到哪里,当地的门派弟子只要得信就会找上来与自己战斗,美其名曰,切磋。

  对方有门派长辈在旁压阵,交战下来自然有惊无险,大可尽情施为,任意挥洒。

  可自己等人就不行了。

  一方面不能被杀,尽力周旋,另一方面却还要在尽力周旋之余,时刻保留,还不敢痛下杀手,一旦将人错手杀了,且不说在旁观视的那些师门长辈不会善罢甘休,就算一时得脱,全身而退,之后仍会遭受到该门派无穷无尽的追杀;最终自己或者不会死,但是自己的家人朋友却难免跟着自己倒霉。

  这种情况一朵,时间一长,情况又岂止是惨不堪言,直接就是不堪回首。

  再看现在这一次,之前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目无余子的门派弟子,在自己弟子的手下,一一惨死,血肉横飞。

  史无尘等人纵使没有亲自出手,却只有感觉到更高的快意尽兴!

  你们,也有今天!

  一路战斗之余,任轻狂淡淡笑道:“等咱们回去的时候……那些被屠戮的门派只怕是要来找咱们麻烦的。”

  “找麻烦?只要他们有胆子找咱们麻烦,咱们统统接着就是,之前光顾端着为人师者的范,不好意思跟众弟子争锋,现在手可是痒得很,”洛大江微微一笑,说不尽的自负潇洒。

  江落落忍不住看得眼睛直了,道:“大江,你这一笑,真有目空四海胸罗天下的男子气概!”

  众人哈哈大笑,满眼尽是暧昧的注目于某人。

  洛大江登时面红耳赤,伸手一指,道:“前面,便是五重山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