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继续横扫

  可是后续挑战者仍旧络绎不绝,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万一云扬史无尘乃是九尊府仅有的高手呢,万一他们现在其实都已经气空力尽,再不复刚才的勇悍了呢?

  然而随后的洛大江等人,也都是如法炮制,尽皆两三招之间,覆灭挑战派门。

  一时间,九尊府的连战连胜,一枝独秀,冠绝当场!

  云扬微合双目端坐在帐篷里一言不发,似是神游天外,物我两忘,实则却是再感受着因果之气不断地飞进来的特异氛围,心底更有许多思索。

  当前的因果之气累积,竟是空前的浓郁强烈。

  平常在外面的江湖人,数量就算很是可观,但充其量也就是得上天玄大陆的一百普通的恶人而已,但这地界,份量却明显要超出许多!

  “看来这帮家伙成立门派,没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玄黄天律仍有其限制,或者无数岁月以来,宗门中人早有办法应对规避……”

  云扬看着因果之气一团团的飞进来,绿绿在空间里不断地吸纳,欢喜的啊呀呀的叫个不停。

  今天这是咋地了……怎地会有这么丰厚的收获哇啊呀呀……

  ……

  事实证明云扬所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从天运旗之争开启伊始,夜幕犹自深沉,几乎就看不到什么;直到接连的战过十几个门派之后,天色才微微的开始亮起来。

  当然了,这也是云扬史无尘等人太过给力,没几下就解决了对手,耗时自然较短。

  然而这十几轮战罢,九尊府方面一人未损,每战皆是轻易解决对手,后来者对于这个状况可是再不敢抱着捡便宜的侥幸心理的,反而生出让别人先上,自己等等再说!

  毕竟陈列在九尊府驻地旁边那些已经堆积如山的尸体委实的触目惊心,怎不忌惮!

  事前虽然也有想过九尊府上下尽皆狂妄至此,想必有两把刷子,可又有谁能想到这九尊府竟然这么的猛!

  就在后来者二意丝丝,没有人胆敢直面叫阵的当口,九尊府方面出面应战的,换成了九尊府的小弟子,而且全是一些个小丫头小正太,一个个稚嫩的一掐一包水的样子,胆子不禁又大了起来。

  “上!杀光他们!断去九尊府的羽翼!”

  第一阵出面的,乃是云秀心与路长漫,十大弟子中的第一人与最末之人;两人自然是第一次直面这等以寡敌众的战斗,是故一开始都表现得十分谨慎,颇有保留,以策万全,但打着打着却发现……

  这什么门派的人,根本就是脆弱至极,收拾起来即便不是易如反掌,也是简单得很!

  对面门派的所谓长老掌门等高层……只怕比之山门内没出来的那几十个师弟师妹们都要差上一筹两筹,何足道哉。

  两人对视一眼,印证心中所想之瞬,顿时信心大增,随即便是再无保留,大开杀戒!

  掌门师尊说过,不留活口!

  两人这一战,前后不过历时半刻钟,对上的那个门派,已告清理完毕。

  甚至这还是两人在对战之处,未敢放尽,这才令战况有所拖延。

  但两个小家伙在战事完结之后的表现有所偏颇,竟是顾不上去清理战场,直接开始狂吐:两人终究年岁尚稚,刚才专心战事还好,这会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制造出来的尸山血海,不免揪心,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人……

  这种视觉和心理冲击,可是非常严重,令到两个小家伙吐得天昏地暗。

  一直到第二阵终结,白夜行与端木枫打完了回来,两人还在吐。

  白夜行与端木枫的反应比云秀心两人要好得多,就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再无其他。

  第三阵,胡小凡和梦千山两人打完回来,梦千山亦是脸色苍白,胡小凡则是一派的若无其事。倒像是干了一件很平常的事儿,无足轻重……

  一轮又一轮的战事了结,及至清晨,大抵平日吃早饭的时间,九尊府已经击溃覆灭了二十三波前来挑战的门派,而且还是己方并无任何一人负伤有损。

  这份战绩还在其次,关键是歼敌的效率实在是太惊人,触目惊人,惊人动魄。

  嗯,其实说九尊府并无任何一人有损略有言过其实,因为十大弟子战过之后:云秀心,路长漫,林小柔,程佳佳等四个人挤在一起狂吐,吐得手足酸软,战力不复万全,这该算是略有稍损才是真实。

  云扬对此皱皱眉之余,更做出了一个看来有点不近人情的安排。

  看看又来一个门派挑战,云扬直接下令命云秀心和路长漫两人再度上阵;并明言,此战打完没有休息,等下再来一波还是你们俩顶上。

  什么时候不吐了,什么时候回来休息。

  当然了,如果你们被敌人杀了,自然也可以永远的休息下去了。

  这个以毒攻毒的方法,结果端的有效,效果立竿见影,成效显著。

  三轮战罢之后,云秀心和路长漫虽然脸色煞白,冷汗满头,肚子里更是难受,却已经渐渐的克服了这种负面感觉,真正的不吐了!

  云扬眼见两人状态好转,便又换上程佳佳与林小柔两人上阵。

  程佳佳林小柔两女的心理质素较之云秀心与路长漫又要再逊一筹,接连四轮战罢,她们仍旧不免恶心呕吐,勉力再战第五轮的时候,虽然获胜,却已经显出手忙脚乱之态,可是云扬仍旧强令其继续鏖战,再之后两轮,众人几番看到两个女弟子险象环生,甚至受了轻伤,云扬仍旧无动于衷,坚持初衷,甚至连孔落月的出手救援,也被云扬直接拦截了。

  “谁也不许插手!”

  “当我之前的话只是说说么?”

  “要么就是杀尽敌人,凯旋归来,不许再呕再吐。要么就是被人杀死,永久长眠,我们为其收尸!”

  “只有这两条路。”

  “若是因为心软而出现失误被人杀了,那也是她们命该如此,与人何尤!”

  所幸,程佳佳与林小柔两人虽然险象环生,但仍是一次又一次的战胜了敌人,浑身血污的重新站立九尊府阵营里,脸色也从惨白转化作了清冷。

  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两女迅速的完成了蜕变,虽非冷血,却已冷心!

  日上三竿。

  云扬与史无尘等人在帐篷里坐着喝茶,意态悠闲。

  只因为外面,已经变成了只得十个弟子在外镇守之格,由云秀心来排兵布阵,迎击前来挑战的门派,绰绰有余。

  “你是大师姐,这就是你的责任。”

  “你来指挥,你来排兵布阵。”

  “不会?没关系。你指挥错了,他们死了就是你的责任,是你的无能害死了他们!”

  这会的云秀心心下紧张至极,时刻都紧紧悬着,一张小脸亦是绷得紧紧的,认真谨慎到了几近病态的地步。小心的观视着来犯的每一个敌人,盘算着每一个门派每一个人的实力,然后与自己的师弟师妹作比较,然后做出最精微最细致安排布置……

  “老大,你这逼得太紧了吧。”

  史无尘有些怜惜。

  “江湖岁月最是无情,想要尽快成长,唯有最极端的压迫磨砺!”

  “这个时候逼一下,就算是有所失误,但这些门派的人实力明显弱于云秀心等人,纵使濒危,,仍有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的余。但若是不趁现在这个氛围练出来点什么,以后面对高手门派……那才是真正的损失,那时候,可就不是我们所能左右得了的了!”

  云扬的目光满是笃定,他确信自己的办法是正确的。

  或许对于云秀心来说,这个过程过于残酷,却是必须要经历的!

  江湖本就是残酷的所在,哪里还能容你好像温室里培育天材地宝一般的去小心呵护。

  练得出来,就练得出来,练不出来,被只能被后进者取而代之,终归是己身能力不及,与人无尤!

  ……

  云扬的判断显然是万二分精确,没有半点错误的。

  与九尊府同一场竞逐的一干门派,实力能够比得上九尊府的,真的是一个也没有!

  须知此境之中,无论九尊府之前的做派如何的天怒人怨,义愤填膺,群起汹涌,仍旧非止是九尊府一派一门决战其他所有派门而是此境中每一个方向,许多个门派都在拼命地互相伤害,打生打死。

  这就是天运旗之争的最真实写照,否则不过三天时间,超过五百家派门群起争斗,时间如何够用!

  天运旗!

  象征着天运旗资格的实物,此际正悬在此境上空,亦是因为此物之存在,令到在场所有派门,所有人尽皆为之前仆后继,披肝沥胆。

  不过短短的一个早晨,大广场上已经遍布鲜血横流,喊杀声震天,超过五十家门派永远地消失在这地界!

  “这么多人就只是为了一个资格而葬身此境,真的值得么。而且,就算是拿到了这个资格,也未必能够击败那些真正拥有天运的人啊……”

  兰若君感叹连连,尽是唏嘘。

  “这就是天运!”

  云扬目光深沉,道:“天运,本来是任何人也都拥有,却又非是任何人真正坐拥在手的;面对这种情况,最明智的选择,莫过于明哲保身,回家娶老婆过日子终生不行走江湖,只要不妄想天运在身,仅求安度余生,自然可以过得很平静很自在。”

  “然而但凡有一点点的贪念,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只能从一路尸山血海之中杀过去,杀上去!”

  “其实不论哪一行,武道之外的所有门类莫不如是,全都是这个样子,这亦是大道三千,殊途同归的另一种诠释。”

  “现在争夺的,就是最终的天运谁属,而唯有夺到了天运,才会更加明白,天运与天运,其实还是不一样的!想要获得更强的天运,就只能再去争,再去夺,再去抢,再去占有!”

  “这一条路,永远都没有尽头,或者比茫茫武道还要更加深远,才是真正的不见尽头!”

  听罢云扬的这一席话,史无尘等人默默点头。

  孔落月微笑道:“老大的话固然有理,但是太长远了,至少就现在而言,我们九尊府的实力,毫无疑问的一骑绝尘,无可争锋。这些门派与我们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云扬眼帘半阖,淡淡道:“我们这一次来的目的,从来都不仅止于夺取资格,而是想要直接夺取天运,甚至我们现在的实力,大有把握胜过那些个拥有下品天运旗的门派了……若是在这资格战之中就遭遇到了劲敌……那才是不正常!”

  “这个第一层资格战,我们本来……就应该横扫,现在这般,已经是效率太低!”

  是的,九尊府的实力当真是远超济辈,否则以林小柔,程佳佳两女的战力何能连战五轮,尤能取胜,若是云扬等人分头出击,四面开花,九尊府现在灭杀百个派门,也非是难事!

  这就是现实,最真实,最残酷的现实!

  ……

  及至中午时分,九尊府又再经过了二十五场挑战,在抬头看去,已经是红日当头,正午时分。

  而这会的整个广场,不论俨如涓涓细流的蜿蜒血河,观视那浓郁的血腥气味浓郁就已经让人呼吸不畅,满口满鼻尽是铁锈味。

  但就在太阳刚刚挪到正头顶的一刻,随着呼的一声异响,白雾涌动之瞬,在场的所有尸体遗骸,所有的鲜血,所有的战斗痕迹,竟都瞬时消失不见了。

  似乎那些人,那些个尸体遗骸,遍地的血流,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五重山,果然神异!”云扬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或许在别人眼中,这些人可能是复生了,被送出去了。

  然而云扬却生明悟,那些人的的确确真真正正的已经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自己获得的因果之气可是骗不了人的,非真实的亡者难以滋生。

  那缴获的许多兵器,资源,乃至空间戒指也真实不虚,绝非虚妄。

  这些,都已经实实在在的存在,掌在赢家手中。

  下午一直到天黑的时候,产生的尸体残肢鲜血人头又再度诡异的消失不见。

  这一天鏖战下来,现在还保存下来的门派,就只得不到一百家了!

  …………

  amp;lt;今天更新晚了,在横店呢。amp;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