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们要报复!

  这句话说到这里,史无尘等人都在脸上显出一股莫名惊喜。

  朴德双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是明显,我们若是没达到标准,他根本就不会说这个。你既然说了,那就证明我们达到了。

  云扬脸上波澜不惊,异常平静:“还请执事大人明言。”

  朴德双赞赏的看了看云扬,道:“天运旗竟旗之战,若是有人能够一口气打通一整个天运旗,直接晋级……便会获得,进入妖灵界一个月时间的奖励!”

  云扬皱皱眉头,道:“妖灵界?”

  这个词,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朴德双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令牌正在发亮,上面不断冒出来层出不穷的文字。

  这是开启五重天的令牌。

  “妖灵界,乃是前辈不知道多少年前,特意的设置出来的修炼之所。”朴德双道:“当年那位前辈算出人界未来与妖族定有一战;所以特意留下一处洞天福地,辅助后进修炼精进。”

  “然而想要进入此境,天运旗九阶合一乃是不可或缺的首要条件,唯有达到这个条件,才拥有进入资格。”

  “所以那里面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连我等圣心殿众人,也是从所未见的。”

  朴德双的声音隐隐流露出遗憾意味。

  我也想见识见识……只可惜不成,没有这样机缘。

  唯有现在云扬的天运旗,才有这样的资格,才能进入;还有就是,同时参与九尊府天运竟旗之战的人;身上也有天运旗的虚影,也可以进入。

  其他人……包括江落落在内都不可能一并进去,遑论他人?!

  朴德双很是羡慕的说道:“云掌门,现在,只要你用你的天运旗连接我手中的这个令牌,你们就可以进入那处秘境了。”

  云扬并没有立即拿出天运旗,而是谨慎地问道:“朴执事,敢问关于此境可还有其他的说明么?”

  朴德双摇摇头,道:“特别的说明没有。关于此境唯一的相关线索就只有一项,就是众人进入之后,每个人都会与其他人分开。换言之,此境之中每个人的历练,都是不一样的。”

  “那是不是说,我们二十个人进去,相互之间见不到,更加不存在任何交集!?”

  “是的。在此境之中,每个人都有属于每一个人机缘,不能通过互相协作更进一步。”

  “明白了。我再多嘴问一句,敢问朴执事,这里面,可有危险么?”云扬问道。

  朴德双有些惊异的看了云扬一眼,这一刻,他真的生出了一种与云扬结交的念头。

  这家伙的头脑,简直是太清醒了!

  换做任何人,知道自己获得了这一项福利之后,无不是欣喜若狂,纵然再是老成持重,面对莫大机缘在前,至少脸上该当多少有些激动的红晕吧?

  看与他在一起的史无尘等人,一个个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但这家伙全然的与众不同,自始至终,没有半点异常举动,冷静如恒,全程都是在详细追问有关秘境的消息,现在又问到危险。

  很显然,这家伙的理智当真到了相当地步的。

  “危险与否,我也不清楚,不敢妄下定语。”朴德双含糊的道:“但是,既然是试炼之地,纵然有危险,也不会很过分,毕竟设立此处秘境的那位前辈初衷是希望后进者得此机缘,可以更进一步,他朝卫护玄黄,对抗妖界。”

  云扬沉吟了一下,道:“我能看看这令牌上现在正在浮现的文字么?”

  朴德双更无语了。

  “这没问题,这令牌本该是直接给你的,只不过因为你们所有人都会进入秘境,所以吾才暂时掌管,也算是多一份保障。你可以拿去观视,看多久都没问题;唯一要提醒你的就只有一点,局势你只得逗留秘境一个月的时间;从刚才开始,已经开始倒计时。你在外界多耽搁一刻钟,就会相对损失在里面的一刻钟时间,而他秘境的一刻钟,却是修炼的黄金时间。个中轻重,你自行权衡考量吧!”

  云扬淡淡的点头:“多谢朴执事提醒。”

  还是将令牌拿过去仔细把玩查看起来。

  朴德双翻了个白眼。

  看吧看吧,有本事你就直接看上一个月!

  云扬抓着令牌,仔细观视那上面直到现在,还在不断的冒出文字。

  他从头开始,一字一字仔细地看下去,认真研读。

  文字内容前面的部分,与朴德双说的一般无二,而后面所冒出来的内容,基本是前面的说明。但就是这点说明,却让云扬眼睛亮了一下;他一边看,一边淡淡道:“进去之后,各自分散,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机缘前路,照顾好自己,努力前行不辍就好。”

  “此境乃是生死试炼。众人面对的每一关,都是以每个人的当前极限而设……每打破一关,便是一份精进。所以进入后,万事莫慌。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牢记,这状况乃是你自己能够应付了的,只要不放弃,竭尽最大心力却应付,总能过关。”

  “纵然遭遇十死无生的困境,也需努力回忆师尊们的教导,尝试用不同的方法,活路尽在死境之内。明白了么?”

  “进入之后,若是在里面受了伤,切记不可慌张,你接下来要做的只是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隐匿,只需要过三个时辰,再重的伤势也能转危为安。但仍须切记不能暴露在里面的妖兽眼中……”

  “进入之后……”

  云扬前前后后足足找出来了十二条要点;一一不厌其烦的对众弟子交代。

  包括史无尘洛大江在内,都是一脸肃然,认真记忆,不曾有半点懈怠。

  因为云扬所言每一句都是金玉良言,全都是保命的手段。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重要至极,疏漏不得!

  这番交代足足说了一刻钟的瞬间,云扬才终于抬起头来:“所有人做好准备,我们要进去了。”

  一边,朴德双翻了个白眼。

  真是个事儿妈!

  至于交代得这么详尽么?

  你说的那些绝大多数都是江湖常识好么?!

  但腹诽归腹诽,朴德双的心底,却隐隐对九尊府的弟子们有些羡慕的感觉。若是我当年学艺,也有一位这样的师长谆谆教诲……我的成就,或者不止于当前这般吧?

  虽然不耐烦,但是朴德双也明白:就是这个时候的临阵磨枪,显然更加适合这些初出茅庐的少年弟子!

  在这一刻钟之中囫囵吞枣记下来的东西,显然是很有用的。一旦进去之后,遭遇到云扬所说的内容中的一项或者几项,又或者是在自己感到无能为力,想要放弃的时候却想起这番话,并根据这番话指导平安度过难关的话……

  那么今天的这些注意事项,将会成为这些弟子终生都不可磨灭的心底烙印!

  而这种心底烙印,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终生受益!

  云扬总是能够利用一切的事情,来让门人弟子取得进步,或者心生感悟。尤其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每一次这样做,总会让自己的门人弟子受益良多,终生不忘。

  这样有心的师长……无论是哪一个世界,都太少太少了。

  朴德双犹在满心感慨,却惊见面前乍然一亮。

  一道七彩的门户,无中生有的出现面前。

  门户之中蓦然涌现出一团青蒙蒙的神光,霎时间便即裹住了九尊府一众二十个人!

  下一刻,门户又自陡然消失不见,住世不过数息时间,

  原本置身在九尊府弟子人群之中的江落落,被精准的撇下了,就只来得及说一句话:“大江,小心!”

  就已经看不到人了。

  江落落孑然一身站在外面,崛起了小嘴。

  我明明也是九尊府的一份子,为什么落下我!我还是他们领导的老婆呢!

  就因为我没有在天运旗竞旗之战中出手么?

  不是我不想出手的好不好,我真的真的很想出手的好不好!

  气死我了!

  转身径自向着凤鸣门那边走了过去。

  甘天颜看着弟子走过来,满脸都笑开了花。

  这丫头……哼哼,还以为自己能跟着混进去!?

  机缘之事,岂是强求可以得来的!

  “别噘着嘴了。咱们马上就要开始挑战了……只怕还要你上场出手呢。”甘天颜笑了笑:“这一战之后,我就和你立即启程去九尊府,九尊府山门那边也是重中之重,马虎不得。”

  “是,师父。”江落落点头称是

  ……

  凤鸣门又再等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看到上面的浓雾乍然分开。一队人满脸怒色,愤慨至极的走了下来……

  “天下商盟挑战上品天运旗成功!”

  带队下来的乃是另一位执事:“朴兄,这里还是你来主持。这是这一次降到中品的玉鼎派。”

  闻得此言,玉鼎派上下人等尽皆面目无光,意态萧然。

  便在此刻,萍踪月踏前一步,沉声道:“吾中品天运旗次席凤鸣门,依例挑战玉鼎派;一争中品首席尊位!还请朴执事主持!”

  这句话甫一出来,便像是一道惊雷,响彻在玉鼎派全员的头上!

  特么的,我们才被打落下来了,居然还有人不放过?想要痛打落水狗?!

  好,就拿你们出出气吧!

  让你们知道原本的上品天运旗派门,真实实力如何?!

  玉鼎派掌门一脸扭曲的皮笑肉不笑,咬着牙说道:“天运旗条例如此,我们玉鼎派接受挑战就是!”

  “有请两位掌门登台。”朴德双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身边空空如也的地方;心中还在考虑,九尊府这帮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那秘境内中,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要不要在这里等他们出来呢?

  ……

  第二层,下品天运旗战斗之处。

  金鼎门魏涛骂骂咧咧的率人走了。金鼎门挑战七星门,两胜两负一平,最终战果正好平手,不胜不败,然而这不胜不败,就意味着金鼎门不能晋级。

  而侥幸保住下品首席位置的七星门众人却自出了一身大汗。

  好险!

  当真是好险啊!

  万万没想到才被人从中品打下来,这边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强力门派等着竞争下品首席之位,竟然差点将我们打成第二!

  如果不是七星聚阵法在第五战阵战上搬回一城,将总比数拉回平局,我们七星门就真的栽了!

  端的是冷汗涔涔,犹有余怖萦心。

  ……

  随着七星门金鼎门的竞首之战告一段落,下品天运旗派门之间的战斗,算是彻底告一段落。所有门派,陆续走出五重山,各回各家,自有前路。

  只是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复杂与回味,个中酸楚各自明心。

  想起那恍如流星一般横空出世,横扫了整个下品天运旗门派的九尊府,一个个都是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但七星门却没有直接回去。

  “之前输给九尊府的战斗,输得实在太冤枉了!”吴豫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不错,我们的真实实力分明就在九尊府之上。”

  “这口气,我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掌门,我们去九尊府,定要灭掉这个一朝得志语便即无伦次的山门。”吴豫黑着脸:“这口气不出,老夫今生无脸见人!”

  段天冲一咬牙,道:“本掌门也有此意,九尊府用卑鄙手段胜了我们;非是有真才实学。我们且去九尊府山门,灭绝了九尊府道统,然后在那里等候云扬这些人回来,我们直接截杀之。只要将九尊府杀的干干净净,三年后,我们便能重归中品。”

  七星门中人绝大多数都是一脸的跃跃欲试,也有数人面现疑窦之色。

  段天冲咬咬牙,又再解释道:“诸位,这也许是我们唯一一次可以重归中品的机会了,若是让这些人在中品再修炼三年……恐怕我们就真的夺不回来了。”

  众人重重点头,再无人有任何异议。

  这是事实。

  九尊府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实力,若是有中品天运旗相助的话,这三年,自己等人却是下品,差了两倍灵气啊。

  “我们这一次的动作虽然是有违江湖道义……但为了宗门,为了自身,却也顾不得许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修途之上,阻我前路者,杀无赦!”

  “掌门人说的有道理,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七星门门派的千秋基业!”

  “走!”

  “事不宜迟,走!”

  七星门的人飞身而去,浩浩荡荡飞速而去……

  …………

  lt;今天元旦,我过得并不快乐。一直发烧不难受;就是吞咽的时候感觉不适,今天去检查了一下,上呼吸道感染;而我一直是按照感冒来治的……

  重新拿了一大堆药,然后输了两瓶;明后天还要去。

  今天二合一这章。晚了,抱歉啦。g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