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卷天?辏?呱?伲?/span>

  云秀心这小丫头经过数场战斗之余,原本的青涩稚嫩早已荡然;现在一手拿着剑,一手时刻凝劲提防,小心翼翼的一路前行,却始终不忘四处打量一下,周遭还有没有被自己漏下的天材地宝?

  几个女弟子在里面的境遇大同小异,都是初初被追得鸡飞狗跳,一番波折之后稳住阵脚,进而慢慢发现不同寻常,也就是发现过程有快有慢,效率略有差异。

  可是那几个男弟子的遭遇可就完全不同了——

  白夜行与孙明秀等比较老成的,基本都是在第二场战斗的时候,就发觉了此境的微妙之处,心有所悟;但这两人却想当然的认为此境为试炼所设,妖兽修为的水准又尽皆保持跟自己差不多的层次,肯定非属真实,何来战后收获云云,

  白夜行还好,他在杀到第五头妖兽,意外接触到一颗妖丹,了然真相一瞬,悔不当初!

  而孙明秀则是一路杀下去,自始至终,都没有收取一颗妖丹。连遭遇的许多天材地宝都是一件未取,端的入宝山空手而回!

  有时候,太稳重太理性,未必不会失去很多,孙明秀的遭遇大抵就是如此!

  相比较前面这两位,胡小凡仍旧秉持了一贯的好运气,一路大发利市,打从明白开始,一路收割尽净,寸草不生,竟比云扬所为还要彻底一分半分的。

  这小子身上揣了三个空间装备,居然塞得满满当当的。

  但不管遭遇如何,九尊府弟子们的修为也都在疾速飞涨,有几个小丫头一门心思提防妖兽来袭,全程浑浑噩噩,一直到某个时间点,轰的一声体内壁垒消除,直接突破进入了更高层次的那会,才突然间惊醒过来:“咦,我怎么稀里糊涂的就突破了……”

  这样一路突破,一路战斗,时间飞速逝去……

  这整整一个月时间下来,大抵也就只有最开始的几天或者是有些痛苦有些惊惧;毕竟妖兽的庞大体型与凶恶面相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遇到的妖兽越来越是凶恶,越来越显强大,但最初的那种害怕恐惧的心理,却反而没有了,荡然无存了。

  现在每个人都在想一件事:今天我会遭遇什么样的妖兽,修为又能有多少尽展?

  击杀妖兽虽然是个体力活,每战之后都会累得半死,但每次得胜都能得到许多灵材还有妖丹;运气好的话,还能得到别的一些什么东西。

  这秘境之中,不但有妖兽灵植,还有不少外界很难见到的矿藏……

  进入秘境之后,每过一天,所有弟子都会感觉到: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又过去一天了?!

  天象一黑一白,就是一天过去了,又是一黑一白……又是一天过去了。

  转眼间已经是第二十天。

  现在云扬的修为,已经稳步提升到了圣王三品巅峰,只待临门一脚便能再进一步,晋升圣王四品;却在这里遇到了莫名瓶颈。

  事实上,云扬在三天前就臻至此境,可是一连三天下来,无论是如何的战斗,如何消耗,如何的筋疲力尽,对于当前瓶颈全然的无济于事。自身修为竟是再也没有半点提高增长。

  云扬知道这一次修炼提升恐怕是去到尽头了,在勉力修持之下,不过徒劳,当机立断,转为开始锻炼自我控制力量。

  在每一个意外发生的时候,及时发现并且以最巧妙,最省力的方式,来解决当前意外变故。

  慢慢的,云扬将这种感悟,一点点融入天意刀法之中……

  一直到有一次,一头黑金虎突然冒出来的时候,云扬顺手一刀,原意不过阻敌锋芒,令自己有转圜余地,不意那庞大的黑金虎伸爪子接触天意之刃瞬间,竟然嗷呜一声,壮硕的身体陡然滑向了一边,甚至落地后还要类似控制不住的前冲了一下。

  云扬目光一亮:“这是……借力打力?”

  借力打力,可谓是出现在许多招法技艺中的一项技巧,不过随处可见也差不多,但其中精妙法门,却又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的,至少没有相当经历,相当实战是不可能掌握的。

  这需要对力量妙到毫巅的控制,更需要在生死之间无数次的游离徘徊,才能将来袭力道,偏离挪移,甚至将之彻底倒反,反向攻击来袭敌人!

  这个中关窍,若非无数次探索实践,绝难有成。

  而云扬这段时间的经历,却正给了他探索实践这种可能的机会。

  云扬心念电转之余,刻意地放空了心思,手中刀左一刀,右一刀接连挥出……到后来,每一刀挥出的轨迹,尽呈圆弧之相……

  又是当的一声轻响,黑金虎满眼恐惧的看着自己的落足之地,那位置已经偏离了自己的既定攻击目标足足三丈了……而且,我的尾巴……怎么就被切掉了一截!

  嗷呜一声,黑金虎夹住尾巴逃跑了。

  太吓妖了!

  一股黑风鼓动,黑金虎瞬间便跑得无影无踪。

  云扬并没有追,他这会真的没有心情关注那黑金虎如何,而是转为潜心思索,自己刚才灵机一动,一刀借力,非但令到黑金虎势大力沉的一扑彻底偏移了既定方向,更顺势刀锋一划,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一刀,将黑金虎尾巴全无任何阻碍的切了下来。

  嗯,刚才那一下信手行刀,路数是天意刀法刀不容情的斜劈变奏,但之前,自己分明也曾多次砍中黑金虎的尾巴,貌似就只是砍出一些鲜血而已,怎地近乎无意而为的信手一刀,却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一刀……手感很流畅,很舒服吗?

  云扬皱紧了眉头,仔细回忆刚刚劈出去的这一刀,瞬间般在他的心头回放了不下三五十次;从卸力,然后承力,然后借力,然后,身子随意半转,信手一挥……

  “天意之刀……”

  “天意从来高难问……天意,也从来都是渺难寻啊……”

  云扬眼睛越来越亮。

  一点明悟的亮光,在他的心头悄然升起。

  接下来的六天,云扬每天都要以这种方式战斗四场以上,凭借密集至极的战斗,令他不断的感悟着刚刚领悟出来的技巧。

  如此周而复始,云扬渐渐发现自己的天意刀法,在向着另一个方向衍变,推演。

  刀法走势越来越显轻灵的同时,还有越来越凌厉。

  “天地之间,自有规则,自有轨迹,一旦刀势符合天道运转之势,便是无坚不摧,无牢不破!”

  “所谓大道至简至易,我原本的刀路,宛如用刀砍布料,纵然刀锋如何犀利,仍旧得用上很大的力道才能够将布料剁烂剁毁,却未必能齐整的切割分离,但只要找对方向,有的放矢,却能够以很轻巧的力道将之轻易割裂。”

  “更进一步,如果让刀利用布料的柔韧之力顺势去切割,切割分离布料只会更加容易。”

  通过不断的实战磨砺,云扬一点一滴的增添感悟,一点点地改良完善刀法;最初两天的刀法尽是生涩呆滞,还会有妖兽从其手下逃走;但是到后来,刀势渐趋大成,再不会有失误出现。

  一头头妖兽冲上来,云扬凭着全新的天意刀法,游刃有余的予以应对,从应付艰难到随意几刀斩死,全过程前后不过两天而已。

  及至全新的天意刀法有成之后,云扬一天下来足足斩杀了六头妖兽,而这些妖兽,每一头都是圣王四品巅峰级别的妖兽!

  而云扬仍旧只得圣王三品巅峰水准,换言之,云扬足足超越了一级,斩杀了同级战斗与人类相比近乎无敌的妖兽!

  依照玄黄界的惯例认知,现在的云扬对上普通圣尊一品强者,基本没有什么难度了!

  而此时,距离试炼完结的出关之日,还有四天时间!

  而云扬接下来的对手,赫然是一头足足有圣尊一品修为的妖兽,卷天?辍?br />
  这一次的战斗下来,彼此状况尽皆惨烈到了极点;云扬虽然有新晋修成的技巧加成,可是在位阶的绝对压制以及卷天?昵亢崃α空攵灾?拢??苤毕呦陆担?弈芸说兄剖ぃ?br />
  “技巧,即便是这种最纯然的技巧,仍旧只适用于……高于我一品或者二品的敌人,那么面对人类的话,高我三品的敌人大概也可以应付。但是面对妖兽,高我两品,就超出我的应付极限了……”

  “此境于此安排这样的妖兽出场,是在提醒我自己的定位么?又或者是……让我有自知之明?”

  “不过这种认知,大抵也就对我有道理而已。依照玄黄界修者的惯例认知,面对弱势的敌人,自然而然的一路碾压过去,根本就没有使用技巧的必要!”

  “反过来说,面对强敌……自己运用技巧应付局面,单就本质而言,亦与示弱无异。所谓技巧,不过是败中求胜的一种手段罢了……”

  “这是经验,必须要牢牢记住。不能将这种认知灌输给所有弟子,单纯按照我的标准照搬,未免不负责任,很有害人性命之嫌……”

  云扬心中思量总结再三,给自己当前的综合实力做出了一个明确的定位。

  然而面对卷天?甑恼蕉罚?乖诩绦??蒲镒菔姑髦?に忝烀#?词贾沾永疵煌怂豕?敕郑?恳淮危?际且宰畋ヂ??罡甙旱恼揭獬迳先ィ??先ァ?br />
  一次又一次切身感受着对方的强大力量,一次次碰撞……

  云扬自然不是盲目冲击,他是在以这种方式,寻找面对超越自己当前极限强者时战斗的技巧。

  及至去到倒数第二天,卷天?曛沼谑锥缺凰?仆耍?舜似椒智锷??俜鞘窃蒲锉蝗?嫜怪疲?蔷硖旌鸬勺磐?逡话愕拇笱劬Φ墒幼旁蒲铮?坪鹾懿幻靼渍飧鋈跣〉娜死啵?庖淮卧趺凑饷吹那看罅耍?br />
  而云扬在这一时刻赫然发现到:自己那在几天前消耗一空后快速回复而且有提升的状态,再次回来了……

  这个发现让云扬更加兴奋。

  时间不多了,一定要以最积极的方式,运用这份重来的机缘!

  所以他每次快速恢复后,就立即冲向卷天?晔刈诺哪瞧呱?伲徽馄呱?倌耸蔷硖旌鹗鼗ぶ?铮?魏蜗胍?杖《急匦胍?绞ぞ硖旌鸩拍芴角蟆?br />
  反过来说,此物也就相当于卷天吼的私有物,他人欲求,必须要跟卷天吼做一场,云扬正是以此为契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战端。

  当然,那七色藤本身也是云扬真心欲取之物,此藤效能又与寻常灵材有别,乃是极为特殊的炼兵神材;其粉末可以融入任何金属,任何质地殊异水火不容的金属,只要放进去七色藤粉末,便会即时转为天衣无缝水乳交融一般。

  哪怕是玄天金与地魔银这两种聚在一起就会发生爆炸的天生死对头材质,只要多了七色藤粉末的介入,也能彼此相安无事,甚至是契合无间。

  云扬相信,只要将这七色藤拿回去,自己之前收集的那许多奇异金属,全都能即时派上用场。

  现在,在绿绿不断的提炼下,所有的奇异金属,基本都只剩下最精华的部分,就算当初那好似小山大小的星辰原金,现在也只剩下两三个人大小的那么一坨而已。

  但由于数量太多,种类更杂,所以在空间里,这样一坨一坨的金属精华,真心不少;堆砌起来的场面,也是颇为壮观的。

  卷天?甓杂诿媲暗恼飧鲂∪撕苁怯裘啤?br />
  作为一头实力颇为了得的妖兽,只有一片领地区域,而这片以七色藤为核心的区域,便是它的领地范畴!

  虽然它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守护的这个宝贝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但本能告诉他,这是自己的地盘,这是自己的东西,既然是自己的东西,那就绝不能让别人平白拿走。

  但是那个弱小的人类……不对,应该是本来很弱小但现在却在越来越强的家伙……他一次次不知疲倦地冲过来了,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来袭!

  我也要休息的好不好!

  我也是血肉之躯好不好!?

  凭什么你一个人类比我恢复的还要快?

  …………

  <下午码字,一转头,看到了镜子里一片苍苍的白,突然间怔忡了一下。两年前,还只是零星白发,现在,超过四分之三了……

  整整一下午心情不大好。我一直以为自己还是小鲜肉……怎么……>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