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来,谈个生意!

  “哎……”

  云扬这边已经作势要走,白衣雪却出声叫住了他。

  白衣雪这会也在疑惑:这家伙进来肯定有事,怎地进来看到我就走?咋地了?

  “啥事儿?”云扬一脸迷惑。

  啥事儿?!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你进来找我,是你找我有啥事儿吧!?

  白衣雪心中如是想着,但,却忍不住心里怎么也不明白的疑团,道:“云扬,这件事很奇怪啊。我到了你家里,怎么着……我所收藏的奇珍异铁全都变成了腐朽齑粉?这是咋回事呢?”

  云扬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棒槌根本没怀疑我什么,张口就是一句:“啥?你说啥?我说白衣,你这话说的蹊跷啊。咋地我家还有这效果?你自己的东西不行,怎么还怪上我家了?难道你怀疑我家谁谁心怀不轨,换了你的收藏?!”

  白衣雪讪讪道:“东西还是原来的东西,没被换,就是都没价值了,嗯……反正好东西都不再是好东西,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不?”

  其实白衣雪也有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虽然他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但这话说出来,真不是这个意思啊!

  熟知个中关窍的云扬故作费解道:“啥?白衣雪你在说啥呢,你确定你说的是人话,什么就好东西不再是好东西了,我明白什么啊?!”

  白衣雪也知道自己的话却是兜缠,一阵张口结舌,干脆强词夺理道:“反正我的东西在别处都好好的,到了你家就变成了渣……这事儿你说怎么解释吧?”

  云扬情知白衣雪此际已经是外强中干,嘿嘿一阵冷笑:“白衣雪,我好心好意收留你养伤,你是看我心肠好,就跟我耍无赖是吧?看到那把锁了么?看到这把剑了么?看到这把刀了么?看到这个锤头没?这些就算不是奇金异铁,起码都是铁质物事吧?我家这些怎么都没事儿,你自己的东西放在自己怀里,然后到了我家掏出来就说坏了……哎我说白衣雪,讹诈是一门学问,你这样做是不行的,肯定是讹诈不到我的,下次想点先能把你自己糊弄过去的理由,好吗?!”

  讹诈!好吗?!

  白衣雪恼羞成怒,暴跳如雷:“我只是在和你探讨这个奇怪的事情,怎么就成了我讹诈你了?你这是污蔑,彻头彻尾的污蔑!”

  云扬反唇相讥:“讹诈的手法太低劣,知道不能成事,改污蔑了?有进步有进步!我就问你一句,你家探讨问题是你这么探讨法的吗?嗯。等过几天我拿个土坷垃也去和别人探讨去,咦,我这个可是十三级玄兽的内丹啊,怎么到了你家开始变成渣了?在你家发生的奇怪事情,你得赔啊。当真是好办法,只要我和别人这样探讨几次,我就发了,发得不要不要的。”

  白衣雪面红耳赤:“我也没说让你赔啊,我就是说那个什么……”

  显然某人连最后一点底气都没有了。

  云扬在门口的身体又晃晃悠悠走了回来。

  “你咋不走了?你不是要走么?”白衣雪一肚子闷气和纳闷,显然是不想再跟眼前这个瘟神犯话。

  “这可是我家,我为何要走?凭什么让我走?!”

  云扬一片理直气壮:“再说了,我找你有事儿,刚才之所以要走,是看你一脸的失魂落魄,想给你留点面子,既然你都不要脸了,那咱们还是一码归一码,一切都照规矩来吧!”

  本来他刚才多少还有些心虚,但是在这场争论之后,云扬确定:这二货当真是啥也不知道,我心虚个毛啊?

  顿时心中有底,理直气壮起来。

  由此可见,每个人的下限其实都是没有下限的,或者是与日俱增,与时共进,起码云扬是这样的!

  “你不要胡说啊,我怎么就不要……那啥了……啥事儿啊?”白衣雪有心反驳,可是刚才自己话都已经说出去了,真没脸反驳,只得郁闷的收拾。自己的宝贝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渣,还得被这小子抢白一顿……

  “自然是你跟我的事,你答应我的事儿可还没帮我办完呢!”

  云扬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一个人力有未逮,不强求你独力完成,等过几天,我给你找几个高手配合,再去干一次。”

  “……”白衣雪这会只剩下无语了。

  之前干了那一次,已经是捅了马蜂窝;差点没将自己搞死了,现在居然还要去?

  “另外就是想要问一问……”云扬很好奇的问道:“一殿秦广王为什么要追杀你?”

  白衣雪险些跳了起来:“你怎么知道一殿秦广王要追杀我?”

  “我亲眼看见了。”云扬眨眨眼,很随意的信口回应道。

  “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雇佣了一殿秦广王,让他来杀我……”说起这件事,白衣雪满心郁闷:“我一向与人为善,从来就没有得罪过人啊。”

  云扬转身就走。

  你这个满身血腥的刽子手,手下杀人早已经过万条性命的杀胚,居然也好意思说与人为善……你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了……

  人,原来真的是可以没有下限的!

  “嗯,这几天你可要注意点了,千万不要泄露自己的气息。”云扬眨眨眼道:“因为,一殿秦广王可能随时会到我这里来。”

  白衣雪呆住:“为什么?他来做什么?”

  云扬道:“因为我也向他提出了雇佣,雇佣他……给我杀一个人。”

  “……”

  白衣雪只感觉自己的头顶上方突然一片乌鸦飞过。

  这一刻的无语上升到了极点。

  你让我帮你做事情,接着你又雇佣了想要杀我的人跟我一起做这件事情?

  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你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

  白衣雪接下来发现。

  这个混蛋还真不是开玩笑,他真的是想上天哪!

  因为,那股子异常熟悉的阴森森气势,突然到来,遍布整个云府,连自己身边都有阴森之意开始萦绕了……

  一殿秦广王,居然真的来了。

  虽然不是来追杀自己的,但那股子阴森森的气势就在自己身边游走……白衣雪只感觉浑身上下都不得劲儿。

  只能像是云扬所说的,缩在房间里,全面收起自己的气息,不但不敢出去,连动弹都不敢了。

  心中一个劲儿的纳闷。

  他说找谁就找谁?一殿秦广王这样的人物,可不是谁想找就能找的到的存在啊……

  凭云扬那点微末道行,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

  白衣雪心中纳闷;他自然不知道,在云扬家里的方墨非方大剑客,原本就是一殿秦广王的麾下杀手。

  别人想要联系一殿秦广王本人或者很不容易,但对于云扬来说,却完全不是问题。

  尤其一殿秦广王眼下就刚回到玉唐城,有目标未除的特殊时期!

  “你找我?”

  一殿秦广王挟着一股阴风,鬼声啾啾的来到云府,很是有些意外的看着云扬。

  “……不找你,那我请你来干啥?”

  云扬感觉这货在说废话。

  “那你找我有事儿?”一殿秦广王还是有些懵。

  这货突然找自己来?咋感觉这么惊悚呢?

  云扬能够让一殿阎王感到惊悚,光是这点就足堪自傲了!

  “没事儿我能找你?”

  云扬感觉这家伙脑子绝对是有点问题:“咱们能不能不玩废话练习了?赶紧谈点正事儿好么?!”

  秦广王依然是有些懵:“你说我就一个杀手头子……你找我能谈什么正事儿?”

  云扬低下头叹口气。

  你他么要不是杀手头子,我还不找你来呢,找杀手头子肯定是杀人啊……这货脑子真正是有问题么。

  “这次找秦广王殿下前来,肯定是有重要事情。其实这事情,就是您的老本行……”云扬干脆开门见山:“我要与秦广王殿下谈一笔买卖。”

  “买卖?”一殿秦广王顿时变得聪明起来,居然挤挤眼,道:“云公子要杀人?”

  “就是如此。”云扬微笑:“若不是为了这个理由,我就算有心,也没胆量找殿下过来逗闷子。”

  一殿秦广王道:“不过我们收费可是也高得很哪!”

  “只要有价钱就好。”云扬笑眯眯的说道:“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在我这里,就不是个问题。”

  秦广王咳嗽一声,这会的他居然感觉生出自己有些无言以对的别扭感觉。

  “目标是谁?”一殿秦广王干脆也来个直接的:“说个名字,我查询一下,看看具体多少钱,只要是我能做的了的;一定给你八折,谁让我看你顺眼呢!”

  这玩意还能打折?

  顺眼是什么鬼,我用得着你一个鬼头子看我顺眼吗?!

  云扬笑眯眯道:“多承殿下青眼有加,其实我的目标就是天唐城中的一个老儒生,本来没想让森罗庭出面,只是我行事素求稳妥,还有多一层隐蔽的原因,才有此一举!”

  不意那一殿秦广王顿时提高了警惕,沉声道:“天唐城里的人?老儒生?你还是把目标名字说清楚吧。”

  “何汉青。”

  云扬直言不讳。

  “何汉青?”

  一殿秦广王皱起眉头:“这个名字咋这么耳熟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