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两个目标

  云扬瞪瞪眼,哭笑不得。

  昨晚上绿绿吃得太饱,兴奋过度,散发出的生命源气,远远的超过云扬的预料,这个超过可不是超过一倍两倍,而是超过了几十倍。

  而这种突发情况出现的结果就是……直接导致了所有人集体晋级!

  而其中对此状态最为不满意的,却是云扬。

  他在三天前刚刚突破了玄气六重山,这三天的时间里,虽然已经费尽了力气在摸索,但由于实战太少、积累更浅;就只是与老梅方墨非切磋几场而已,根本谈不到巩固基础,稳固当前境界!

  唯一一场真刀真枪的战斗,也就只是昨天晚上与沈玉山那一战而已!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直接得益者的云扬,仍旧从玄气六重山初阶,被一路狂灌进来的灵气灌到了中阶、高阶、巅峰、然后突破了七重山,更一路高歌猛进的……到了七重山中阶!

  这进度,用一步登天来形容,绝不过分!

  只是这升级升得让云扬感到很有些措手不及!

  云扬气急败坏的想到,看来今后与老梅还有方墨非的切磋印证,必须要更快更残酷……没准还要越级挑战一下白衣雪什么的……要不然,自己根本就补不起来那种一步步的风景体验啊……

  正要说话,突然感觉……

  “噗!”

  云扬使劲的一吐:“这什么玩意儿?”

  居然从自己嘴里面吐出来一团白毛……

  云扬低头一看。

  两个眼珠子几乎瞬间鼓出来!

  “我日!”

  云扬身形颀长,虽然是盘膝跌坐,仍有相当的高度,可是这会浑身上下,几乎被细细的白毛埋住了,真不知在昨夜一夜之间,五头白白到底褪了多少次毛,才能使白毛累积到这个程度。

  云扬虽然被白毛所覆,连口鼻中都有白毛渗入,却仍未对其反感太多,盖因五头白白褪落的白毛,每一根都呈现出细嫩晶莹的光泽。

  以云扬判断,若是将这些白毛收集起来,以此为原材料所制成的物事,质地定然非凡。

  只可惜云扬身边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只能徒叹奈何,暴殄天物。

  再看自己怀里,五头白白集体变身成为光溜溜、红彤彤的小肉球。

  小肚皮兀自一鼓一鼓起伏不定、睡的正香,总之状态非常的好就是了!

  云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运转玄功,仔细地感受了一番自身玄气的极限鼓动,只觉着周身经脉运转舒畅,丹田处更如潮水奔涌,状态大好特好。

  云扬此际不敢再有更大的动作,毕竟小家伙们还都没醒来,万一自己一动,惊醒了它们,若是影响到他们的蜕变,或者某种神秘进化打断,可就太得不偿失了,是以就算如何想赶紧印证一下自身实力进度,仍仅限于稍稍运功便止,归于一动不动,静心等候五头白白自然苏醒。

  老梅再做突破,兴奋不已,上蹿下跳,在大院里来回奔腾,欢实得像一个孩子。

  实在是他年纪大了,经脉早已经定型,难有突破。但现在却是等于突然间脱胎换骨一般,又有了继续往更高目标前进的本钱,怎么能不兴奋!

  而水无音,白衣雪,方墨非等三人则是静静地站在院子里花树下,打量着这个几乎完全陌生的院子。

  院子分明还是之前的院子,但院子内的景致……怎地竟这一夜之间,变化如斯,院中种植的花树原本平常的很,此际却尽都长高了不下两丈;树冠也都庞大了何止一倍。

  原本只是将将遮盖住一半凉亭,现在,树冠如穹庐四面垂下,却是将整个凉亭子,全部盖在了下面,甚至四面犹有超出许多。

  院子里除了花树有愈倍增长之外,地面上的杂草变化更剧,全数窜起来一人多高,那些原本已经踩得溜明的道路,也重新萌发了崭新的绿意。

  再具体一点的描述大抵就是,昨天大家还在切磋的小校场,此刻已经化作了草场!

  草没足踝。

  而且踩上去的感觉尽是嫩嫩的、柔柔的,几乎不忍心下脚践踏这些初绽的生命。

  一夜之间,整个院子便如同是发生了沧海桑田一般的巨变!

  云扬的小院子原本只在墙根种了几棵青山藤;满打满算只是爬了半面墙壁而已,但现在看去,整个小院子从四面墙到房顶,竟已然全面爬满了青山藤。

  满目尽是一片绿油油的生机。

  草叶上,树叶上,花瓣上,都是晶莹的露珠翻滚,微风吹来,浓郁的草木清香气息油然散发。此时已经是十一月的冬天季节,竟现花香阵阵;这个原本普普通通的云府院子,一时间恍如人间仙境,满目尽是生机无限!

  三人看着看着,眼中都仍不住泛起痴迷之色。

  这等生机盎然的美景,在十一月的天气,可算是罕见罕闻的了;就算今年有些暖冬,强冷天气还没有到来;但四处早已是满目萧瑟,怎会有如此风貌。

  然而后续惊喜陆续有来,等云扬终于走出来的时候,连沉稳冰心如水无音都是一脸懵逼。

  这是咋回事?

  老大怎地练练功还练成了白毛男?

  这是什么诡异功法,练这个功法有什么用呢?

  那一身的白毛……四处飘飞!

  云扬哪里顾得上某人等的诧异眼神,径自忙不迭的开始收拾身上,一股玄气腾起之瞬,浑身上下的白毛登时腾得一下子飞起来。信手轻挥,一股柔和清风急疾旋转起来,不过眨眼便将那所有白毛全都收拢成一团,随即便被云扬信手扔进了房中。

  五颗小脑袋,很适时地从云扬怀里钻出来,一个个迷迷蒙蒙的眨着眼睛:“喵喵喵……”

  五头白白一个个的仍旧是浑身光溜溜,嫩红嫩红的,小巧的舌头舔着自己的光溜溜的身子,看得出来,一个个对自己当前的状态都不是很习惯。

  怎么突然就光了屁股呢……

  “来变个戏法!”

  云扬揪住其中一个的顶瓜皮径自扔了出去。

  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好运的家伙正是大白白。

  大白白一声惊叫:“喵呜……”

  突然在空中一个翻身,光溜溜的身体蓦然长出来一层长长的白毛,便如是一个绒球一般的落在地上,就在碧绿的草丛间打起滚来。

  “……”

  四个人都是看的瞪圆了眼睛。

  就这么一扔……毛就长全了?

  这……这真的是变戏法吗?!

  嗖!

  另一个白白又被扔了出去。

  照样呼的一下子长满了体毛,不满的哼哼两声,跟着就去找上大白白翻滚成一团;接着三个白白也尽都如法炮制,全无意外尽都回复原本体态。

  五团小绒球在地上滚来滚去,萌态倍显,那情景真正是可爱至极。

  然而云扬却敏锐的观视到,五个小家伙眼中的灵性又增加了不少。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亲近与乳慕。

  对此,云扬很有些成就感;现在,五白白闪电猫已经算是脱胎换骨,大大超出了闪电猫的天赋桎梏;就算日后能突破至七品玄兽层次,云扬也一点不会感到奇怪。

  不说别的,就只说这个五白白在再次进阶之后,身体又再次缩小,仍旧是三四斤的小小白猫形象,就已经很说明问题。

  这个体态虽然比吞天豹幼兽还是略大,但彼此间的体型差距已经不是很明显了。

  至于那四头吞天豹,云扬更是心满意足了。

  这四个小家伙,再一次被绿绿改变了根骨底蕴,潜力更增,相信这四个小家伙每一个都能进阶到九品巅峰玄兽!

  甚至这个论断,还仅限于这四个小家伙就止步于当前的基础上。

  谁知道它们跟在云扬身边,还能接受不知道多少次类似的源气洗礼,其最终成就,真正的无可限量,甚至是不可想象的。

  而这次四头白白让云扬更为感兴趣的还有一点,在经过这次进阶之后,四头吞天豹已经臻至返璞归真程度;只要这四个小家伙不刻意显露真身,始终保持现在的体型,能够将它们真实身份认出来的人,不说是绝无仅有,起码也得是凤毛麟角,微乎其微。

  这就是九品巅峰玄兽独特的匿形之力!

  方墨非走过来,目露惊异之色,看着四个小白白,低声道:“公子,这四个小家伙……是不是……”

  云扬道:“确实是又进步了一些;不过还未真正长成;现在远远还没有到它们可以笑傲山河,独霸一方的时候。”

  笑傲山河,独霸一方!

  方墨非登时就明白了几头小家伙的进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要说云扬的评价,真正是有一点太谦虚了;以四个白白现阶段所拥有的力量而论,随便单独出去一个,那也是八品初阶玄兽的级数,更别说吞天豹的天赋身法移动速度,更加是被绿绿提升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惊人地步,天下大可去得!

  不知为何,绿绿对于五个小家伙都比较偏爱;对于五个小家伙的属性提升,很有些不遗余力的意思。

  “看来这五个小家伙才是这次得益最大的。”云扬笑了笑,摇摇头。

  那边,五个小绒球在地上滚了一会儿;大白白突然直起身子,耳朵扑棱扑棱的动了几下,看着天空太阳,眼眸就眯成了一条线。

  它迈着极尽优雅的猫步在地上走了一圈,更在其他几个白白身上都舔了舔。

  四个小家伙同时端坐不动,只有一个个耳朵扑棱棱的动,眼睛看着大白白。

  “喵呜……”

  大白白一声叫,突然身子化作了一道白光,径自冲出了云府围墙,刹那间消失了。

  其他四个小家伙仍自端坐着一动不动,眼睛都注视着大白白离去的方向,四条小尾巴同时竖得直直的。良久良久之后才耷拉下来。

  其中一只白白,以同样优雅的猫步来到云扬面前,用一只小爪子揪了揪云扬的衣袍;抬起头,看着云扬。

  眼中流露出明显的询问之色。

  云扬看得心都要融化,哈哈一笑,道:“你们要是想它,就去找它啊,只要你们完成了每天的训练任务,其他的时间,随时都可以去找它玩。”

  一听这句话,四个小家伙同时高兴得蹦了起来,在空中来回乱窜,喵喵乱叫。

  白衣雪瞪大了眼睛:“它们……竟然能够听懂你说的话?!”

  看着这四只貌似很普通的闪电猫,白衣雪心下百思不得其解,若非亲眼所见,根本就不能相信这是真事!

  “听懂说话算什么。”

  云扬哼了一声,道:“等再过一段时间,我还要送它们去上学!就算是让它们去学为官那一套,也比现在这些除了哔哔除了内讧除了陷害除了争名夺利什么都不会的东西要强。”

  “让它们多学点东西,起码在敌人打进来的时候,这几个小家伙能战斗到最后一刻!”

  白衣雪翻翻白眼的走开了。

  感觉跟这么神经病一般的家伙说话,实在是太过于降低了自己的格调了。

  “今夜,我们有需要动作一下了。”

  云扬看着老梅与方墨非。

  两人闻言,脸上齐刷刷地显露出来跃跃欲试的情绪。

  这么长时间没有出任务,就是一个劲的修炼,身子都快生锈了。

  “方墨非,此事还要你提前做出点东西来。”

  云扬凑近方墨非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话。

  方墨非一愣之余,旋即几乎笑出声来,道:“公子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妥妥的没毛病!”

  “无音留守云府;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无须再理会其他。一切按照我们商定的计划行动,当可无虞。”云扬目注水无音。

  “仍须小心!”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水无音居然又加上了一句话。

  看着水无音,云扬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沉声道:“无音,我问你一件事情。”

  水无音道:“什么事?”

  “我若是抓一个人回来,你……”云扬慢慢的说道。

  不等他说完,水无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道:“折磨个三两月甚至更高长一点时间都不是问题;但是……若是想要审讯,则必须是神魂凝体才可以。”

  云扬翻了个白眼,怒道:“神魂凝体的那种人几乎就是凌霄醉那个级数,我抓得来么?你这话等于是没说。”

  水无音讪讪,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修为不到,我要是到了阳神出窍魂游太阴的地步……”

  云扬伸手一指:“打住,你还是去处理那些事吧,那些是正经事!”

  要是你有阳神出窍、魂游太阴的程度,岂不也差不多是凌霄醉的级数了,直接正面开杀就是,哪里还用得着审讯云云,玩废话练习么?!

  水无音讪讪的走了……

  ……

  今晚,两个目标。

  杨波涛,韩无非。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