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天上有刀!

  为首的高个子说道:“不是兄弟们不愿意为国效命,只是……”他叹了口气,道:“返乡的银子就不用了,就只铁帅今日的命令,兄弟们已是永感大德!就此告辞。”

  话音才落,便即带着自己的兄弟们,径自出营去了。

  选择从底层重头来过的那四百七十一人尽都默默站立,用目光为选择离别的兄弟们送行。

  正如铁铮所言,留下的没有遗憾,离开的没有愧疚,一切只是人各有志,从本心而行!

  铁铮目光注视着那原本的亲兵将领,那将领挺起胸膛,道:“铁帅勿怪,我等身为杨帅亲兵,若是被铁帅收为亲兵,纵使整个北军兄弟们不会对大帅不满,我等心下也自难安;我等愿意浴血杀敌,从头来过,其实以我等而言,只要还能再上战场,就已经足够了。”

  铁铮叹了口气。

  他知道那亲兵统领的话中意思。

  虽然他自己已然言明,这些亲兵并无参与陷害九尊之事,不该因而受累获罪;但玉唐兵士、军人兄弟们却不知道个中因由,若是当真看到原本跟随奸臣的亲兵,直接摇身一变成了北军继任大帅的新宠亲兵,心中岂能没有怨怼?

  哦,犯了错的居然还能继续享受原有的待遇,绝没有这般道理!

  “也好。我尊重你们个人的选择。”

  铁铮道:“等下各自去领名册,军籍,全都从最低的阶位重头来过。我只再说一句,此后,我等并行此程,不言过往!”

  “从此,北军姓铁!”

  铁铮仰头,以淡淡的口气,却是斩钉截铁的口吻说道:“传我军令;北军新设训练营,原本北军训练内容,全数增加一倍!”

  “北军训练基地,即刻扩建!”

  “一月之内,我要看到有三万训练完毕的兵马前去北疆参战。如果换防的兵马达不到作战要求,训练将领斩首!”

  “玉唐境内北军营中,但凡有任何骚乱现象,主将直接斩首,无由申辩!”

  “明日,调集一万大军随我开拔前往北疆!”

  “此役意指帝国北疆,我铁铮定要踏平北疆,不胜不归!”

  ……

  当天下午。

  铁铮首度巡视北军营盘,召集高阶将领训话;当天晚上,东军那边征集铁铮需要的人员名单一千人,即刻到北军报道;然后全体解散回家与亲人团聚。

  第二天早晨,天才刚蒙蒙亮。

  铁铮率领一万大军,正式开拔,奔驰在前往北疆的路上。

  而就在当天晚上的三更时分,杨波涛二十九名离去的亲卫之中;有十七人在杨波涛已经成为废墟的旧宅门口自刎而死。

  另外十二人则就此不知所踪!

  如果杨波涛此次乃是冤屈而死,或者因其他不得已的原因而死,那么这样的殉命之人,只怕还要再增加数倍。

  然而杨波涛出卖九尊,叛国之罪乃是真实,最终只有这十七人在此殉死,以命交还!

  但就算这样,这十七具挺立不倒的尸体,仍旧在京城引起一番震动。

  秋剑寒亲自下令为之厚葬,叹了口气:“如此好汉子,却落得这样的结局,实实令人哀叹。哎……杨波涛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谋害九尊,但其作为一军之帅的行止,却是不愧盛名。”

  ……

  却说当天下午,云扬追着杨波涛,一路追出了天唐城。

  原本在云扬看来,杨波涛出卖九尊之事曝光,叛国之举昭然,于四季楼而言再无利用价值,彻底的沦为弃子,无论于表于里、于玉唐于四季楼于九尊乃至于他自己,都再无生机可言,只得死路一条。

  可是四季楼方面的战力却出乎意料出手救援,此役殒命的许多七重山以上的高手,几乎可说就是因杨波涛而殒命,这完全不合乎情理,尤其不符合四季楼的行事准则,

  除非…除非杨波涛尚有自己、玉唐帝国所不知道的底蕴,这底蕴到底是身份背景来历还是关乎某种机密不得而知,但这份底蕴既然值得四季楼重视,那么接下来杨波涛所要去到的所在位置,必然是四季楼的某个根据地,这样的根据地却是云扬最为心心念念之地,岂能放过!

  云扬将风云两相之力同时发挥运用,看上去似乎是凛冽的寒风催着天空白云,一路风驰电掣,实则云扬化身的那朵白云根本是在自主行动,御风更速。

  而也正因此,云扬又发现了一个自己之前没有想通的问题答案。

  云扬一直都对自己的安全很笃定,就算四季楼真有通天之力,也绝对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在天唐广场下面布置下当年天玄崖那样的锁灵大阵;在公审当日,只要自己不作死的下去参战,有五大能力在身的自己,可以随时转换形体,当可不惧任何狙击。

  而让云扬想不明白的是,四季楼为何这么有把握;一点额外的行动也没有,任由公审顺利进行,难道就只是为了让风尊现身?!

  若是当真如此的话,那岂非说明,他们有把握在风尊现身的时候,将之击杀!

  但,用什么来完成击杀呢?

  在去到天唐广场之前,云扬始终没想通答案,然而真正来到天唐广场的一刻,云扬敏锐地感觉到了一股来自于高空的威胁。

  这股威胁感觉空前强大,却也只得当日凌霄醉的威压才能更甚一筹,换言之,这股威胁的源头,乃是一个超级强者,甚至是超越十成大圆满级数的顶峰强者!

  但是云扬仍旧丝毫不惧,自己修为大进,早非当日面对何汉青之时可比,尤其自己早已做好随时化风而去的准备,动念即刻成行,任何人,也休想抓到自己。

  然而等到他一路尾随救了杨波涛的那位超级高手去到了城外,云扬才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忌惮的,或者说四季楼针对风尊的真正杀招,到底是什么!

  就是……就在自己身后,有一道似乎化作了青色的刀影,始终尾随着自己化相的那股大风。

  如果不是绿绿的加持,使自己的神识观察之能大增,根本就发现不了天上隐伏着一把刀!

  自己同步运转风云两相之力,其中一股力量凝风前进,而自己身体则是融入天际的白云之中,乘风而行。至于那一道刀光,却是一直尾随在那一股寒风之后,不疾不徐,不即不离。

  云扬好几次转变风速,或慢或快;那道刀光却始终保持形影不离的状态;就那么跟在后面。反正就是采用了某种不知道原理的方法手段,已经锁定了自己化风的那股力量。

  云扬心中一阵凛然!

  这才是四季楼的终极杀招吧?

  若是自己当真是八哥风尊,就只得风属一相之能,不能那隐伏的刀光是否真有湮灭风相的威能,只要这么一路跟下去,等到自己玄气修为耗尽,不得不从风相化体状态重归人形的一刻,就是自己被一刀狙杀的时候,!

  一念及此,云扬灵光一闪,又自回想起来当初自己杀死米空群的时候,米空群曾经在临死之前跟自己说的一句话。

  “对了……小心……天上有刀!”

  云扬之前一直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

  天上有刀?

  天上怎么会有刀呢?

  但现在,他明白了!

  天上,的确是有刀!

  而且还是一口无影无形的绝杀之刀!

  现在,此时此刻,这把刀更是四季楼欲将致自己于死地的绝杀之刀!

  相信在这把刀的眼中,化风而行的自己已经被他彻底锁定,沦为掌中婴孩,砧上鱼肉,予取予夺,只要他等下去,就能够等到这股风声化回人形,最终确定了目标何许人也;了然目标是否还有其他党羽,然后才会展开终结行动,一举连根拔起、彻底诛灭!

  “他为什么不现在就动手呢?这么长途跟随下去,未必不会有变数发生,就算我修为浅薄,一时不察,总不可能始终不让我察觉,反而若是将我的化相斩破,我便决计难以逃出他的掌握,必然被俘,何必如此的大费周章?!嗯,是了,就算他能够彻底锁定风属化形,却没办法直接破去风相。”

  云扬心中思忖,得出一个结论。

  “那么,这把天上之刀,究竟是一个人?还是只得一把刀在由人驾驭?”

  前方,救杨波涛出公审重围的那个人仍旧背着杨波涛,仍旧在疾速前进,速度与之前全然无异,丝毫未减,而此刻,他们已经离开了天唐城两百里。

  可是那人还是一个劲的往前跑。

  前方乃是一座高山,高山上,满目尽是茂密的丛林。

  那人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当前更是不遗余力的全速奔驰;云扬甚至有发现,那人在跑的过程中吐了一口血,速度不但不减,反而跑得更快了几分。

  这个迹象代表了,那人乃是施展了某种自残,强行催鼓,令到自身移动速度持续维持高速。

  这几乎拼命了。

  究竟是杨波涛太重要,还是……

  云扬心中蓦然一动:“难道说前方彼端,才是他们对付我的真正陷阱所在?天唐广场的一干动作只是个幌子?不错,在这等人烟罕至之地,确实容易布置一些奇异的阵势……”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陷阱的代价和手笔也真是很不小了。”

  et★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至尊逍遥神最强反派系统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鼎炼天地斗破苍穹天下第九极道天魔三寸人间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