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骑猪的仙女

  青云峰是紧挨妖兽森林的一座最高峰,高耸入云,上面清山绿水环绕,是有名的人间仙境。

  周边灵气充足,更是遍布了大大小小的七十二座稍小点的山峰。

  这里,曾经是冥海星第一门派天雷门的山门所在,但是多年前因为一场变故,掌门失踪,门下上万弟子死伤惨重。

  如果不是最后门中那个十一劫散仙闭关醒来,可能天雷门已经不复存在了。

  自此以后,天雷门彻底没落,论为一个不入流的门牌。

  如果不是因为其门派有散仙坐镇,可能现在连山门都难保。

  这些年,因为镇派典籍遗失,本来所剩不多的弟子,走的走,离的离。

  毕竟,有几个想要在一个毫无发展前途的门派那?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曾经热闹的七十二峰,如今全部荒废,只剩下主峰青云山上还有人居住。

  青云峰边缘,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女,趴在草丛里偷偷的朝着外面偷看。

  在她旁边,一头大概两米长,一米左右高,雪白的猪,也跟着鬼头鬼脑的伸着自己的猪头朝外面看去。

  “哼哼,快,前面没人,我们快走。”

  说完,少女一个转身,骑到了白猪身上。

  那白猪似乎能听懂人话,在那少女的指挥下,脚下生风的朝着前面奔去。

  转眼间,一人一猪就出了山峰,朝着妖兽森林奔去。

  眼看就要进入森林,一人一猪却在森林边缘停了下来。

  站在森林边缘,少女从白猪身上跳了下来。

  对着前面的空气,不屑的说道;“想困着本姑娘,没门,本姑娘为了出去,专门去学习了阵法。”

  说着,其两手如穿花一样,对着前面的空气打出一串手印。

  随着手印的打出,其前面的空中显现出一片犹如透明玻璃形成的光罩,

  光罩很大,从青云峰顶一直笼罩到山脚千米左右,如果有懂行的就可以看出,这正是一个门派的护山大阵。

  看到大阵显现,那少女高兴的对着一边的白猪炫耀道;“哼哼,看,本姑娘厉害吧?”

  说着,手中不停,继续打着手印。

  那白猪见了,犹如小狗一样,围着小姑娘转圈,猪脸上全是献媚的表情。

  又过了一会,随着那少女最后的手印打出,那阵法形成的结界上突然出现一个两米左右的门户。

  那少女见后,满脸高兴的一招手,那白猪知趣的来到其面前让其去骑到它的身上。

  “哼哼,快走,这个洞口坚持不了多久。”

  说完,少女一拍猪头,骑着白猪朝洞口外面而去。

  青云峰上,最中心的一座大殿里,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正在闭目修炼。

  突然,护法大阵传来的一丝波动,被其感应到了。

  少年站起来一个闪身,就出现在波动出现的地方,正好看到那少女偷偷钻出大阵。

  “咦,我说这丫头前段时间突然对护山大阵感兴趣了,还专门跑过来问我,原来是抱着偷溜出去玩的念头啊!”

  “这可不行,你可是我们天雷门的希望,如果出了意外可不好。”

  说着,手一挥,就准备把其摄回。

  就在这是,少年突然感觉一丝心悸,于是,掐指一算。

  随后收回了双手,望着少女离去的地方,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想到,前方竟然有一场大机缘等着你,怪不得我想把你摄回的时候有种心悸的感觉。”

  说完,一闪,就又回到了大殿里。

  就在这时,少女身下的白猪也收到了一段传音;“保护好你的主人,不然,再次见你,就可能是在烤架了。”

  少女出了护山大阵后,骑着白猪一阵狂奔,根本没有发现早就有人发现她的离去。

  而白猪在收到传音后,也是吓了一跳,别人也许不知道那少年是谁,他可是一清二楚。

  想它一个堂堂的腾云期的猪妖,怎么会轮到给一个刚结元婴的小姑娘做坐骑,还不是拜这个少年所赐。

  想想少年的身份,再想想自己的命运,猪妖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刚刚还有一点偷偷跑掉的心思,这下全无了,还是老老的当坐骑吧!

  别一不小心惹怒了那位,被他烤了,那可是没地方说理了。

  “哼哼快跑,我们去找我爹爹去!驾!”

  “咯咯咯咯....”

  妖兽森林外围的山道上突然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只见一个雪白的大猪驮着一个绝美的少女朝着森林外奔去。

  妖兽森林外围与普通森林交界处,一条喘急的河流把其分开。

  河的对岸,一只兔子正在静静吃草,丝毫不知道身后一只青狼正在偷偷接近。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妖兽森林里传来。

  兔子仿佛受到了惊吓,一个转身,就朝森林里钻去。

  青狼一阵大怒,正准备看看是谁打扰其捕猎,谁知,一阵属于妖兽才有的恐怖气息袭来,青狼当即吓尿,夹着尾巴朝森林里逃去。

  随后,只见脚步声慢慢的接近,一人一猿来到了河边。

  却正是王阵和金猿,大宝在吞吃了一块极品晶石后,就陷入昏睡中,被王阵装在了衣服的口袋中了。

  “好了,老大,就送你到这里了。”

  “过了河,就不属于妖兽森林了,剩下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多保重!”

  金猿眼泪汪汪的看着王阵说道,不是不舍得,而是心疼啊!

  “好多极品晶石,怎么就不是我的那?”

  “如果他不是我老大多好,那样我就可以抢劫他了。”

  “哇,你哭啥?难道舍不得老大我。”

  看到金猿泪流满面,王阵意外的问道。

  要知道他跟金猿的关系,可没有分别流泪的程度。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