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天雷门门主

  看到李雪和王阵走进天雷居以后,一边的墙角,空气中一个人影浮现出来。

  等两人消失不见后,人影也跟着消失了!

  另外一个街道,一家客栈中,那跟王阵抢断剑的中年阴邪男子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街道发呆。

  突然,空气中一阵波动。

  他头也不回的开口问到;“回来了,探查的怎么样?”

  空气中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回应到;“启禀宗主,那两人一兽进去了天雷居,因为里面有一个渡劫期的高手,怕被发现,所以属下没有敢再跟下去。”

  “呵呵,你如果真的跟下去,你还能回来吗?你说的那个渡劫期高手,就是现任的天雷门门主李沧河。”

  下去吧!那少女应该就是他的女儿,至于那少年,只是一个凡人,不必理会。

  隐藏在空气中的那个人一听,便不再出声,看其样子,应该已经离去。

  果然,过了一会,那阴邪的中年男子确认他离开后,这才自言自语的说到;“竟然是李沧河之女,看来那把断剑暂时不能动了,虽然李沧河我不怕,但就怕惹出他们门派的老祖宗,那个十一劫散仙。那可不是我现在能惹的主。”

  这边,在少女离开以后,李雪小心翼翼的的打开了门,朝着院子里走去。

  见状,王阵只好带着猪妖白痴跟着朝里面进去。

  “谁?”

  两人一兽刚进院子,突然一道惊喝,犹如一道炸雷出现在王阵的耳边。

  随后,王阵只感觉脑袋一痛,传来一阵昏乎乎的感觉。

  接着,只见一道光芒闪过,两人一兽面前纷纷出现了一个浑身闪烁着雷电的飞剑。

  “爹爹,是我!”

  千钧一发之间,李雪娇呼出声。

  只不过是想跟爹爹开个玩笑,却没想到差点小命不保,吓死她了。

  “啊!是雪儿的声音。”

  伴随着一声惊呼,两人一兽面前的飞剑,嗖的一声返回了房间里面。

  王阵一看,嘘了一口气。

  “差点就死掉了!吓死宝宝了!”

  这就是修真者飞剑的速度吗?好吊啊!速度好快,简直跟瞬移似的,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猪妖白痴更是差点吓尿,想它一个腾云期的妖怪,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说明什么?”

  “说明屋子里面的人,修为最少也要高它一个阶级,应该是传说中的渡劫期修真者。”

  惊呼过后,院子尽头的厢房,伴随着嘎吱的一声开门声,一个身穿白色金丝修边,与李雪有三分相似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两人一兽面前。

  “咦,真的是雪儿,你怎么来了!”

  一开门,看到真的是李雪,中年男子万分惊讶的问道。

  “老祖宗舍得让你下山吗?你不会是偷跑下来的吧!”

  “爹爹,你好讨厌,什么偷跑下来的!”

  “人家为了见你一面,千辛万苦的过来找你,你竟然还嫌弃人家。”

  李雪一见中年男子,高兴的来到他的面前,抱着手臂不依的说到。

  “哈哈!好了,好了,爹爹错了!不该那样说你,我家雪儿那么乖,一定不是偷跑出来的。”

  “都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跟爹爹撒娇,你害不害羞!”

  中年男子面对着李雪的撒娇,无奈的说道。

  “对了,这一位公子是?”

  转过头来,中年男子看着一边的王阵,朝李雪询问到。

  “他啊....”

  听到爹爹问到王阵,李雪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是朋友好那?还是朋友好吗?

  王阵一看,捂头无语。

  “你直接说刚认识不久不就好了,干嘛支支吾吾,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专门让你爹爹误会啊?”

  果然,看到女儿支支吾吾。

  中年男子眼神一转,凌厉的看着王阵。

  “身上没有灵气波动,是隐藏的太深,还是只是个普通人?”

  李沧河看着王阵疑惑的想到。

  “啊!爹爹,他只是我在来寻找你的路上结交的一个朋友而已!”

  看到爹爹一直盯着王阵,李雪赶紧解释到。

  “普通朋友,为啥我觉得一点也不普通?”

  “气血那么旺,身上没有灵气波动,难道是炼体的武修?”

  想着,李沧河神识一动,朝着王阵探去。

  “咦,好强大的身体!”

  神识一接触到王阵的身体,李沧河感到自己的神识竟然弹了开来。

  “有古怪,有古怪!”

  “以我一个渡劫期的的神识境界都无法探查此少年的体内,一定有古怪!”

  李沧河收回神识,盯着王阵想到。

  “咦,那是?”

  “掌门戒指!”

  这一看,李沧河一愣!

  随即,身体一闪,就来到了王阵面前。

  “说,你手中的戒指是怎么来的?”

  握着王阵的手腕,李沧河激动的问道。

  “啊!爹爹!什么戒指啊!你怎么这样对阵哥哥?”

  看到爹爹突然对王阵动粗,李雪着急的问道。

  “胡闹,上一边去!此戒指事关重大,等爹爹问清再说。”

  说完,看着王阵,等其回答。

  王阵一看,这么激动问自己戒指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李雪儿姓李,那么他的爹爹,岂不是也姓李。

  而戒指的原来主人,貌似也姓李。

  “难道他们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王阵并没有回答李沧河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请问伯父,尊姓大名?”

  “李沧河”

  李沧河疑惑的回到,不知道这个时候王阵问其名字是何用意。

  “咦,李沧海,李沧河,一听就像是兄弟两个,难道他是那个已经死去的戒指主人的兄弟?”

  “啊,真的好巧啊!刚刚在路上还在想怎么才能找到天雷门的人,没想到刚下山,就碰到了一个,而且竟然还是他的兄弟!”

  “这样吧!伯父,你先放了我!”

  “找个地方坐下,我再慢慢跟你说。”

  王阵想了想说道。

  “嗯!不好意思,小兄弟,刚刚我太激动了!因为这关乎我兄长的消息,和我们门派的传承,所以我才会那么激动。”

  说着,李沧河放开了抓着王阵的手。

  “小兄弟,请!”

  说着李沧海坐了一个请的姿势,带着王阵朝他出来的屋里走去。

  “女儿,不好意思!刚刚是爹爹的错,爹爹太激动,因为爹爹在那少年的手上发现了你大伯的储物戒指。”

  “我想那少年一定知道你大伯的消息,所以有点激动了。”

  一边走,李沧河一边传音给女儿解释到。

  “哼,爹爹,这回事出有因,我就原谅你了!”

  说这,跟着王阵朝屋里走去。

  “哼哼,你留在院子里面吧!有人进来,立即通报给我!”

  临走前,李雪传音给猪妖白痴到。

  “哼哼,别以为本大爷不知道你们有秘密要说!

  害怕俺老猪知道,所以才让俺待在院子里。”

  “俺老猪只是有点笨,但那不是傻!”猪妖白痴一听,满脸不高兴的想到。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