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基础符?大全

  看到众人走了出来,那李正东上前一步,作了一个辑,开口问到;“敢问那位是天雷门掌门。”

  听到问自己,李沧河也上前一步,开口回答到;“正是在下,吾乃天雷门现任门主李沧河。”

  李正东一听,心中一惊。

  李沧河他正好也听说过,与他哥哥李沧海一样是一个天才。

  不过因为他哥哥天赋太好,所以他才会一点名气都没有。

  更让他心惊的是,他感觉不到李沧河的修为气息。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李沧河故意隐藏,要么就是他的修为高过他太多。

  略一思索,他觉得第二种可能比较大,那就是李沧河的修为高过他。

  他现在已经是分神期,如果李沧河的修为高过他,不是大乘期,就是渡劫期。

  想到这里,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鲁莽行事。

  “不知道友突然拜访是有何事?”

  李沧河出来介绍了一下自己后,开口询问到。

  李正东一看,挥了挥手,大弟子张飞立马恭敬的送上拜贴。

  李沧河接过拜帖后一看,略一思索,决定还是先把他们迎接进去。

  人家都光明正大的来拜访了,你总不能还把人家晾在外面吧!

  虽然他也知道,这个地灵门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他们天雷门。

  毕竟有句俗话说的好;“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原来李兄是来拜访的,来来,请进,请进!”

  李沧河招呼着李正东他们朝一处小院走去。

  来到小院后,李沧河招呼着他们坐下,示意王阵去泡茶,他这才开口问到;“李兄,这里也没有外人了,还请有话直说,避免产生什么误会!”

  李正东一听,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直说。

  不过在眼神扫过李沧河身后的众人后,他心中生出一个主意。

  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李沧河,而是开口问到;“不知李兄身后那几位可是李兄的高徒?”

  李沧河一听,虽然不知道其用意,但是略一思索,指着李雪和王阵他们说到;“我一共有三位徒弟,大弟子王阵,金丹期修为。”

  二弟子李雪,乃我小女,元婴后期修为。

  三弟子昨天才收,还未修炼本门功法,乃凡人一个。

  李正东听着介绍一一看去,他刚才就是看出李沧河身后那几个人,要么是凡人,要么修为和他弟子相当,这才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看到李沧河介绍完毕之后,李正东想了想,开口说到;“吾非常仰慕天雷门的风采,看到李兄的两个高徒,我突然有个想法,我的大徒弟和二徒弟与李兄的两个徒弟修为相当,不如让他们四个赌斗两场怎么样?也算见识一下天雷门的风采?”

  李沧河听了,一脸懵逼!

  “弄了半天,你竟然想要你的弟子,跟我的弟子赌斗,直接说不好吗,遮遮掩掩的。”

  李沧河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是却不可能说出来,所以想了一下,开口说到;“这个我想,应该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赌斗的条件是?”

  在巨鹿城赌斗台,是解决矛盾的唯一可以合理动手的地方。

  但是一般都是会有赌注的,要么是灵石,要么是灵物,或者一些条件也是也可以的,具体情况就看双方的意愿。

  李正东这个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如果我们赢了,你们这个六号驻地归我们地灵宗,你们天雷门再寻驻地。”

  李沧河一听,愣了一下。

  原来是看上我们的驻地了,果然是来者不善!

  想了想,李沧河反问到;“我同意这个条件,那李兄你们的赌注又是什么那?”

  听到李沧河同意了自己的条件,李正东高兴不已。

  在他看来,李沧河的两个徒弟,虽然一个修为已经是元婴后期,一个金丹期,但是看其身上,竟然毫无丝毫杀气。

  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战斗的菜鸟。

  而他的两个弟子就不同了,在他的带领下,已经经过多次历练了。

  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妖兽了,战斗经验极为丰富。

  如果赌斗的话,他有八成的把握,自己的两个弟子会取得最终胜利。

  所以听到李沧河问自己的赌注,想了想,他拿出了一个自己无意得到的玉简,开口说到;“此乃我无意得到的一个玉简,里面是冥海星失传已久的符?绘画之法。”

  名字叫做;“基础符?大全”

  李沧河一听,惊喜不已,竟然是失传的符?之法?

  要知道万年前的时候,符?与阵法,丹药,法宝,称之为修真四宝。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关修炼符?的玉简,消失的消失,不见的不见。

  流传至今,只剩下一些纸符的画法,还流传在凡间。

  所以猛的一听说已经消失的符?之法突然出现,李沧河当即就决定,这次赌斗一定要进行下去。

  不但要进行下去,还一定要想办法赢!

  “好!就以贵门得到的符?之法和我们天雷门的驻地作为赌斗。”

  李沧河当即拍板决定。

  不止李正东对自己的弟子有信心,李沧河也对自己的女儿和王阵有信心。

  李正东身后,听到师傅转眼间就帮自己做好了赌斗的选择,张飞盯着李雪,表面一副平静的样子,心中却如临大敌。

  虽然她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张飞却有一种,自己胜算不大的感觉。

  而他的师弟,赵闯,却一点也没有担心,他正盯着王阵,在想一会上赌斗台上的时候,该怎么修理王阵。

  “听说赌斗台上不能杀人,要不,就打断他一条腿?”

  而李沧河的身后,王阵此时哭笑不得!

  赌斗!还是跟一个同等级的金丹高手!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要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有两万个金丹了!

  而且那两万个金丹,还不是一般的金丹,无论金丹的大小,还是真元的数量,都不是一般修真者的金丹可以比的。

  可以这么说,即使他只使用一个金丹,都可以完爆同等级的高手。

  更不要说他两万金丹齐上了!估计如果他要光防御的话,都能把敌人累死。

  所以,他真的不想欺负人啊!

  但是看他对手的神情,分明在想着怎么吊打他!

  想到这里,王阵有点同情对方了!

  可怜的孩子,希望一会在赌斗台上,你可以承受住失败的打击!

  “怎么样,雪儿,有没有把握?”

  他自己绝对是必胜,但是他有点担心李雪。

  所以趁着他们谈话的功夫,他传音给李雪问到。

  “嘻嘻,阵哥哥,你放心,如果是以前,我还有点担心!”

  “但是你不要忘了,昨天老祖帮我敲诈了好几件法宝。”

  “有那几件法宝,我就是想输都难!”

  李雪自信的传音给他说到!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