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天剑门门主

  (好久没求票,求一波,熊猫在这里谢谢了!)

  剑星,飞剑城,天剑门办事点。

  三天后,也就是王阵刚刚出了天剑门宝库的时候,才有一个看起来很是奸诈的男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什么,你说你看到有人杀了我天剑门的弟子?”

  天剑门办事点的一间房间里面,那白袍中年男子一听台下的那个奸诈男子的话,顿时大怒。

  “怪不的,怪不的我那些师侄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我还以为他们贪玩,所以便没有管他们,没想到竟然是遭遇了不测,”

  一听那奸诈男子的话,那白袍中年男子先是自言自语了几句,随后反问到;“对了,你不是说这是三天前的事情吗?怎么现在才过来报?”

  “这,这,小人这也是害怕吗!”

  “对了,小人这里有一副那杀人凶手的画像,不知道仙长可否有兴趣。”

  那奸诈男子听到那白袍中年男子的质问,尴尬的说到。

  随后,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中取出一个用草纸,满脸期待的看着那白袍中年男子。

  他本来是那青山一家不远的一个邻居,三天前,正好看到王阵与那几个天剑门弟子的战斗,并且杀了几人的事。

  当时,他就知道,这是一个赚大钱的机会。

  所以,他不但偷偷的画下了王阵的画像,更是准备找机会去天剑门报信。

  不过他生性谨慎,害怕被王阵发觉。

  一直等了好几天,在发现青山一家以及那个神秘的修真者都离开以后,他这才壮着胆子来到了天剑门的办事处。

  “嗯,拿来吧,如果是真的,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白袍中年男子一听,平静的开口说到。

  这个时候,他知道生气是没有用的,关键是要找到凶手,让其血债血偿,

  “嗯,谢谢仙长,谢谢仙长!”

  那奸诈男子一听那白袍中年男子保证的话,顿时献媚的把手中的草纸递给了白袍中年男子。

  “怎么可能,竟然是他?”

  那白袍中年男子接过那奸诈男子手中的草纸以后,一打开,顿时惊呼出声。

  虽然那草纸上面的图画有点模糊不清,但是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上面画的就是那个杀了他们天剑门好几个弟子的王阵。

  “怎么不可能是他?仙长,这可是小人亲眼所见,那个少年,不但杀了好几个天剑门的仙长,事后更是带着那青山一家离开了!”

  “这一点,小人自信绝对没有看错!”

  听到了那白袍中年男子的话,那奸诈男子不清楚情况,赶紧拍着胸脯保证到。

  却没有想到,那白袍中年男子并没有在乎那个问题。

  而是在想,王阵是怎么从剑冢之中逃出来的。

  要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那王阵此时,应该是被困在剑冢之中才对。

  毕竟,他已经下令封闭了剑冢与剑星的传送阵,按理说,王阵根本就无法离开剑冢之中才对。

  但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奸诈男子,白袍中年男子也知道,其绝对是不敢骗自己。

  所以,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王阵已经逃出了剑冢!

  “不好,既然他已经逃出剑冢,暂且不论他是怎么逃出来的,但是他会不会已经发现,是我们天剑门针对他的事情?”

  “既然已经发现,那么他会不会去针对我们天剑门报复吗?”

  想到这里,那白袍中年男子大惊,顾不得多说,随意给了那奸诈男子几块灵石,便将其打发了!

  随后,他在跟一个弟子交代一句后,便驾驭着飞剑,朝着宗门飞去。

  这么大的事情,此时已经不是他能做主的了,必须禀报他们天剑门的宗主了!

  剑星,天剑门之中!

  鹿仁甲欢快的朝着药田的地方走去!

  他本是天剑门外门的一个弟子,平时除了修炼之外,便是负责药田之中的除草事宜。

  前一段时间,师门一个长辈来巡查,看到其把各种灵药照顾的不错,一时高兴,就赏赐了他一瓶下品聚灵丹。

  所以,这一段时间,他一直在闭关修炼!

  直到今天,他把丹药吃完,这才出关!

  出关以后,他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于是便准备去药田瞧瞧。

  药田之中虽然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阵法和禁制!

  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

  因为他有师门颁发的一个可以自由出入药田之中阵法的玉牌。

  拿出玉牌以后,鹿仁甲轻巧熟路的绕过阵法走进了药田之中!

  不过,当他看到空荡荡,寸土不生的药田以后,当即傻眼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那鹿仁甲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不信邪的用手揉了揉眼,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呈现在他面前的依旧是一副空荡荡的样子。

  不但药田之中的灵药消失不见了,就连灵田之中的泥土,此时都一点不剩。

  “不好,药田被盗了!”

  直到此时,他这才想到了一个可能!于是,惊呼出声到!

  惊呼过后,顾不得多想,那鹿仁甲连滚带爬的跑出了灵田,朝着师门大殿飞奔而去。

  天剑门大殿!

  那白袍中年男子正恭敬的对着大殿之上的一个身穿白衣长袍背影禀报着什么。

  “掌门,就这样了!我不知道,那个叫做天雷真君的青年是怎么从剑星逃出来的!”

  “但是,他既然已经知道是我们天剑门动的手,难保不会报复,所以我们还需要提醒各位弟子,多做防范啊!”

  说完以后,那白袍中年男子忧心忡忡的开口建议到。

  “哦,那个叫做天雷真君的少年,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听了那白袍中年男子的话说完,那个一直背对着白袍中年男子,同样身穿白衣长袍的人,疑惑的转过身看着那白袍中年,开口问到!

  直到这个时候,才可以清楚的看到其的真实面貌。

  竟然是一个颜值一点也不输于王阵的翩翩的美少年。

  不过,跟王阵浑身的阳光气息不同,眼前的这个天剑门的宗主,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高傲的气息。

  一看就知道,其应该极为难以相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