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四章 得手

  数息之后,地上现出了一个径直十几尺的大坑。

  坑里,大树桩子的底下是一个黑色的大泥球。

  这一点,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他们以为沈云如此仔细,刨出来的定是去掉泥土的树根。却没有想到,沈云是连泥带树根一起取走。还有就是,常言道,树大根深。这么大的一个老树桩子,其根系居然只有这么一团,也是件奇怪的事。

  事出反常即有妖。正清门的大弟子孟灵上人心思电转,暗道:姓沈的该不是在扮猪吃老虎,哄走了玄天门的一件奇宝吧?

  此念一起,他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玄真上人。

  后者的脸色很不好看呐……

  孟灵上人收回目光,再看向悬浮在大坑里的黑色大泥球,怀里好比揣了一百只兔爪。微微皱眉,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我们正清门与玄天门情同手足。如果此物真是一件奇宝。我岂能坐视玄天门被姓沈的骗了,而坐视不管?

  思及此,他果断的抽凝出一缕神识,悄然无息的探入半人深的茅草丛里。

  他的神识好比灵蛇般游走,转眼间,出了茅草丛。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神识自后边也钻出了茅草丛。

  神识无色无形。这两道神识的目标显然完全一致。是以,不小心撞到了一块儿。

  是他!

  孟灵上人和玄真上人的眼皮子齐齐跳了跳。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

  见状,孟灵上人有些心虚,赶紧的用神识传音解释:“我,我是怕姓沈的心术不正,不怀好心。”

  玄真上人眼波流转,同样用神识传音回应道:“如此多谢邹师兄了。”有道是,无利不起早。孟灵上人的解释,他是一个字也不信的。不过,谁叫他的修为比姓邹的低了一重小境界呢?再者,现在要对付的是沈云。前有虎,后有狼。他果断决定,先安抚住狼,从虎爪里保下宝物。其他的,以后再从长计议。

  两人都冲对方微微凳首,就这样,用最快的速度达成了共识。再收回目光,两道神识沿着地面,齐头迸进。

  转眼间,它们无声无息的滑入坑底,再折向上,试图从悬空的底部探入大泥球里。

  不想,大泥球的底部竟然好比玄铁铸成。两道神识都被弹了回来。

  两人眉尖轻跳,马上调动神识,绕着大泥球盘旋而上,寻找可以探入之地。

  他们找得很仔细,生怕会错过任何可能的地方。而神识之游走,可谓意随心动,是相当之快的。几乎是须臾之间,两人已经搜遍整个大泥球。

  有意思的是,在这短短的一瞬之间,他们俩又碰到了十几道熟悉的神识……

  沈云看在眼里,心里冷笑不已:十大门派的手足情谊,真是令人感动啊。

  他以为,这些嫡系中的嫡系们会再用神识密语,迅速达成一致的。不想,却没有再收到一句神识密语。

  心念一转,沈云又在心里冷笑——正所谓,先下手为强。这些人眼下都只顾着抢宝了,哪有时间传音玩虚的呀!

  他猜得没错。

  孟灵上人等人的眼底皆现出难以置信之色——此物竟似天衣无缝!

  玄真上人更是心头大震——这绝不是一个寻常的老树桩子!怪不得姓沈的连脸皮也不要了,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巴巴的动手刨坑……

  说时迟,道时快,沈云轻轻提起右手。

  呼——,偌大的树根从坑底飞出,完全展现于所有人面前。

  干净利落,行云流水,太帅了!

  “呀!”人群里,不少人惊艳的轻呼。

  眼见着大树桩子就要被某人收入囊中,玄真上人急了,张嘴欲呼。

  就在这时,耳畔忽然响起师尊严厉的声音:“闭嘴!不许丢人现眼!”

  玄真上人怔住,旋即,甭提有多委屈了——我只是想拦住姓沈的,不许他骗走宗门的宝物,怎么就丢人现眼了!

  可是,师令难违……他唯有抿紧嘴唇,将冲到嘴边的话又老老实实的咽回肚子里。

  与他一样的,还有孟灵上人。

  不过,后者可不只是要动嘴,而是急急的运转灵力,准备直接动手截走大树桩。

  “此事与我正清门无关。你勿要妄动。”师尊泰阳真君的话好比是一阵冰冷的风拂过。孟灵上人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紧接着,后背上,冷汗如雨。

  师尊能及时用神识传音制止自己,说明什么?

  说明这园子里发生的一切,都尽在师尊眼底。

  说什么久逢老友,棋瘾发作,不来游园会,让他代为出席,全是假的!实际上,师尊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园子里发生的一切。

  余师叔肯定也是……不止他们俩,恐怕这是十大门派的门主们一起商量的结果。

  十位前辈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有一个可能,即,通过这次游园会,考校他们十个座下大弟子,想从中选出统领仙门的主帅来!

  余师叔甚至不惜血本。而姓沈的,分明就是十位前辈考验他们的磨刀石!

  如此一来,完全可以解释得通,为什么师尊对沈云青睐有加了!

  是我蠢,眼皮子薄……师尊神识传音阻止我,定是我没能通过考验。师尊护短,给我留下最后一点脸面。

  想到这里,孟灵上人哪里还顾得上抢夺什么奇宝。当即只觉得两眼直冒金星。他小退一步,才堪堪的稳住身形。

  他在仙门的后辈元婴上人们里颇有名望。在场的元婴上人们,不管是门主,还是十大门派的门主座下大弟子,都隐隐以他为尊。

  抢宝也是。

  见他突然脸色变作煞白,身形摇晃,往后退了一小步才站稳身子,其余人本来想动手,也不由迟疑。

  沈云对这团金铃树根是誓在必得,可不会给这些家伙机会。见状,果断的收手。

  四周的人只看到悬浮于大坑之上的大树桩子猛的晃了一下,呼的一下,凭空消失了。

  沈云将裹着泥团的树桩子暂且送进了虎牙空间。树根的外面裹着泥团,在虎牙空间里呆一两天,不会流失药性。

  而一两天之内,他便是暂不能从玄天门脱身,也定能找到机会,将树根收进玉盒里。

  然后,他转过身来,冲着玄真上人等人抱拳笑道:“承让了!”

  该死的,这回丢脸丢大发了。这家伙也知道……玄真上人等人脸上那温润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其余人这才回过神来。

  “快,太快了!”

  “你看清沈师兄刚才收走树根的手法了吗?”

  “唔,没,没有呢。”

  “哪能看得清啊!从动手到收走树桩子,沈师兄总共才用了多长的时间?你闻闻,这会儿,那新翻出来的泥土气味才散到这边来呢。”

  “哎,是的呢。咦,这气味……好香呐。是那树根的气味吗?”

  “那……该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天灵地宝吧?”

  “嘘!别胡说。你再看看邹师兄的脸……”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妤姐妹的月、票,谢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