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章

  然而面对两人到来,玄界尊主除了最初的那一声,便再无反应,仿佛对他来说不管有多少人到来,依然无法让他有任何顾虑。。

  那是只有至强者才有的淡漠。

  随之,他再次出手,仿佛随意的微转手腕,便又是一记刀锋落下。

  这一刀看似随意,来势却比之方才那一刀还要可怖,长空之上风声骤然止住,就连天地间的雨幕也在此时短暂的被分隔开来,眼前的一切被笼罩在一层殷红之中,那一刀劈开云层,仿佛在人们的眼前划开了一道万丈深渊,深渊之中,尽是焦土。

  这一刀到来,楚轻酒与苏羡自是立即挺身上前,而慕疏凉与云衿却并未立即出手。

  仓促之间,慕疏凉侧目往云衿看去。

  云衿对上他的视线,读出了对方那一瞬间的复杂情绪。

  “师妹。”在这种时候,慕疏凉眼眸如星,竟泛起了柔和的笑意,“你可愿信我?”

  “我信。”云衿毫不迟疑。

  她从来不曾怀疑过慕疏凉,从前如此,将来也如此。

  慕疏凉又是一笑,认真道:“这场灾劫,马上就过去了。”说完这话,他附在云衿耳畔道:“记得来的路上,我对你说的那些话。”

  云衿正欲回应,却还没来得及回应,慕疏凉便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剑锋如电,已然出手。

  这一剑并非对准了那长空上深渊般的一刀,而是他自己的胸口。

  慕疏凉神魂本就刚回到身体当中,还未来得及恢复,如今再次自体内脱出,自然不若从前,然而慕疏凉与云衿都知道,此时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一剑落下,就在那云层笼罩的后方天穹之中,无数星辰骤然闪烁起无边星辉,犹如一条无边无垠的长河,瞬时将那烈火深渊笼罩其间,慕疏凉的身影再次在夜空中央出现,与楚轻酒苏羡并肩而至那刀锋所在之处,三道绝世身影同时出手,不管是深渊还是烈焰,皆在相接的那一刹碎裂消散。

  风声再起,雨幕自云层中再次细密而下,方才的火焰尽数化作云烟,在空蝉山上空染出层层薄雾。

  玄界尊主面无表情看着众人,脚步再动,微微踏前一步。

  有的人不动如山,一旦动起来,便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慕疏凉神情微冷,这一次没有等到对方动手,自己便先出了手。

  他出的是剑,剑是从空蝉派的剑池里面拿出来的长剑,由梅霜梦所铸造,在那剑池之中不知沉了多久,剑身却依旧锋利泛着银色的光晕。

  那把剑出现在慕疏凉的手中,似乎便已经不再是一把普通的长剑,长剑斩落,犹如斩开了整个天际,将四周的薄雾撑开,将云层消尽,露出了夜空之上的湛然星辰。

  玄界尊主负手而立,这一次却没有出刀相迎,而是冷冷淡淡的看着,就像是在看一场烟花落下。

  因为这一剑,也不是对他而出的。

  这一剑向天而出,所斩的,自然是天。

  然后就在所有目光的注视之下,夜空之中,出现了一道裂口。

  天,被慕疏凉生生斩开了。

  就如同空蝉派的后山上那道裂口一般,这道裂口自然是一座门,天上展开的门,自然是天门,神界之门。

  这道裂口比之玄界的大门要小了许多,不足以让许多人通过,但只要能让一两人通过,就已经够了。

  无匹神光从天而降,天地之间骤有雷声与风声再度响起,便在那一阵金色神光与,雷鸣相伴之间,两道身影自神界大门后方踏出,瞬时之间来到慕疏凉与楚轻酒身旁。

  慕疏凉的这一招,的确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他的一剑斩不开玄界尊主的一刀,却能够斩开天地,他一个人无法与之相峙,那便多找几个人,反正,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神光透体直冲云霄,慕疏凉身上衣衫渐变,化作了繁复战袍,而另一侧,三道身影分列四周,将玄界尊主困于其间。

  慕疏凉居北,身后群星耀遍,光芒闪烁,无数道虚幻身影幻出,北极四圣,云天二十八宿,斗中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普天星斗,皆列于身后。

  楚轻酒居南,紫雷悬于身后,雷声滚滚震天灭地,神威浩荡不可直视。

  东方遍天耀焰,居东者一身华袍,眉眼微垂,手持杨柳洒琼浆,九头狮子于座下咆哮,啸声震天。

  西方一者兵戟在身,手执万神图,统御八方神明,浩然之气,直透苍穹。

  玄界尊主便在四者围困之间,视线扫过四人身前。

  北极紫微大帝,南极长生大帝,东极青华大帝,西方太极天皇大帝,至此四御聚齐,犹如两千多年前,那一场惊动三界的伐魔之战。

  但玄界尊主神情依旧不曾有变化,眼前的一切甚至无法在他身上引来任何情绪的起伏,他是整个玄界无数年来最强大的尊主,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神明。他平静看着众人,说出了出现以来的第二句话:“还不够。”

  野火燎原,纵然是天雷降世,万星齐出,也依旧无法阻止。

  但便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阵箫声倏然自后方响起,四周的空气似乎又冷了几分,伴着旋绕的气流,将箫声送入战场。

  玄界尊主循声看去,人群后方,苏羡手持玉箫,沉静在雨幕当中。

  而就在她的身旁,站着云衿。

  龙吟之声再度伴随箫声而起,直冲向包围之中的玄界尊主,然而玄界尊主依旧不曾正眼去看,他不过微微抬眸,那道白龙的身影便瞬时僵在原地,再无法动弹半分。

  神威不可撼动,纵然是四御在前亦无法让他动容,更何况一条区区白龙。

  然而一切并未结束。

  就在白龙在玄界尊主的目光之下颤抖静止的瞬间,白龙的身后,那些纷然而下的雨水,突然开始动了起来,它们在空中交融成冰,渐渐越来越大,气息越来越冷,最后,竟凝成了一条如白龙一般大小的冰龙,同那白龙一道继续往玄界尊主冲去!

  然而依然不够,两条龙的力量依旧太弱。

  但就在玄界尊主正欲开口之际,空气之中,越来越多的雨水开始凝结,他们在白龙的周围凝结,在冰龙的周围凝结,在四面八方所有地方开始同时往一处走去,于是下方的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空蝉山上所有被化去的雨水,全部凝结成冰,在空蝉派的上空凝聚,凝聚成龙!

  与那白龙一道,九条白龙同时出现在人群上方,与四御同时出手,冲向包围之中的那道不世身影!

  骤然间,犹如一道巨大的烟花自夜空中炸裂,火星与冰雪同时自天空中落下,冰寒的气息自那处透出,神光与灼炎相遇,无垠的苍穹之上,传来一种名为寂灭的气息。

  没有人能够看清那爆裂当中的情形,所有人都在等待,等一场寂灭之后的结果。

  远处,云衿也在紧紧盯着那里,就在她的掌心处,有一道极深的伤口,殷红鲜血自其中透出,还在不住往下滴落,染红衣摆。

  在赶来空蝉派的路上,云衿与慕疏凉在白龙的背上,曾有过一番谈话。

  云衿来自萧家,但自身的血脉之力与萧家的旁人却并不相同,旁人能够操纵水的力量,而她却不能,她所能够操纵的,只有自己的血。是以在她看来,自己原本应是萧家最弱的那个人,然而上天偏偏却让萧家遭遇了那样的事情,最后活下来的,只有血脉之力最为弱小,从前一直被萧家众人当做无能者的她。

  但慕疏凉却并不这样认为。

  云衿的血能够唤醒雾珠当中的白龙,能够操纵雾珠,那绝不会是巧合或者偶然,或许对于整个萧家来说,云衿的血脉之力并非最弱的那个,而是最强的那个。

  “当初的萧家人,能够操纵水的力量,他们的极限是什么?”那时候慕疏凉问云衿。

  云衿想了想道:“虽然能够操纵水,但是并非能够随心所欲,萧家最强的人应该是我爹,他能够控制我们庄园内的所有水,再远,便不行了。”

  “那你呢?”慕疏凉问。

  云衿一怔,旋即道:“只要是我的血,都能够随我所操纵。”

  慕疏凉笑了笑,指着远处的山水,思考道:“如果是你的血,渗进了了河里呢?”他又望了望东方的远山,目光仿佛穿过远山看到了东海上的日出,他又道,“若是你的血,在海里呢?”

  那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云衿已经不需要再猜测,因为她已经看到了。

  她在雨中划开手掌,将自己的血洒向这一场无边无际的雨,然后这些雨水都成为了她的血脉,听从了她的操纵。

  不论多么可怖的庞然大火,都会被雨水浇灭,玄界尊主忌惮雾珠,忌惮萧家人,因为那将是能够浇灭他那一场大火的雨,她的力量还不够熄灭那一场大火,但她还有慕疏凉,还有许多人在帮她。

  于是那一场大火熄灭了,结束了,化为青烟袅袅,荡然无存。

  她视线依旧落在大火落幕的云雾之中,然后她在那浓雾里,看见了自己所要等的那道身影。

  壮烈都归于壮烈,沉寂都归于沉寂,一切终于落幕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神级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