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一化万千

  “霸元……”

  听闻霸元居然当面冷嘲自己是“人头畜鸣”,血臼老魔顿时面色大怒,就要怒骂霸元。

  然而血臼老魔的怒骂声才刚起,霸元身前悬浮的乘离长目剑瞬息间就是剑光大放,剑意惊天而起,一道青色的剑光对准血臼老魔,就是当头急斩而下。

  青色剑光瞬息一化万千,赫然又是回风一剑!

  血臼老魔见状,心中顿时恨怒和惊骇交加,身上无伤之际,血臼老魔想要挡下霸元的回风一剑已然不易,而此刻身受重创,几样防御宝物亦是有损,刹那间,血臼老魔竟是有了一丝懊悔之意。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擒下宛芊柔,平白招惹性情桀骜,而偏偏修为实力逆天的青魔帝霸元。

  在北婺圣洲,能让血臼老魔心生忌惮,甚至是有所畏惧的,除了赤魔帝负阗之外,青魔帝霸元也在其列。

  漫天的青色剑光、剑气和剑影再次笼罩八方,而心中大骇的血臼老魔,不敢有丝毫吝惜地,疯狂运转体内魔力,霎那间,血臼老魔的身上和身周就是腥臭浓郁的血气和血光汹涌翻滚。

  肉眼看去,血臼老魔已是身形彻底淹没在重重的血气和血光之中。

  同样血色光芒大盛的,还有环绕在血臼老魔身周的那把血色飞刀、血色圆环和九子母血魔,这三样宝物同时嗡鸣呼啸,朝着漫天的青色剑光、剑气和剑影等直迎而上!

  “嘣!”

  一声尖锐刺耳的巨大轰炸声。

  那把血色飞刀虽是飞在最后,但却是最先轰炸开来,碎成了无数的粉屑,而和血色飞刀一同消散的,是与之轰撞的十数万道青色剑光、剑气和剑影,劲风随之激荡四周。

  劲风的风力之强,就连另一边数千丈远处的苏望,也是站立不稳,径直被呼啸的劲风吹离飞退出三千余丈,所幸苏望始终都有防备,身形虽是急速飞退,但并没有因此而受伤。

  可苏望依旧没有轻举妄动,霸元的这一式剑术神通,回风一剑,亦是霸道非常,直面相迎的血臼老魔自不必说,就连周围方圆数万丈,也同样被凌厉的剑光、剑气和剑影所笼罩。

  诡异而可怕的是,这些凌厉的剑光、剑气和剑影,如有灵性一般,若有从外闯入者或是身处其内者稍有异动,这些剑光、剑气和剑影就会随之绞杀而来,如影随形。

  刚刚苏望的身形飞退,就有许多的青色剑光、剑气和剑影急斩而来,自然地,都被苏望施展的羽流风罩、胎光寒冰和飞舞的星晷玄剑所轰散。

  轰散后,苏望即在半空中站立不动,星晷玄剑也是静静悬浮在身前,而周围的剑光、剑气和剑影,竟然立即地就不再理会苏望,继而急转杀向另一边的血臼老魔。

  至此,苏望心中也是明白,青魔帝霸元对自己其实根本就没有杀意,而霸元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神通,任由其余威轰击苏望,极有可能就是霸元想要见证苏望的实力到底如何。

  这也是苏望直到现在,没有拼命施法而遁逃的重要原因。

  “砰砰!”

  几乎是紧随在血色飞刀之后,又是两声巨大的炸响,而这一次轰炸开的,正是那一对血色圆环!

  不同于血色飞刀是被剑光、剑气和剑影猛烈绞杀而轰炸碎裂,两只血色圆环乃是血臼老魔神识操控让其自爆炸裂的。

  生死攸关之际,血臼老魔自是不会吝惜宝物,几乎是紧接在两只血色圆环自爆的瞬间,血臼老魔神识接连急动,刹那间,竟然又是从血臼老魔的体内同时呼啸飞出了八千余件魔气宝物。

  这八千余件宝物,品阶最低的,也是上品灵器!

  气息狂暴已极!

  八千余件宝物在刚一飞出的瞬间,即闪耀出耀眼刺目的各色光芒,随即就都是轰然自爆炸开,与周围的青色剑光、剑气和剑影等猛然轰撞!

  强劲的无形音浪,使得周围的虚空,再次剧烈震动且是出现了蛛网般的空间裂缝!

  此刻已然远离出近万丈的苏望,亦还是感觉到如同被重重无形巨力撕扯,并且从那些空间裂缝内,还传出极为强大的吸力,直欲将苏望吞吸入内。

  这些空间裂缝,自然不同于苏望自己,或是解灵儿施展虚空流形破开的空间裂缝,这些空间裂缝犹如一个个隐匿在黑暗中的蛮荒巨兽,正大张着巨嘴,欲将进入其中的一切吞噬殆尽。

  “虚空流形!”

  与苏望急转灵力和星光之力抵御着周围的劲风、无形音浪和相抗着空间裂缝吸力的同时,混仪戒空间内的解灵儿也是急速施法,瞬息间,一道玄妙的灵光就凭空笼罩包裹着苏望。

  这道玄妙的灵光,如同淡淡的白色薄雾一般,每当苏望的身周骤然出现,或是苏望飞身闪避时靠近空间裂缝时,这白色薄雾般的灵光就微微闪烁,不仅消去了大半的吸力,而且还让苏望形如流水般闪避而过。

  另一边半空中的霸元和血臼老魔神识见此,对苏望立即又是多出了一份惊疑,不过此刻的二人斗法正烈,自是无暇顾及苏望这边。

  “轰轰!”、“砰砰!”

  血色圆环和八千余件宝物的自爆炸开,瞬间轰散了将近七成的剑光、剑气和剑影,而同时地,九子母血魔亦是死命相抗,其身上散发出的血光虽然越来越黯淡,但回风一剑的威能也是随之消散不到一成。

  “轰!”

  一声巨大无比的炸响,惊天动地。

  回风一剑,威能至此全部消散。

  九子母血魔中的九子魔,瞬息间都是血光黯淡乃至全部消失不见,气息也是瞬间变得极为衰弱,血臼老魔鲜血狂喷之际,却是神识急动,将九子魔收回到了体内。

  与此同时,仅余的母魔却是双手忽地抓起血臼老魔,竟是施展瞬移神通,霎那间远去!

  霸元脸色如常,手中法诀迅速一变,身形亦是瞬移消失不见的同时,远处的半空中又是惊现出一道巨大的青色剑光,对准看似空无一物的半空急斩而落!

  “啊!”

  一声无比惊骇且是凄厉的惨叫声,正是血臼老魔所发出。

  已然是血肉模糊的血臼老魔,瞬息浮现而出,随即就从半空中急坠掉落,而那母魔光芒骤暗,还差点被一斩两半,伴随着血臼老魔的坠落,却是自行飞回到了血臼老魔的体内。

  血臼老魔遍体鳞伤,此刻已是奄奄一息。

  肝胆欲裂的血臼老魔,就要狠心舍弃肉身,以魔婴之体施展秘法遁逃,同时霸元也是急挥乘离长目剑的瞬间。

  一道细长的耀目白光,从极远处的天边骤然闪现,瞬息即已临近这边,直奔血臼老魔而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