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圣人不在,谁能阻我大秦?

  太上老君走了!

  元始天尊走了!!

  女娲娘娘……也走了!!!

  此刻,封神大陆四大圣人,经此一役之后,便是四去其三。

  如此一来,阐教和截教,甚至是太上老君的人教、以及女娲娘娘的妖族,彼此势力之间的大势对比,定然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同时,阐教支持的西岐,截教支持的朝歌,也定然会因为今天这一战,出现一系列异常可怕的变动。

  只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没有了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女娲娘娘三尊圣人的威胁,姬考、姬考的秦国,一统天下的最大障碍,从今以后,再也不复存在。

  如此一来,谁、能、阻、我……大秦?!

  没有人!

  Nobody!!!

  ……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包括煞气之体和黑袍鬼帝在内。

  于是,偌大山顶之上,就只有通天教主一个人站着了。

  在今日,自己两位师兄已经败北,身受重伤的他们,即便不死,也难以复原。

  连带着女娲娘娘,三人一起,在未来无数年当中,只能化作三个苟延残喘的老者,龟缩躲在各自的洞府当中,颐养天年。

  在今日,多年大计得以实现,通天教主扬眉吐气。

  然而,在此刻,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喜悦的神采,他只是静静的站着,迎接着天穹上的日光,和四周微湿的清风,显得有些孤独和落寞。

  这种感觉,这种状态,无疑是装逼的最高境界,叫做……人在高处不胜寒。

  的确,如今的天下,阿弥陀佛死了,无天佛祖死了,药师佛也死了,再加上今天封神三大圣人的齐齐重创,偌大天下,再也难以找到和通天教主并肩的人。

  因此,无论是谁,在这一瞬间,在这站在天地至高位置的一瞬间,都会生出这些异样的情绪来,感到空虚,感到寂寞,甚至是感到冷。

  只是,这样的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

  毕竟,此刻的通天教主,已经是十分疲惫了。

  以他圣人之威,即便没有重伤,即便是处于全盛状态,在电光火石之间,以诛仙剑和厉掌除掉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两位圣人,固然是他人生当中最华丽的一页,却也耗损了他太多的实力和精神。

  尤其,是这种漫长的谋划,在成为现实之后,在精神上所带来的一些影响,让此时的他,远没有人们看着的那般强大。

  甚至于,在他的这一生当中,眼下这个阶段,眼下这个时刻,其实是他最为虚弱,最容易被击败、被杀死的时候。

  然而,没有人发现这一点,也没有人敢利用这一点。

  毕竟,就算此刻的通天教主是一只因为太困,而即将打盹的老虎,他那微微眯着的两只眼睛当中,也是耀出无比吓人、无比恐怖的寒光,将那些敢来冒犯他的人物,吓成了狼狈而逃的猎物。

  ……

  “教……教主,赢了?”

  “师祖胜了?”

  “三大圣人败退,唯我教主独尊?”

  直至女娲娘娘搀扶着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离开之后很久,山下战场上面的无数人,才从震惊当中摆脱出来,反应过来,知道通天教主胜了。

  不仅仅胜了,而且是胜得异常彻底。

  什么阴谋诡计,什么圣人联手,什么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在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面前,都显得那样弱不禁风。

  “哈哈,赢……赢了,赢了!!!”

  墨麒麟旁边,太师闻仲脸上带着泪水,带着狂喜,跪倒在地,喃喃自语。

  “哈哈哈哈哈,我成汤有救了,我大商终将不灭。”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通天教主的存在,对于商朝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因此,此刻反应过来之后,闻仲几乎喜悦得快要晕倒了。

  和他一样,无尽商朝甲兵也是欣喜若狂,一个个高举双臂,齐呼通天教主之名,声音响彻九天,汇成祥云无数。

  和他不一样,此时的姜子牙,广成子、赤精子等阐教门徒,一个个脸色败若死灰。

  他们带来的援军,和场中还未围困的西岐联军,更是不敢,一个个脸色苍白至极,感觉天都塌陷了一般,无比绝望。

  和闻仲一样,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元始天尊的存在,对于西岐大周是何等的重要。

  换句话说,要是没有元始天尊的牵制,通天教主只需要一剑,便是能够将西岐皇城抹去,便是能够将姬发、姜子牙,外加阐教所有的金仙之辈,尽数斩碎。

  这就是圣人的力量。

  而如今,失去了圣人力量支撑的西岐,该用什么手段来面对通天教主这尊恶魔?

  这一刻,姜子牙等人,感觉到了一直存在于姬考心中的压力。

  这一刻,姜子牙等人,从以往靠着元始天尊圣人名义,耀武扬威的地痞流氓,变成了被十几个大汉围起来的小姑娘,想要躲进角落里面瑟瑟发抖。

  同时,这一刻没有人敢动。

  闻仲一方在等,在等胜利之后的通天教主下令……是碾碎姜子牙他们,还是碾碎他们之后,在碾碎一遍。

  姜子牙一方也在等,甚至于,此刻的他们,在心中无耻的祷告着,祷告通天教主不会对自己这些蝼蚁出手。

  祷告当中,姜子牙无耻的忘记了,在方才,截教身份地位和他一样的三霄娘娘,便是死在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手下。

  在以前,姜子牙靠着元始天尊这尊靠山,欺负截教的人习惯了。

  可是今天,元始天尊不再了,该他自己轮到被人欺负的时候,他恐惧了,害怕了,以至于此刻悄悄躲得老远,低着头,不敢去看通天教主,生怕通天教主注意到他。

  便在双方等待的静止当中,高山之上的通天教主,脸色一片平静,没有丝毫动容。

  然后,他转身,像是之前离去的女娲娘娘三大圣人一样,慢慢走过山顶石径,消失在了山顶重新汇聚合拢的迷雾当中。

  从始至终,他没有说一句话。

  从始至终,他没有对任何一个凡人出手。

  从始至终,他都像是以前一样,任由手底下的弟子去闹,去接触封神之战,却不会出手干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