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拼死相救

  任由着刀尖从自己的身后没入,刺穿了自己的胸膛,也伤到了心脉,小右的嘴角都溢出了鲜血,但他对此却是不管不顾,其目光始终都在看着面前的小不点儿,不曾有过半分转移,眼眸之中也满含了柔情与不舍,却是忽地露出一道心满意足地笑容,又轻声对着面前的小不点儿说道:“幸好…我赶上了…”

  方才在那危急关头,眼看着小不点儿陷入了危险当中,那一刀立马就要落在小不点儿的身上,而小不点儿又丝毫不会武功,根本就没有避开那一刀的可能!

  见着如此,小右满心的愤怒,自是不愿见到小不点儿丧命在那刀锋之下,也不知他从哪里来的力气,竟是自行地冲开了被墨轩封住的穴道,这又以极快地身法闪身冲到了小不点儿的身前,便替她挡下了那五毒教弟子落下的一刀。而中了这一刀,小右已然身负重伤,可他丝毫都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只是见到小不点儿平安无事之后,便彻底地放心了下来,他不愿小不点儿会受到半点儿伤害…

  而小不点儿看着面前的小右,她已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那名五毒教弟子分明就是奔着自己而来,可小右为了救下自己,竟是全然不顾他自己的性命,纵然小不点儿不会武功,但看着那道从小右胸膛之前穿透而出的刀尖,也能想象得到小右受伤之重,赫然有着性命之忧!

  “小右哥哥!?”

  惊呼了一声,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一切,便见小不点儿瞪圆了双目地看向面前的小右,眼眶里边又有泪花闪烁,下一刻便夺眶而出,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而一旁,不论是那些五毒教之人,还是葱花先生与墨轩几人,在见到小右拼着自己性命不顾救下了小不点儿之后,也是被小右此举给震惊得无以复加,所有人皆是怔在了原地忘了动作,定住了身形一动不动…

  不料之前还一心想要谋害自己这些人性命的小右,此时居然会为了救下小不点儿的性命,替小不点儿挨下那一刀,这是众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事情。不明白小右为何要这么做,为何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小不点儿的性命,或许是因为小右一直以来就暗自倾心于小不点儿的缘故,才会令他在那等生死关头能自行冲开他自己身上被封住的穴道,又奋不顾身地挡在了小不点儿的身前,让小不点儿没有收到伤害。

  此事若是换作他人,必然是无法做到之事,墨轩的内功远高于小右,小右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行冲开身上被封住的穴道,定然是不可能的,但小右却是偏偏还真的做到了,众人虽是不知小右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可眼下,这一切早已是没有那么重要了…

  “小右…”

  看着自己身后的小右,此时依然还挡在小不点儿的身边,那一柄短刀都还在小右的身上插着,可小右对此仿佛毫无察觉一般,也没有动弹半分之意,叶子已是不知自己该如何启齿,只是满面怔然地看向小右,口中又轻唤了一声。

  “嗯?”

  但听着小不点儿在唤着自己,小右依旧装作平淡地模样,仅在轻咦了一声之后,见着小不点儿已是哭得梨花带雨,其心有不忍,还觉着有几分心痛。他不愿见到小不点儿在自己的面前落泪,不愿见到小不点儿伤心地模样,这就想要如小时候一般,缓缓地抬起手来要替小不点儿拭去面上的泪水,口中又轻声吐道:“不要哭,哭可就不好看了…在我心里,开开心心的小不点儿才是最好看的…”

  一边说着之时,小右的手一边向着小不点儿的脸上伸去,不紧不慢、无声无息。

  可就在小右的手将要触碰到小不点儿脸颊上边的泪水之时,他身后那名用刀扎中小右的五毒教弟子,在见到小右竟然胆敢阻拦自己对小不点儿下手,如此行径分明就是要背叛自己师门,其心中惊怒交加,便是奋力地拔出插在小右身上的短刀刀锋,这不禁直疼得小右闷哼一声,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如霜,血花也在他身后涌现。

  但拔出了短刀之后,那名五毒教弟子却是不肯就此罢休,只见其手里的短刀又高高地扬起,刀锋之上满是小右的鲜血,竟然趁着小右还没有缓过劲来之时,这又再次狠狠地向着小右的后辈扎去,赫然正是想要将小右给一刀毙命!

  见此一幕,葱花先生与叶子几人皆是瞧得一惊,心道小右先前被刺中了一刀已是重创了心脉,若是这一刀再被刺中的话,小右十有八九要命丧在那刀锋之下!

  如此想来,纵然知晓小右想要害自己的性命,可念在昔日年幼之时的情谊,叶子也不能看着小右死在自己的面前,他这就立马飞身冲出想要去替小右挡下那一刀,奈何自己与小右之间隔着一段距离,却是无法在那一刀落下之前赶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短刀刀锋再次没入了小右的身躯…

  “扑哧!”

  下一刻,又听着一道利刃入肉的闷响传来,只见锋锐的刀锋已然再次刺入了小右的身后,感觉到那钻心的剧痛传来,小右浑身一震,脸色也由此惨白得如同死灰一般,口中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闷哼,更多的鲜血从小右的喉中喷涌出来,直溅得小不点儿一身,也让小不点儿彻底地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

  “小右哥哥!?”

  大喊了一声,也不顾自己满身的鲜血,小不点儿不敢接受眼前的一切,只在心里期盼着小右能够无事,哪怕明知这个念头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而又中一刀的小右,心里已是盛怒不已,可在听着小不点儿的呼唤之后,其心中的暴戾顿时褪去,便睁眼看向面前之人,面部却是因为那钻心的剧痛而扭曲成一团、显得狰狞,但还是强忍着剧痛之感,口齿不清地吃声吐道:“小、小不点儿…我…我…没、没事…”

  说出这话,也不知小不点儿会不会相信自己,小右只是想让小不点儿心安些许而已。但话声落下,便是因为开口而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直疼得小右面容一抽,当下再也忍受不住那种剧痛,只见小右直起身子仰面“啊”地一声暴喝,全然不顾自己的身后还插着那柄短刀,这就见到小右倏地转身过去,双眸之中已然布满了杀意,咬牙切齿地直瞪向自己身后那名冲着自己扎了两刀的五毒教弟子,其眼神仿佛要将这名五毒教弟子给碎尸万段一般!

  本以为小右身中自己两刀,定然已是重伤不治,说不定立马就要死去,可这名五毒教弟子哪里想得到,小右此时竟然还有动弹的气力?

  见着小右转身过来看向自己,一对骇人的眸子好似要将自己生吞活剐,这名五毒教弟子登时就给小右如此深情给吓了一跳,于是也无心去理会那柄还插在小右身上的短刀,他下意识地就想要退后几步。可还不等这名五毒教弟子反应过来之时,但见小右忽地伸出他那黝黑如墨的右手,拼着浑身的最后一丝气力,一闪而过地就冲着这名五毒教弟子抓去,众人都未能瞧得清楚小右究竟是如何出的手,其右掌仅在眨眼之间就落在了那名五毒教弟子的脖颈之上,立马就将其喉咙给紧紧地扼住!

  “唔…唔…”

  被小右一把就抓在了喉咙之上,这名五毒教弟子顿时就叫不出声来,也喘不上气,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咽之声,便挣扎着想要用双手去掰开小右的手指。奈何小右的手指竟然是铁钳一般地紧紧扣住,还缓缓地将这名五毒教弟子给提将起来,这名五毒教弟子心中顿时大为惊惧,可他如何去掰扯小右的手指都是纹丝不动,反而还感觉得到小右的手指越扣越紧,好似快要将自己的喉头给捏碎了去,这名五毒教弟子的脸色不多时就给憋得铁青。

  如何都无法掰开小右的手指,这名五毒教弟子不想就此死去,仍是不见放弃,两腿也在身下不停地踢腾着,希望能够踩到什么以此来借力一二。可是小右已是不打算再给这名五毒教弟子机会,便见其两眼之中杀意突然大盛,但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传来,这名五毒教弟子的双目陡然一睁,口鼻之中发出最后一声轻微地呜咽,身子的动作也在此时停了下来,旋即四肢无力地低垂落下,就此便再也没了任何动静。

  这名五毒教弟子,竟是活生生地被小右给一手掐死,全然没有反抗之力!

  一把掐死了这名五毒教弟子,看着对方一副死不瞑目地模样,小右却是无心多看,仅是信手一甩地就将这名五毒教弟子的尸身丢到了一旁,而他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也因此耗尽,身子一软地就跌倒在了地上,身后的两道伤口之处,大股的鲜血就此涌了出来,几息之间就将小右的胸前胸后尽数染成通红一片。

  “小右哥哥!?”

  见着小右倒下,分明是因为身受重伤的缘故,小不点儿担心着小右的安危,这就呼了一声地扑到了小右的身前,将小右的脑袋抱在自己的怀中,伸手替小右拭去嘴角的血痕,可看着小右一副气若游丝地模样,小不点儿不禁哭得更为地凄惨,不愿见到小右会因此离自己而去。

  眼前之人为自己哭得如此伤心,小右虽是不愿见到对方如此,可心里还是觉得暖烘烘的,自己在小不点儿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位置,只是比起叶子而言,或许是比不上的吧…

  “小…小不点儿…我没事…你不要哭了…”

  便听小右启齿虚弱无力地说着,直至此时此刻,小右都还在挂念着不想让小不点儿为自己落泪之事,丝毫都不曾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势。

  但听得小右这话,看着小右躺在自己怀里奄奄一息地模样,小不点儿哪里肯相信小右的话,这也不禁哭得愈发地伤心难过。

  “小右…”

  而下一刻,听着有人唤了一声,顺着话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便见叶子终是赶到了二人的面前,却是姗姗来迟…

  来到小右的身前,低头看着躺在小不点儿怀里的小右,叶子亲眼看着他身中两刀,那伤口之处分明已是伤到了心脉要害,也不知小右是否能够撑得过去,叶子面上顿时就露出了内疚自责之色来。他只觉得都是自己害了小右,要是自己能够多加提防一二,不让那名五毒教弟子接近了小不点儿,要是自己能够及时赶来的话,小右也不至于落得这等地步…

  说起来,都是自己的一时疏忽大意,才会害得小右落得如此下场,这一切都要怪在自己的头上…

  瞥见叶子赶来,小不点儿抬头看了叶子一眼,却是无语凝噎。

  而小右同样也见到也值得到来,于是艰难地转头看去,看向叶子正一脸愧疚地看着自己,俨然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这不禁让小右的目光神色变得复杂起来,也不知其心里如何作想…

  但见到小右竟然敢公然反叛自己五仙教师门,还当着自己等人的面,亲手杀害了一名门下弟子之后,其余的五毒教弟子皆是怒火中烧,那名为首之人更是指着小右厉声喝道:“你这个叛徒,竟然敢当着众人之面残害同门!我这就代教主大人清理门户,除了你这个祸害!”

  音落之时,也无需这为首之人多言吩咐,余下的那些五毒教弟子这就不约而同地操控着毒虫扑向小右,皆是要取小右的性命。饶是小右有修练五毒教的《万毒大法》,其体内蕴含着剧毒,却也无法做到像墨轩那般无惧那些五毒教毒虫,只要被那些五毒教毒虫给咬中的话,小右此时已然重伤在身,必然会立马丧命!

  自己这些人虽是不是葱花先生与墨轩几人的对手,但想要杀一个此时已是毫无反抗之力的人,这些五毒教弟子自问还是能够做到。何况这些人都知道了小右也是自己五仙教之人,便算是他们的敌人,对待自己敌人的话,葱花先生与墨轩几人应当是不会插手的才是…

  不过这些五毒教弟子终究还是想错了,在见到那些五毒教之人对着重伤的小右竟然都还下得去手,叶子自然不会让他们得手,于是提起重刀无锋就朝着那些飞扑而来的五毒教毒虫迎面奔去,不肯让那些五毒教毒虫接近小右半分。

  看着叶子为了救自己的性命,竟全然不顾自己之前想要害其性命一事,便独身一人地去拦下那些五毒教毒虫,这一幕不禁让重伤在身的小右瞧得一愣,心中更是思绪万千起来,只是旁人并不知晓他心里的想法…

  但见到叶子又与那些五毒教毒虫斗作一团,墨轩与张铎彪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于是三人联手起来地将那些五毒教毒虫给尽数拦下,出手招式之间可是再无任何保留。叶子与张铎彪二人暂且不提,墨轩无惧那些五毒教毒虫扑咬在自己的身上,仅凭着一人之力就将许多五毒教毒虫给削成数段,直到所有的五毒教毒虫都死在了三人的手中,也不过只是用上了片刻的功夫而已。

  看着墨轩三人竟是将自己等人所饲养的毒虫诛杀殆尽,直让那些五毒教弟子瞧得脸色一变,可墨轩三人这又继续冲着那些五毒教弟子出手而去,就连葱花先生此时就加入了其中,那些五毒教弟子如何会是四人的对手?没有毒虫傍身的五毒教弟子,身手不过平平,哪怕夺路而逃也被四人给先后追上,随后一击毙命,断无任何仁慈可讲。

  可墨轩还是被两只五毒教的毒虫给咬上,即便墨轩有着百毒不侵之躯,不怕毒发身亡,但看着墨轩四人回来之后,其手臂之上还在冒血的伤口,慕容秀清见着仍是不免一阵担心,心里便是生出了想劝着墨轩退出江湖武林的念头来…

  不过眼下却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那小右可是重伤得奄奄一息,也不知还能撑上多久,葱花先生在追杀完了那些五毒教弟子之后,这就连地回到了屋中,又来到小右的身旁想要替其查看伤势。可看着小右那一对黝黑含毒的双手,葱花先生到底不敢轻易地下手,就怕自己会沾染上了剧毒。

  “葱花前辈,还是让晚辈来试试吧…”

  见着如此,墨轩猜出葱花先生心中的忌惮,于是出言提议一声,葱花先生旋即点头应允,墨轩这就蹲身来到小右的身前,右手搭在了小右的脉门之上…

  墨轩虽是不懂医术之道,但他身为习武之人,对于这脉象与体内的气息还是能够感应得精准,只是在查探了一番小右的脉象之后,墨轩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其他人瞧清了墨轩的脸色,也是神色一变,便知晓小右的情况已是不容乐观…

  看着众人的神色就此黯然了下去,皆是闷不吭声、一言不发,就算不用别人明言地说出,小右自己也能清楚自己身子的情况,自己被人先后刺中了两道,刀刀皆是伤在了要害之处,那心脉已是内损,绝非药石可医,想来自己已是时日无多了…

  念及至此,小右脸上却是不见半点儿忧伤,反而惨然一笑地看向面前的小不点儿,便说道:“小不点儿,你不必难过…当年的小右为了救你,已是死过了一次…自然是不怕第二次的…咳、咳咳!!”

  说着之时,小右不禁一阵猛咳不止,嘴里吐出了大口的鲜血,直让众人见着一惊。是以众人这就想要劝着小右不要再多说话,可小右却是摇了摇头,在咽下了嘴里的血液之后,仍是固执地说道:“我自小便认识了你们,与你们同甘共苦…又怎能见到你受到伤害?我想…要是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还是会这么义无反顾地来救你,哪怕明知自己会死…”

  话声就此顿下,小右又转头看向身旁的叶子,眼神之中一片复杂,缓了片刻之后才继续说道:“我知道…小不点儿心里的人不是我,可我只是想在小不点儿的心里有着一席之地而已…于是很久以前我就有了这么一个念头…若是哪一天,小不点儿遇上了危险,我小右能为小不点儿而死的话…小不点儿…应该就能记住我了吧…”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现在的小右虽然还是如之前一般地容貌,可看着小右这弥留之际地模样,又听他说着这一番话,与之前那个凶神恶煞、想要谋杀葱花先生与叶子二人性命的小右相比起来,便是如同两人一般。

  可听得小右这一番话,小不点儿却是不肯答应,这就见她哭得更为伤心,又一个劲地摇头喊道:“不!小右哥哥,你不会死的!先生他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

  说完,小不点儿便抬头起来看向面前的葱花先生,声泪俱下地冲着葱花先生求道:“先生!小不点儿求你救救小右哥哥好不好!?只要小右哥哥不死,小不点儿什么都愿意做…先生,小不点儿求你了!!”

  看着小不点儿为了小右哭得如此伤心欲绝,众人心里皆是一阵五味杂陈,奈何众人都知晓小右现在的情况,其心脉受损严重,即便有大罗金仙在此也是回天乏术,于是众人尽皆默然不语,就连叶子的眼中,都不禁闪出了泪花来…

  小不点儿去求葱花先生可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小右也心知自己的状况,知道自己已是命不久矣,却是不肯让小不点儿太过难受,便是强打起精神,又勉强地露出一个难看地笑容,便与小不点儿劝道:“小不点儿,你别去难为先生了…先生要是有办法救我的话,只怕早就救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劝了小不点儿一句,小右复又抬头起来看向葱花先生与众人,其脸上浮上忏悔之色,却是十分虚弱无力地说道:“先生,叶子…是我鬼迷心窍,才会铸成如此大错,这一切都是小右咎由自取…小右如今已是时日无多,只希望在小右离开之前,能得到先生的原谅…如此一来…小右即便是去到了黄泉之下,也能心安瞑目了…”

  说完,小右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这就要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冲着先生跪拜下去。可他如今已是重伤在身,连说话都极费力气,又如何能够动弹得了?便在几番挣扎之后,小右仍是躺在那里不得起身。

  但见到小右此举,葱花先生猜到他想要做什么,顿时急忙呼道:“小右,你不要乱动!”

  闻得葱花先生此言,小右这才安生地躺好,也不再挣扎,却依旧目光灼灼地看向葱花先生,好似是在期盼着什么一样。

  见着小右这道目光看来,葱花先生心知小右的心意,其心中只觉痛惜不已,便在深深地一个吐息之后,就听葱花先生凝声吐道:“本人…”

  “先生!”

  话未说完,却被小右一声轻呼给打断,葱花先生略微愕然地朝着小右看去,却见小右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双目之中已有热泪滚下,混着血液打湿了衣衫,又见小右咬了咬唇后,才带着哭腔地说道:“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怕是以后再无机会可言,我不愿此生留下遗憾…只想在临死之前,叫先生一次‘师父’,不知…‘师父’,可否答应了弟子…”

  小右此言一出,葱花先生但觉心头一颤,一股暖流顿时涌上了眼眶,视线也因此变得模糊起来,到了嘴边的话如鲠在喉地无法吐出,直让葱花先生用了许久才平复了心绪,最后看向眼前已是面如金纸的小右,半晌之后哽咽着说道:“为师,原谅你了…”

  “呵…”

  听得葱花先生这话出口,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小右最后的心愿达成,终是再无牵挂。于是破涕为笑,又用起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看向葱花先生,心满意足地说道:“弟子…多谢…师父…”

  那最后一字吐出之后,脑袋无力地低垂了下去,绷紧地全身也随之瘫软,立着的身影仿佛知道了什么,努力地闭目抬头,不肯让眼中的泪水滑落,可屋中,一男一女两道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我是一具尸体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