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旁敲侧击

  也幸亏唐胖子神经大条,心宽体胖,更有几分乐天知命的脾性。

  当然了,什么乐天知命、风轻云淡、过眼云烟大抵都是官方说法,死胖子根本就一边脸皮撕下来,贴到了另一边的面皮上——一边二皮脸,一边不要脸!

  这次胖子终于借着金秋节这个由头从家里溜了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来找君邪诉苦水。君邪正在发愁自己手里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唐胖子一来,两人正是奸夫淫妇,一拍即合,兜肩搭背的就来到了醉仙楼,连呼带喊的叫了几个小菜,对饮起来。

  唐胖子喝一杯酒,叹三口气,然后伸着如同水萝卜一般的手指头指天骂地的发泄一回,再喝一口,周而复始……用词之激烈,言语之恶毒,恨意之刻骨,幽怨的如同守了一辈子活寡的老寡妇……

  楼上所有客人无不侧目!就连一边的侍卫也是偏过了头,做出一副不认识的样子:跟着这样的少爷出来,实在是太…。。掉价了……

  君大少爷更是侧目,大少纵然沉稳,但胖子骂的人貌似也包括自己,偏偏自己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发作不得,如何不侧目!

  “我说胖子,你家究竟丢了啥?你这么苦大仇深的,搞得老子连酒都喝不下去了。”君邪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酒杯,他是真喝不下去,被人骂也还算了,以君大杀手的沉稳,片刻不适也就过去,可是这酒,明明浓香扑鼻,可味道却又寡淡如水,竟无丝毫酒意,犹如泔水,委实令君邪头大如斗!

  这种酒,如果让君邪给个评价的话,简直就像是一个比唐源还要魁梧的女人往自己身上倒了整整一瓶非但劣质而且过期的香水。

  喝到这种酒,君邪居然忍不住想起了大雨之夜在那宋老三的小店中喝的酒,那种被君邪踩得一文不值的垃圾酒,如今想来居然有些神往。

  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仍,尽管那酒在君邪品来也是难以下咽,更无法与前世美酒比较,但他现在总算知道,当初那人说那酒在整个京城也是少有的好酒,而且限量卖的说法,居然……。是真的!

  君邪原本那自己酿酒的想法顿时清晰了起来!自己貌似酒糟发酵之后反而给忘了,算算日子……汗,应该这几天就可以出酒头了吧?赶紧弄出新酒就算不为了赚钱,也为了自己有的喝啊!

  要是只喝这些个垃圾酒,还让不让老子活了!老子把酒酿出来的时候,他妈的也限量卖,一坛酒一万两银子,爱买不买,不买拉倒。自己喝一瓶看一瓶,万一真喝不了,就倒去喂猪!他妈的真是难以忍受的说!

  君邪捏着鼻子灌了一杯“垃圾”下肚,恶意的想着。以他的邪劲,若是上来了脾气,没准真拿美酒去喂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唉……”唐源欲言又止,一张圆圆胖胖如同荷包蛋一样光滑的脸居然看出了扭曲的表情:“三少……,哥哥我真的是苦啊。你说那几个王八蛋,陷害谁不行?非得来陷害我!我操他们的十八辈祖宗,老子这辈子跟他们没完!还有那些该死的贼,你说他们偷了咱家的东西,爷爷为什么赖我啊,老子诅咒那些贼……老子诅咒他们全家都ju花残……”

  越说越激动,说到伤心事,唐源激动的站了起来,一只大腿带着汹涌的肉浪狠狠的踩在了自己坐的椅子上,浑身肥肉波澜壮阔的一抖,神色狰狞的向天大吼!也幸亏醉仙楼的桌椅质地真是过得去,能顶得住死胖子的重压!

  君邪可是有些顶不住了,痛苦的用手捂住脸,真想掩面而逃——跟这胖子在一起,太丢人了……

  整个醉仙楼三楼霎时间鸦雀无声!人人都转过头,看着这一堆肥肉在激动的抖颤。

  喘着气,唐源把大腿挪了下来,然后也没擦一下,一屁股重重地坐在椅子上,举杯猛灌。

  “三少,这次我家丢的,可是了不得的东西!”唐源扭曲着脸:“就为了这东西,这四五天以来,我已经是饱受蹂躏,老太爷教训了我最少十好几顿,老爷子用大棍子赶着我猛捶,你说我这样……。能跑的快嘛?看哥哥我,现在都瘦成嘛样了啊。”唐源哀怨的向着自己身上比了比,坐在椅子上,肚皮软哒哒的垂下去,将膝盖遮住了……

  “呃……确实是瘦了很多。”君邪违心的道,随即加上一句:“看你这瘦的,脸上都没褶子了。”

  唐源呸了一声,他本想掉掉君邪的胃口,没想到君邪居然并不追问了,虽然是件丑事,但唐源为了这件事吃了这么多的苦头,自然而然有一种非常想倾诉一番的yu望。要不,非死皮赖脸的拉着君邪出来干嘛?

  “那是可玄丹来着!玄丹啊三少!”唐源凑在君邪耳朵边上,低低的道:“而且还是九级巅峰玄兽的玄丹啊!这可是逆天级的宝物哇!”、

  “不过是玄丹而已,我还当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九级巅峰玄兽的玄丹?君邪心中一跳,却不屑一顾的扭过头:“那玩意有什么了不起,我手里就有一个。”

  “你以为是五六级的普通货色吗?就你手里那玩意,能跟我家的比?”唐源嗤了一声:“我告诉你,我家遗失的那颗,可是最顶级的九级玄丹,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天下都会震动!若是有地玄强者服用了九级玄丹,足可以从地玄初阶一举冲到天玄巅峰!若是天玄中阶强者服用了,甚至可以一举冲上至尊神玄境界!至尊神玄啊三少,那可是整个天下都有数的高手!”唐胖子肥而短的双手夸张的做个怀抱的姿势,意思这便是天下。

  “有这么高的效力吗?”君邪心中有些砰砰跳,却一脸怀疑的看着他:“在我面前也吹这么大的牛?要是真有那么高的效力,天底下的商会还不卖疯了?!”

  “谁他妈吹牛死全家!”唐源大感受了侮辱,指天赌咒发誓,拍着胸脯,一张肥脸涨得通红:“卖疯了?你以为这东西天底下有很多吗?若不是天底下罕有的东西我家老太爷他妈的会发这么大火?我他妈跟你他妈诉苦真是找错他妈的对象了!”唐胖子一激动,熟练的口头禅‘他妈’二字便吊在了嘴上下不来了。

  “哦……。我真的很同情你他妈。”君邪长长地哦了一声,顺嘴学了一句。心中迅速的盘算起来。若真是这么逆天的宝贝,那还真不能还给唐家了。这件东西,若是能为自己的家族制造一位超级强者的话,岂不比放在唐家浪费要好得多?

  两眼发红的唐源一咧嘴,觉得这几天以来,也就只有君邪肯听自己的诉苦,霎时间心中又感动起来,狠狠的醒了一把鼻涕,随手啪的甩了出去,然后正要对着君邪说两句套心窝子的话,就在这个时候——

  “谁?谁他妈的乱扔鼻涕?他妈的给老子站出来!看老子不灭他妈的九族!”一个尖锐的气愤到了极点的声音响起,带着无与伦比的气急败坏……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