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七章 朝堂风波

  次日的朝堂之上,各党派争执之激烈,较诸农贸市场犹甚。

  上朝参见陛下的惯例之后,先是片刻的沉默,很有点万木无声待雨来的意思!

  这个也不希奇,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有一些令人窒息的宁静……

  包括皇帝陛下,看着蓦然空出来的十数个位置,和面前摆着的高高的一摞弹劾君战天的奏折,也不禁有些怔忡,虽在意料之中,但也大大的意料之外,这,太过火了吧?!

  虽然昨夜就得到了消息,也发过了火,但那毕竟是一张纸上的几个人名而已,现在看看,朝堂上几乎空了一小半……这种感觉太直观了!

  打个比方说,一个学生在课堂上上课,这个班级有一百人。晚上听说三十个同学退学了或者转学了,不会觉得怎样。但第二天面对空荡荡的教室的时候……这个比例,跟目前的天香国朝堂上,也差不了一些。

  昨天一夜,以公主被刺,君老爷子发难为起点;天香城之内,烽烟处处,遍地杀机。超过十位以上朝中大员身首异处,而这些人之中,有不少人,是曾经号称与君家不死不休的……

  除了这个特征之外,另外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人,则是目前已经倒向三位皇子之中某一人的,只不过这一共同点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都不会在嘴上明说,这个节骨眼胡言乱语貌似和找死没有分别的说。

  昨夜遇难的之中,有资格站在这里的共计十二人,不偏不倚,正好是份属三位皇子阵营的,各自有四个人。其中有刑部侍郎一人,吏部侍郎两人,执事一人,礼部三人,户部一人,御史三人,呃,还有两位大学士,这还只是面前能看到的,那些看不到的,还有多少?

  这些人一起完蛋,本对朝野可说是极大的震动,甚至有动摇国本的危机,不过这一切在某些高人的运作之下,也就那么回事了,虽然这位高人目前自己也气得眼珠子发蓝……

  另有些眼尖记性好、手腕通达博闻强记的大臣,有意无意间发现,这次进宫,皇宫里貌似是多了不少的生面孔,原本那些熟悉、甚至是很熟悉的面孔,绝大部分都已经不见,比如原本那位御前带刀侍卫首领慕容千军,当初可谓是一日三迁,官位晋升之速,极之罕见,可是,就这位“极之罕见”的、慕容家族的后起之秀,现在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看来,皇宫里的血腥不比外面少多少啊。不少人心下忐忑起来。

  “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地今天少了这么多人?谁能告给朕知道!?”皇帝陛下可是“政治局”中高手中的高手,闭了闭眼睛,恶狠狠地用余光瞪了一旁闭目养神的君战天一眼。君老公爷昨夜很累,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出来,要不,在朝堂上岂能这样?就差打呼噜了……

  皇帝陛下这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一句话,掀开了朝堂攻击的序幕。顿时大殿上呼啦啦跪下一大批人。

  “陛下,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一大帮大臣齐刷刷的两眼含泪,悲苦交加,叩首如捣蒜。

  “众卿有事,可细细道来,尽都平身说来。”皇帝皱着眉头,一副纳闷的样子。

  此言一出,顿时数十位大臣全部对着君老公爷君战天开了火。说他自恃功高,无视帝国军法,为一己之私擅自调动军队的有;说他枉顾帝国律法,不顾皇家威严,行事肆无忌惮的的有;说他擅闯大臣住宅,纵容属下打砸,无法无天,罪大恶极的也有,甚至还有说老爷子拥兵自重,意图造反的也有……总之林林总总一连串的罪名,足足列了三四十条,说得那个证据确凿,那叫一个真啊!

  后来更是直接大肆建议,应将君战天革职查办,凌迟处死,全家抄斩,诛灭九族等等……一时间大殿上激烈无比。

  人人满脸通红,个个义愤填膺,到最后更是上升到了“不杀君战天不足以清君侧,不杀君战天不足以平民愤”的历史高度。

  君战天仰着头站着,眼睛微微闭着,看着满殿君臣在表演,心中担忧孙子伤势,心想待会怎么开口,跟皇上将那几个最好的御医头子带回家去……

  “君战天!你这老儿竟当真如此肆无忌惮,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皇帝陛下的声音很严厉,似乎要暴怒了!

  “陛下容禀,老臣昨日闻听公主竟于皇宫外大道上被刺,虽然公主福大命大造化大,未有损伤;但贼子如此丧心病狂,亵du皇室尊严,却委实让老臣怒火万丈;更闻线报,刺客极有可能还有后续行动,而且还是针对皇族成员和朝中大员进行刺杀的大行动,老臣唯恐有所耽误,将造成弥天大祸;来不及禀报陛下,便擅自调动军马,围剿刺客。在这一点上,老臣确实是犯了冒失之错,请陛下明察,请陛下责罚!”

  皇帝嘴角一抽,强行忍住。你这老小子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我还明察个屁呀!你将自己说的这么大仁大义的,我要是惩罚你,岂不是成了昏君了?你让朕怎么接茬?!

  “说下去。”皇帝陛下皱起眉头,看似有些不喜,不用这个接茬,还真就不知道怎么接了!

  “是;老臣心忧此事,不及报备陛下,便夤夜起身,来不及换装便飞马赶到校场,虽然调兵甚快,但无奈刺客有备而来,一时间城中大乱;老臣奋不顾身,一马当先,冲杀在前,浴血奋战,顶着无数的刺客刀剑,终于遏制了这场大祸,更将刺客尽数格杀!这批刺客人数极众,合共愈数百之数,尸体已然悬挂于城门示众;惟老臣不敢居功,只因尚有遗憾之事,老臣虽竭尽所能,仍有几十位官员未来得及等到老臣救援,便已经惨遭刺客杀害!这全是因为老臣动作太慢,才酿成如此惨祸!老臣愿意领此不察之罪。”

  君老爷子长叹一声,声音甚是悲切:“那,可全是我天香国的栋梁之臣啊。”揉了揉眼睛,貌似唏嘘不已,实则有些困了……

  听君老公爷如此这般的一说,殿上众大臣面面相觑:啥?还领不察之罪?领你妈的头啊?瞧您说的,您根本是拯救了整个天香国的大功臣!当机立断,挽狂澜于即倒,拯社稷于飘摇的擎天之柱;外带维护皇室尊严的最大忠臣!貌似不狠狠的奖励您您都会觉得太亏了,还领罪?!

  再说了,这里的人,有谁不知道昨天那些黑衣人全是你君家的人?刺客?真是滑稽之极!什么叫颠倒黑白?什么是混淆是非?这就是了!见过不要脸的,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愣能把杀人当捉贼、抄家当功绩,这简直就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境界啊!

  高山仰止!

  至于悬挂在城门示众的那一批冤死鬼,若是让刑部大牢的牢头去辨认一下,定然会发现人人都很面熟:那根本就全是一干狱中关押的死刑犯,只不过被你君大元帅给提前执行了……

  <早晨出去吃饭,发生了一件惨痛之事:一位小姑娘看到俺上街,正骑着自行车突然摔倒了。这让俺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唉,太帅了,小姑娘看着出神了……以后俺决定尽量不上街。立字为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