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八章 独孤纵横

  众大臣一阵鄙视之余,正准备要再度攻伐,说实在的,君老爷子的自圆其说实在是不堪一驳,老爷子始终乃是武将,肚子里墨水实在有限,能有个自圆其说的由头已然难得,再要求这个由头面面俱到、天衣无缝,那却是痴人说梦了!

  不意此时却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儿重重的上前一步,这老头身材魁梧,跟君战天两人站在一起,就仿佛是两座雄伟的高山;两腮的胡子豹子胡须一般往外炸着,满脸的横肉,一身的野蛮,正是独孤老爷子,军方仅次于君老爷子的第二号人物,京城目前第一大鳄,独孤纵横!

  天香国第一横蛮人物!第一泼皮人物!第一滚刀肉!第一大家族的,主事者!乃是一位脸皮厚度堪称宗师,拿着无知当学问,提着大刀讲理由的货色;满朝文武谁都忌惮三分,就连当今皇帝,也拿他毫无办法。

  他老人家这一站出来,众人才发现,忍不住一个个心中嘀咕:这丫不是已经几年都不上朝了吗?怎么今天却来了?挑在这么一个敏感的时期,这个老愣头青却出现在这里,有些不大寻常啊。

  独孤纵横圆圆的眼睛一瞪,如同山林中的熊瞎子一般,一抱拳,粗声道:“陛下,公主遇刺,满朝官员遇刺,确实是动摇国家社稷稳固的根本大事,多亏了君老匹……君战天当机立断,才消去了这一场弥天大祸!老夫认为,君老儿此举,并无错处!非但无过,反而有功!大大滴有功!”

  旁边一个瘦削的山羊胡子老者冷笑道:“如此祸国殃民的逆臣贼子,搅乱朝廷天下,这样居然还算有功的话,岂不令天下人齿冷?”

  这位浑身上下不到半两肉的山羊胡子,乃是孟家的三号人物孟友方,昨夜数他的家里被摧残地得最惨,几乎连屋瓦也找不到半片完整的,一个朝廷大员带着自己的一家人在富贵繁华的京城之中餐风露宿过了一个通宵,憋屈的几乎吐血。此刻见这军方两位大佬当众颠倒黑白,实在是忍无可忍,跳了出来。

  独孤纵横大怒,一转身,恶狠狠地瞪着孟友方,大嘴一张,黄板牙暴露,声振屋瓦:“操你姥姥!你这个酸狗屎!你的意思是说,老子说的不对?嗯?!”他一发怒,顿时头发胡子竖的更直了,大嘴一张,貌似要将这瘦小枯干的山羊胡子一口吞了下去,凶神恶煞之极。

  旁边,独孤无敌大将军立即跳出来呐喊助威:“孟友方,你啥意思?!我爹跟陛下说话,也是你这老小子可以插嘴的!”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就要去抓住他的脖子拎起来。

  众大佬无不侧目。这对父子,真是……无敌了,居然在金殿上就大耍流氓手段!皇帝陛下乃是这出戏的主使者,此刻也不由得瞠目结舌!

  “够了!”皇帝陛下怒喝一声,暴怒的站起来:“一帮文武大臣,就在金殿上污言秽语,更兼大打出手,成何体统!泼妇骂街吗?”

  皇帝这一发怒,顿时人人都噤若寒蝉,除了君家、独孤家、李家、孟家、宋家、唐家、慕容家等各大家族的老爷子,其余人等无分官职大小都利马跪了下来,齐声道:“臣等有罪,愿领陛下惩处。”

  “好了,这件事情,朕也清楚了;君战天本意虽是捉拿刺客,但处事不当,也确实造成了京城骚乱,罚俸一年,另令其闭门思过三个月,不过因其擒杀刺客有功,另赏黄金千两,千年老参一只,军方一干事宜,暂由独孤纵横全面主持;另外,你们几大家族,不分青红皂白,只顾一己之损失,随便诬陷大臣,各自降一级;为避免骚乱,家族军权回收军部一年;一年之后,再行处置。”

  罚俸一年,闭门思过半个月、然后再赏黄金千两,千年老参一只!这对于君老爷子而言,这还是惩罚吗?简直就是公开的奖励加公开放假……

  也就只有那‘军方暂时有独孤纵横全面主持’这句话,好像还有些别的意思,不过这也很不牢靠;各大臣一个个偷眼看着独孤世家父子二人这一对滚刀肉,人人心中都是想到:若真是如此,还不如仍君战天这老儿继续主持的好,这独孤家的父子二人,比君战天可横蛮多了……

  起码君老爷子在正常的时候还是挺讲理的,但这对独孤父子,貌似从来都是不讲理的,自己的家族私军落到了这对父子手里,那还有好?还能回来几个?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在痛骂差点挨揍的孟友方:陛下背后主使,独孤纵横都出面了,你还横插一杠子,不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是什么?你自己倒霉就算了,还得连带我们一起跟着,你什么玩意啊……

  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姑且不论是不是装的,不过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每一个都是很真实的,立身于朝堂之上,若没有几分作伪的手段,实在是很难长久的。

  唯有十来人仍然是低着头一脸愤怒,委屈的不行的那些人,却是真正的愤怒、不甘。不过这些人随即被各大佬们暗暗的记住了:连这点风头都看不明白的人,注定没什么大用!回去之后一定要教训自家子侄,跟这几个人一定要保持距离,否则,不定啥时候就被拖下了水……

  “卿等尽都是国家栋梁啊,居然在金殿上就如此……朕实在是很失望!无比的失望!”皇帝陛下很怒,怒不可遏!几乎是一连串的宣布完这些处罚之后,重重的道:“此事就这么定了,谁也不必多言!退朝!”

  礼部尚书孙成何急忙高叫一声:“尚请陛下留步……”这位,正是唐胖子没过门的老丈人。

  所有老人尽是一阵鄙视,没看到陛下急着回宫去体会刚才的“爽”劲呢,左右逢源、君临天下,玩弄、掌握所有人于股掌之间的快意,一举打压了京中所有家族,使整个京城风平浪静,这是多爽的事情啊。你偏挑这个节骨眼滞留陛下,还想好吗?真是个二傻!

  “还有何事?!”皇帝陛下明显火气很大,本来是装的,不过一备滞留,假的也有向真的衍变的趋势。

  “陛下容禀,按我朝惯例,今日乃是一年一度的金秋节,那沿袭下来的金秋才子宴之事,是否……?”

  这位礼部尚书大人明显是缺根筋啊。二百五的不轻啊!所有的朝中大臣们都在暗中叹息,眼下是什么时候了?家家都在哭丧,那个还有心情关心什么金秋才子宴?你小子根本就是二傻他爷爷——老傻,以后可得注意了,别跟这傻货凑合,没准那天就栽他手里了!

  果然,皇帝陛下勃然大怒,重重的道:“金秋才子宴?眼下正值多事之秋,还提什么金秋才子宴?若是朕没有记错的话,前数日朕才钦点的两位负责金秋才子宴筹办的大臣,已经在这被刺客刺杀的名单里了吧!”此话说完,重重的用手指头点了点面前桌子上的名单,甩了甩袖子,一脸狂怒,拂袖而去。

  谁也没有看到,皇帝陛下转身之后,咧了咧嘴,似乎很舒心的样子……

  确实谁也没看到,不过一干老臣也尽都很隐讳的偷偷一乐,果然不出自家的谋算……

  皇帝陛下走了,所有跪着的人也一个个拍着自己的膝盖站了起来,几位大佬相互看了一眼,人人眼中都有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眼神,李尚哼了一声,斜了一眼君战天,皮笑肉不动的道:“老君,恭喜你了啊。孙子好了没?”

  李尚本是故意要提起君战天的伤心事,就算这次不能扳倒他,那么,也得让这老家伙生生气,起码得恶心恶心他,也是好的。但君战天一听这话,却顿时被他提醒了起来,也顾不得理他,撒开脚丫子顺着皇帝陛下离去的方向就闯了进去,“陛下,陛下……,借那个御医不死先生用用,急啊。”

  众位大佬人人都是一个趔趄。

  <很难理解,真的有这回事啊。偶说的是实话,为啥都抨击俺?难道你们都嫉妒俺长得帅嘛?不过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哇哈哈,长得帅,就是这样的自信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