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二部 第二十八章 大言不惭

  <今日第一更!>

  回想起那天跟君无意在黄花堂杀人,君莫邪皱起眉头,若有所思。

  若是就前世而言,自己现在这样的功力也就只是到了后天武者的地步。但在这个世界,严格的等级划分,却让君莫邪有一种无法比较的微妙感觉。

  这个世界的玄气,从一品到九品,然后银品到神玄;每一品阶都是清清楚楚;但自己的修炼的开天造化功,抛开那些神秘的能力不谈的话,单纯以力量来对比这个世界的玄气,却似乎是又有些不大对劲,甚至是很不对劲。

  自己的修炼按这个世界的品阶来说,等于是直接的摒弃了一二三品玄气,从四品玄气起步。然后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以单纯的力量来说,应该是绝对及不上银品玄者的;但若是自己现在对阵银品玄者的话,哪怕是银玄巅峰,自己也有把握可以在举手之间轻易杀之!

  以这个进步速度看来,等自己的开天造化功第一重达到圆满的时候,应该就是这个世界银品巅峰突破了金玄的地步;若是突破了第二重之后呢?又会是什么比较?

  还有,若这个世界连玄气修为都可以借助外力速成,那么,自己修炼的开天造化功可不可以?如果可以,那什么样的东西会对自己修炼有利?

  这么一想,君莫邪顿时感觉自己出去的太少,应该平常多出去转转才是,毕竟眼前的世界和自己原本的世界有极大的不同。

  君老爷子不在家,君莫邪便自行叫了两个侍卫陪同自己出门。毕竟是二皇子宴请,在这等时候他保护自己还来不及,若是对自己有恶意,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绝对不会有什么风险存在。

  管清寒与君大少爷几乎就是前后脚到了君老爷子的书房,自然也是扑了一个空;余怒未消,索性拐了一个弯,去找三叔君无意。

  君无意刚刚发出家主令,派遣绝对可靠的人手出去接应那些正在逃难中的少男少女;这却是三爷前者得到君老爷子传下的家主令第一次行使权力,不过三爷眼下全没有体味这大权在握的美妙滋味,反而是坐在那张形同虚设的轮椅上,细细的考虑着这一路上君莫邪所说的话,以及君莫邪一路回来所表现出的那种高超的潜踪匿迹能力和反追踪计策,越想越是觉得其中滋味无穷,体会无穷,君三少爷之前的一举手、一投足,每一句话,竟似尽都包含深意,每一回味,尽都有不同的体会!

  回味君莫邪所说的:“练功,就是我的本能,我不需要刻意去练功,但我每时每刻都在全力以赴的练功。”就单止这一句话,君无意每次想起,都觉得满口余香,回味悠长。

  这话说得何止是有道理,简直就一个真理!若是练功能够练到这等地步,得需要什么样的毅力?但同时,若当真能作到,将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呢?不说别的,就君无意一生之中接触到的高手不可谓不多,即使天玄的高人也不在少数,但却绝对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如君莫邪这个地步的!

  君莫邪现在虽然年轻,但就他这种成就和对武学的态度,已经是一个不朽的传说!

  君无意沉沉的抒了一口气,剑眉慢慢的蹙了起来:既然莫邪能做到,为何我自己却做不到?难道我就这么没有用?同时君无意也意识到,若是想要凭自己的力量复仇,并能够获得寒烟瑶家族的认可,君莫邪的这种练功方法,或者就是自己的最佳选择也说不定!

  君无意沉沉的沉思着,但他却不知道,就这一念之顾,君无意真正的走上了巅峰强者的道路!

  虽然眼下还只是起步……

  只因为君莫邪之所以能够自动修炼,乃是因为他前世修炼的内力和今生修炼的开天造化功都是与这个世界的玄气不一样的特殊东西。那些自然可以随着气血流动自然而然的运行;更何况君莫邪有玲珑鸿钧塔不断地输出灵气助他练功,要做到这一点,其实不难。

  但是君无意如今异想天开,打算自己也要做到这一点却无疑是难如登天的!这个世界的玄气就根源而言虽然与内力有差不多的功用,但在性质上却是截然不同,玄气更注重杀伤力,功效狂暴,若是顺应自然让其自动运行,恐怕随时会有走火入魔的惨剧发生。所以所有玄气的修炼者都是小心翼翼,在修炼的时候都是尽量不被人打搅,静中取胜。

  君无意现在有了这种想法,基本已经是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变革!

  有句话说的好,敢想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细碎的脚步声急匆匆的前来,可以听得出脚步声的主人正在孕育着怒火的样子。

  “是清寒吗?怎地这么大的火气,出了什么事了!”君无意瞬间判断出来人的身份。

  “三叔,君莫邪这小混蛋您也不管管,今天居然公然对我说他去灵雾湖霓裳阁了!”管清寒气呼呼的,显然很愤怒,不过这份愤怒只是对君莫邪而言,在这个家里,管清寒无论是对老爷子君战天,又或者是对眼前的这位身残心不废的三叔有着由衷的敬重。

  “就这事?”君三爷有点意外,这算什么事!

  “啊?就这事?!这事还小啊,他这才消停了几天,就原形毕露了,如此下去,怎么得了?”管清寒气呼呼的,很愤怒。

  “哦,这件事情我知道,我让他去的。”君无意从沉思中醒来,淡淡的道。

  “您竟然知道?还是您让他去的?您……”管清寒错愕的睁大了眼睛,仿佛是初次认识君无意君三爷一般,很有点‘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意思。

  “清寒,你误会了,这次是二皇子主动约他谈事情,地点凑巧在那个什么灵雾湖霓裳阁。”君无意温煦的笑了:“清寒,莫邪他……其实是很懂事的。”

  “懂事……”管清寒有些无语,以君莫邪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来说,就说是无恶不作天人共愤也是可以的,现在从君无意的嘴里居然说出来一句“很懂事”,这叫什么话!

  “我之前不明白,现在明白了。”管清寒有些失落的低低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原来真是惯出来的,我真的明白的……”

  “哎,还有很多事,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的。”身后的君无意淡淡的说道,转眼心神又沉浸在玄气修炼之中去了。

  管清寒脚步顿了顿,还是走了。

  君无意叹了口气,低声道:“来人,请管家庞叔到我这里来一下。”

  老庞来得很快,转眼就站在了君无意的面前。

  “庞叔,如今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帮我做。”君无意双手揉了揉脸,似乎很难以下决定。

  “什么事?请三爷尽管吩咐就是。”老庞脸色很郑重。这是君无意接掌家主权利以来吩咐自己做的第一件事情,不管什么事,都要尽善尽美的完成。

  “京城治安衙门,据说从黄花堂里发现了一大群……呃,已经残疾的孩子;挺可怜的。”君无意终于还是下了决心。“你去走一趟,看看还有多少活着的,然后全接到君家来吧,我们家大业大,也不在乎多几个人吃饭。……那还只是孩子。”

  “是,我这就去办。”老庞说完就要离去。

  “如果能够不暴露身份,就不必暴露;如果有人作梗,那么,你就直接说是我的意思!”君无意眼睛看着正前方,眼中神光渐渐的凌厉起来!

  霓裳阁。

  偌大的第三层,如今已经空了出来,只是坐着寥寥的几个人,每个人尽都是轻裘缓带,神情雍容潇洒;一色的书生打扮,中间一人,面目俊朗,年纪甚轻,衣着也不是甚为华丽,但神情动作之中却自然而然的透出一种高贵清华之气。

  “二爷,不过是区区一个纨绔败家子君莫邪,哪里用得着二爷您亲自出面的。有我们之中其中任何一个出面就已经很给他面子;如今二爷亲自现身相侯,未免高抬了那小子。”

  说话的是个二十八九岁的青年人,长身玉立,面色白皙,宛若女子一般,在如此深秋的天气,手中依然摇着一把折扇,款款的摇来摇去,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但周围众人却没有一个人说什么,显然此人是有些来历的。

  “成兄,二爷这可不是在给哪个君莫邪面子;刚才成兄说的不错,君莫邪大抵就不过只是一个纨绔败家子罢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他本人而言,实在是半点价值都欠奉;不过他背后却有一个好家世,好长辈,二爷这却是在给那君战天面子。”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端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道。

  “就算真个是君战天亲至,又能如何?”那位年轻的‘成兄’呵呵一笑,有些不以为然:“君战天虽然位高权重,但论及玄气修为,充其量也不过只得天玄而已。若当真有心要诛杀之,我可请动我父亲出手,当不费吹灰之力!”

  此言一出,连端坐在中间的二皇子的眉梢也是不为察觉地轻轻皱了一下。

  众人齐齐皱眉。“只是天玄而已”,你说得轻巧,整个天香国上下统共才有几个天玄高手?你们成家虽说家大业大,高手颇多,但毕竟也只是一个江湖世家,跟君家称霸军界的实力相比,直接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这话或许应该反过来说,若是君战天老爷子要灭了你们成家,那才真叫是不费吹灰之力!

  <体会到了一点,人,真的不能有松懈的心理。双倍月票一过,心里一轻松,直接导致了这几天状态不佳,码字速度直线下降。在此诚恳的自我检讨一次;从现在开始,努力的恢复时刻战斗状态,冲!拼!搏!所以——求月票!!让我再沸腾起来吧!我宁愿累一些!再累一些!!

  第二更在下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