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二部 第五十五章 艰难的阴阳遁

  <今日第一更!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

  “你们一家,都是本公子的呕像!一生的呕像!”君莫邪艰难的道,突然大吼一声:“唐胖子,老子今日大人大义地收留了你,你小子若是不能给老子打出一个商业帝国,老子就把你全身的肥油全都抽出来点了天灯!记住老子今天的话!”

  “老子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唐源努力的抬起肥脖子,很是非常骄傲的道:“先把你的打算跟我说说,看本少爷有没有能加以改进的地方,然后给你指点指点,再看着本少爷大展拳脚,如何将天下金银全部收到你的怀里!”

  “是你我的怀里!”君莫邪纠正了一句:“你既要给我负责赚钱,也还要负责给我花钱!否则,赚了钱有屁用?若是不能用到正地,就算堆个金山也没鬼用!”

  说着从怀中取出几张纸,“我才没工夫跟你说,这是我写的计划,你看看,我也不是太明白这些事,你自称是专家,要多给些意见,以后咱就干这个了。”说着在唐源某受伤的关键部位上一拍,在唐胖子杀猪般的惨叫声和咒骂声中,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唐源不屑一顾的嘟囔道:“老子做了一辈子买卖,就你丫的还写个商业计划给我看?真他妈的搞笑之极!待我先睡一觉再给你修改、上课。”眼睛一闭,随手将君莫邪那几张纸塞在枕头下面,沉沉睡去。

  君莫邪并不是不待见胖子,而是君大公子真的很忙,特别忙,非常相当的忙,这两天里,他无论是走路睡觉,都在研究着哪个古怪的阴阳遁法——能随时随地隐身,这简直就是一个保命符啊。只要练成了这个本事,谁还能奈何得了我?就算是全天下的至尊神玄全部围攻于我,我一捏法诀,隐身了,恩,你们这帮傻鸟,看不见我还怎么杀?

  所以君莫邪孜孜不倦,拿出了最大的热情来修炼这阴阳遁。为了体验这法诀,君莫邪最多的时候能够一天之内将身体内的所有气机用得干干净净超过五十次,超过五十次的人去楼空、精尽那啥……

  虽说有鸿钧塔强力供应,但君莫邪仍是有些供不应求:每时每刻都在研习,而这阴阳遁法每次发动所需要灵力却又是非常之大的,往往演习不到两次,君莫邪辛辛苦苦积蓄的灵力就已经涓滴不存。于是鸿钧塔再疯狂的输出,补足,然后君莫邪再练,然后再抽空,再补足……周而复始。

  不过这个周而复始的过程也给君大少带来了良性循环,直接导致了君莫邪的功力在这两天里居然生生的拔了一个台阶。

  但君大少的坏处是:没有名师指点,只能靠自己摸索。这等于瞎子摸象,一点点的实验,吃足了苦头。

  真正让君莫邪郁闷的是,练来练去练得身心俱疲,几乎连不知疲倦为何物的灵魂也累了起来,却似乎是完全没有效果。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效果,就是将小萝莉可儿整的整个人有些神经兮兮了,这已经是唯一的效果了……

  “可儿,你能看见我吗?”

  “能看见,少爷,您什么意思?给可儿讲笑话吗?”可儿睁着圆圆的大眼睛,歪着头,莫名所以的看着他。

  “哦……”君莫邪闪回书房。

  “……少爷,借过一下,您干什么要挡在我的路上?”可儿仰起头。

  ……

  “……少爷,您别扯我的衣服啊。”

  ……

  “少爷,您把人家的头发都给弄乱了……”

  ……

  “少爷,你为什么要用脸贴着墙?是不是不舒服啊!”

  ……于是君莫邪悻悻的结束了穿墙测试。

  “少爷,您今天很怪哦……”

  “格格,少爷,你这个姿势好难看啊……”

  ………………

  “啊!少……少少……爷,你到底在……在在……干什么啊……呜……你不要把头往树上撞,要是头疼,我去给您请大夫……”小萝莉彻底的害怕了……

  ……………………………………

  “我操!”君莫邪抓狂了,“这破玩意儿到底该咋练才能练成?他妈的这不是涮着老子玩呢吗?!”试验过几百次,君大杀手无语的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大树下。为了练习这遁术,君大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起码额头上红红的,那是想要穿墙的结果……

  头顶上疙疙瘩瘩,犹如释迦牟尼佛头;这是在试验遁地术……

  高高跃起,然后头下脚上,刷的一个倒栽葱,咚的一声,金星乱冒……

  衣服火烧火燎的,身上还起了燎泡,这是修炼遁火术的唯一成果……

  至于风遁术……咳咳,暂时君大少还不知道,至于核心的阴阳遁……“他妈的,难道要我到地狱里练吗?”

  “再练下去,我可能就要再次穿越了……”君莫邪很是哀怨的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上,猛地低下头,乱蓬蓬的头发插进了自己裤裆里,骨碌一个蛋滚在了地上……

  可儿吓坏了!

  君老爷子自从将家主的职权传给儿子君无意之后,经常的不在家,而君三爷自从学会了易容术,更是直接就见不到人影了,小萝莉无奈之下,只好去请管清寒。赌咒发誓流眼泪的终于把管清寒请了过来。

  管清寒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君大少把头插在裤裆里,整个人弯成一个球形,在地上滚来滚去……

  最不应该的是,还有些衣不蔽体……比如说屁股上烧的那个大洞,就很是雪白耀眼,虽然皮肤确实很光滑的说,呸,自己琢磨什么呢……

  “你在干什么?”管清寒有些惊讶,冷着脸看着这位小叔子:“虐待自己很好玩吗?”真不知道这家伙又是在发了哪门子疯,中了哪门子邪了,瞧瞧这样子,比乞丐还行为艺术!

  君莫邪似是颇为茫然的抬起头,口中念念有词,状如癫狂,两只眼睛中满是血丝,注视了管清寒一会,却简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突然又抱着头沉思起来,旋即“哇哈”一声跳起来,砰地一声撞在了树上,七荤八素的摔回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两眼望天,眼中却满是思索之色……

  管清寒又好气又好笑,斥道:“还不给我站起来!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真枉你是君家第三代的唯一后人!”

  但君莫邪现在全心全脑已经沉浸在了对阴阳遁的钻研之中,他一专心起来,便是心无旁骛,说得好听些就是身旁万物皆不在其眼中心中,说得难听些就是一根筋,钻进了牛角尖,无论撞不撞南墙都是不回头的,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只会继续再撞。哪里听得到管清寒在说什么?甚至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美丽的嫂子管清寒已经到了自己眼前!

  这正是他执着之处,也未尝不是是他成功之处——做什么事情,都集中所有精神所有聪明才智,全力以赴,作到最好!

  只见他皱着眉头苦思一会,突然又是一跃而起,头下脚上,直挺挺的落下……

  “砰!”君莫邪抽搐了几下,两眼一阵翻白,傻笑道:“我要赶紧练好功夫,好去偷看漂亮嫂子洗澡……”然后身子一挺,晕了过去。

  天知道这句话是怎么溜出口来的!恐怕就算是君莫邪自己,也是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说出了这句话……

  我的神啊,上帝,以及老天爷,这叫什么事!

  当着漂亮嫂子的面,说出要去偷看她洗澡……

  管清寒即时被气得娇躯发抖,俏脸煞白!

  “少奶奶,少……爷现在神智……迷糊了,他说胡话呢,您别当真,少爷…他…最近长进很多了。”可儿胀红了脸,窘迫的摆着手,结结巴巴的解释。

  管清寒目中如遇喷火,冷哼道:“可儿,现在连你也帮这混帐东西作恶吗?”二话不说径直冲上去,“砰”地一声,重重踢了一脚,想想还不解气,就要再下手。

  却见君莫邪哎呀一声,直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神色又是惊喜,又是庆幸,又是迷惘,脸色瞬间转换了好几次,显得怪异无比。

  管清寒一言不发,眼中含泪;刚才君莫邪那句话,对她来说,可以说是极大的羞辱!张手就向君莫邪脸上打去。

  君莫邪头一扬,退后一步,躲过了这一掌,惊异地道:“大嫂,好好地,你这是要干什么?”凭他的直觉,就刚才那一下,绝对不是平日切磋痛扁自己的程度,要真挨一下,估计自己牙齿能掉一半!

  “你心里明白!你这个混帐东西!”管清寒怒喝,俏脸寒霜,步步紧逼。

  君莫邪步步为营,从容闪躲:“我没记得得罪过大嫂,为什么大嫂今日如此?”

  “你还想怎么得罪?”管清寒见这混帐小叔子如此无耻的砌词狡辩,冷哼一声,见拳脚奈何不了他,突然“锵”的一声,抽出了腰间长剑,剑光当空一闪,刷的一下,向着君莫邪肩膀刺来。

  君莫邪吓了一跳,这是怎么搞的,居然动刀子了?一头雾水,连滚带爬的躲过。他今天已经透支了体内玄功不下百次,早已经身心俱疲,此刻又在刚才,突然领悟到了一些什么,好不容易补充的灵气也再度消耗一空,此刻对上管清寒,直是等于受虐,尤其还不能还手,自然更是百上加斤!

  一念不好,当机立断,赶紧转身就跑,可儿连蹦带跳的拦阻管清寒,可是凭她的微末道行那里能够阻止怒火中烧的管清寒?唐胖子听见外边声音,躺在床上大喊:“杀人啦……”

  顿时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门房守卫一溜小跑的过来:“少爷,少夫人,江南管家管大人与两位公子带人来访。”

  管清寒“啊”的一声,长剑脱手落地。

  君莫邪歪着鼻子嘟囔:“我还没怎么着呢,怎么娘家人已经上门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