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第二部 第六十章 不是我太晚,而是你太早

  <今天第二更!>

  君无意微微皱眉:“莫邪,你我都心中清楚,清寒的去留实在乃是管家自家的家事,跟我君家并无太大的关系。清寒虽然顶着君家长孙媳妇的名头,实则却是有名无实,甚至于,由于当初根本就未来得及举行婚礼仪式,无论从礼法、又或者是事实意义上来说,清寒并不能真正算是我们君家的人。不过当年你大哥新丧,清寒悲痛过度,为了照顾她的情绪,防止她做出过激的行为,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但清寒年纪尚轻,当有另一段美满幸福婚姻,两人早有默契,甚至双方解除婚约的合离文书,都早已经拟好了,那还是当初你大哥刚刚遇难的时候,你爷爷亲自拟定的,目前一直保留,清寒只要一点头,我们君家立即就会利用一切的力量渠道,包括家族的,包括官府的,昭告天下,还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身!”

  “如果清寒决定要走,我们会由衷的为她高兴。如果清寒能够再有良配,我们君家也将以嫁女儿的礼节大举送嫁。始终独身在君家,对她太不公平!这一点,你明白吗?”君无意抬头谣望天空明月,眸底神光流露出深深的遗憾。“清寒,实在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是我们君家、你大哥没有福气吧。”

  “三叔,若是大嫂真的能觅得良配,我们自然为她高兴,不过我始终觉得……管家有些怪异!”君莫邪皱起眉头。突然感觉心中有些不舒服。

  “若是管家枉顾清寒的幸福,只为权衡自家利益,自然是另外一回事,管家固然是清寒的娘家,我君家更是清寒的娘家,君家的女儿又岂是可以轻侮的!”君无意森然道,这一言之间天玄高手的风度尽数显露无遗!

  “三叔,果然好气魄!不愧是天玄高手,一代血衣大将!”君莫邪鼓掌道!

  “滚蛋!”君无意一脚踢在君大少的屁股上,天玄高手的功力可是非同小可,君莫邪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随即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凌空追上他,钻进了他的怀里。

  “那是你要的东西!”君无意轻笑一声,施施然地走了,能够占到自己这个侄子一次便宜,可是很难得地!

  君大少爷杀手在空中一个非常美妙的翻滚,以传说中的“屁股朝天平沙落雁式”安全着陆,又往前滑行了一段,一骨碌爬了起来。君无意用力极为到位,只是将他踹飞,却丝毫不会伤到他,尽显天玄高手的实力……

  从怀中取出那黑乎乎的东西,君莫邪神秘的一笑——一颗六阶玄兽的玄丹!

  红日稍稍西斜,已是次日下午。

  君莫邪提着两坛酒,坐上了最不愿意搭乘的交通工具——轿子,一路晃晃悠悠的向着宋老三的小酒馆而去。

  而此时的宋老三酒馆,已经是满座尽焦急。

  宋老三原定为营业半天,但后来又想了想,干脆今天一天都没有营业。直接挂牌打烊,反正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生意。然后就开始整理店铺,为下午的比试做好准备。

  拼酒,乃是宋老三人生中不可多得的最大乐事,这可不是乐事之一,而是真真正正的唯一乐趣!那种激动和兴奋,远比与同级数的高手交手还要让他心情紧张。

  虽然不知道那小鬼是否真的能携胜过自己百倍的天品美酒前来,不禁充满了期待,虽然他确信世间绝不存在能胜过自己如此之多的天品美酒,不过那小鬼既然敢夸海口,他带来的美酒纵然未如他所言的那么出色,却依然足以令人期待……

  一上午的时间,这座原本脏兮兮的小酒馆居然已经是变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雪白的墙布将四周连同房顶都遮了起来。一直垂到地面。

  地面上,则多了一层淡绿色的地毯。原本缺胳膊少腿的桌子凳子尽数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乃是两张长长的案几,优质白玉制成的桌面,另有几张上好的紫檀木椅子,摆列的整整齐齐。

  案几上,乃是由二十四个白玉酒杯呈尖塔形状的叠加起来,共得两座合计四十八只。

  在墙壁的拐角处,每个拐角都挂着一串鸽卵大的明珠,从上到下垂落,散发着柔和的光彩,被白玉案几和白玉酒杯一一反映折射,使整座酒馆都充满了五颜六色的斑斓瑰丽的眩目色彩,让人一旦进入这间小酒馆,便必然会产生一种一步踏进了梦幻天堂的感觉……

  那天那中年人兴冲冲的一步跨进来,顿时惊呼一声,又把脚收了回去,狐疑的四处打量一番:没错呀,这里就是宋老三酒馆的位置啊,怎地突然间变得比我的王府还要干净奢华?

  这里那里还是往昔那个邋遢的小酒馆,纵说是天上乐土、人间仙境也不为过吧?!

  宋老三急忙过来打招呼,中年人才有些举足不定的走了进来,边看边啧啧称奇:“宋老三,你也太古怪了吧,今天说是斗酒,其实说到底不就是品两杯酒吗?至于弄得这么郑重其事?吓得本王简直不敢走进来了。”

  这宋老三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在他面前,自然不需太过顾忌。

  “话可不能这么说,酒,于他人或者是小事,于我却是天下第一的大事!而且我有预感,此次拼酒,或者是一场我梦寐以求的龙争虎斗也说不定!又或者是我宋伤一生最珍贵的回忆。”宋老三郑重的道。

  “宋伤?原来你就是宋伤!当年‘敬君一杯酒,送君一身伤’的宋伤!”王爷吃了一惊,随即笑道:“但你今日为何不在我面前隐瞒身份了?”

  “继续隐瞒,还有意义吗?”宋伤苦苦的一笑,三天前就已经被那黑袍人将自己的底子一口道破出来,还隐瞒什么?即使再隐瞒也没有意义了,若不是为了今天这场拼酒,恐怕三天前宋老三就要关闭酒馆,另觅藏身之所了。

  “相传宋伤俊雅风流,风度翩翩,更有一个怪异的习惯,就是在杀人之前,一定要送对方一杯美酒。号称酒中君子,‘送君酒一杯,劝君赴黄泉’,却不知宋兄究竟是为何缘故竟变做了这般摸样?”王爷微微惊讶,含笑问道。

  “往事不堪回首,再提何益。”宋伤微微摇头,眼中苦涩无比,沉默了下来。

  那王爷却也识趣地没有继续追问,在他的身边,还多来了一位十来岁的小男孩,长得粉妆玉琢,瓷娃娃一般可爱,面对生人,脸上竭力的作出一副毫不慌张、雍容自若的样子,但暗地里一只小手却是紧紧地扯住了王爷的衣服。

  “这是犬子,杨默。”王爷抚摸着小男孩的头顶,一脸慈爱。

  “根骨不错。”一个淡淡的声音道。王爷与宋伤同时转头望去,只见那天那名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地出现一张椅子上,神色间一片平静;仿佛并没有看到这间小酒馆这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般。

  “多谢先生夸奖。”王爷何等眼力,自然知道这黑衣人颇为不凡,更极有可能便是传说中的几个人物之一,否则绝不至于能被昔年的绝世杀手宋伤如此的忌惮。对他冷漠的话语却也不放在心上。心中想道,若是自己儿子能被这位奇人看中的话,那反而是他的莫大造化了。

  哪知道黑袍人只是淡淡地看了“王爷”的儿子一眼,就无动于衷的转回头去,似是再无任何兴趣。酒馆中的气氛瞬时间沉寂下来。

  目前,拼酒的一方已经到了,两位评委已经到了,但,拼酒的另一方却是迟迟不见踪影。

  难道是怯场了?!

  君大杀手自然是不会怯场的,试问稳赢的比赛又怎么怯场呢,只是君大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场小小的拼酒,玩笑似地打赌,牵扯进来的人物,却是一位世间的宗师,一位有数的天玄高手,还有一位什么王爷加世子!

  而现在,这几位跺跺脚就能使江湖京师震动的人物,正在枯坐着等候……君大少的到来。

  一等……没来;二等……还没来,再等……还没来……

  好大的架子!

  三个人心中同时有些愤愤。即使如世外高人的黑衣人也不例外,这三个人,无论到哪里,从来也尽都是别人等他们,那里曾经有过等别人的时候?偏偏碰上君莫邪却让他们大等而特等。

  良久,那黑衣人微微眉毛一扬,过了两个呼吸,宋老三脸上一动。等到王爷听到动静的时候,轿子已经到了小巷门口。

  在小巷子门口下了轿子,君莫邪吩咐其他几人在此等候,只带了两个人,每人捧着一个酒坛,悠哉悠哉的走了进去。

  非是不想坐着轿子直接进去,实在是这酒馆地点偏僻,小巷子更是窄了点,几乎与轿子等宽,若真是硬把轿子进去了,两边行人就只能隔着轿子练立正了,完全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虽然下了轿子,但君大少走起路来那股子晃悠劲儿,比坐轿子还要夸张一些。

  这倒不是君大少再哪故意摆谱什么的,实在是这交通工具太能颠了,就前世的过山车尤有过之,普下轿来,如何能不晃悠?!

  一掀帘子走进去,君莫邪也如那王爷一般,立即倒退一步,两眼溜圆,半晌才说了一句话:“老宋,今天不会是你的新婚之夜吧?”

  宋老三瞠目以对。王爷“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在满屋中一打量,君莫邪不满的道:“不是说好的下午嘛?你们为啥来的这么早?”

  此言一出,三人同时怒目相视!即便那黑袍人那样好的修养都忍不住瞪起了眼睛。

  你不自责自己来得晚倒也罢了,居然还有脸面怪别人来得早?这货脸皮可真够厚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