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二部 第六十六章 劫杀!

  <今日第二更!>

  “一百万两银子,一成干股。”君莫邪莫测高深的一笑,“也罢,看你还算顺眼,我就让你占我这个便宜吧。”

  一位王爷,皇帝的亲弟弟,出一百万两只要他这还未开始兜售的酒的一成份额,这家伙居然还觉得吃了好大的亏一半!

  君莫邪说着笑嘻嘻地低下头,对着小杨默道:“小姑娘,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这酒的股东了,我们是合伙人啦!”

  “我真是男的!”小家伙尖声大叫,气愤之极,几乎要咬他一口。

  “这个话题,我们以后再聊。男女之事,慢慢证明,拍卖之事,我会让宋伤通知大家。现在有事情,要赶紧回家了。”君莫邪很明智的选择了赶紧退走。

  一个帝国的王爷以皇室以外的身份为自己的儿子谋后路,这个话题不但异常的沉重,更兼非常的敏感。而杨怀农王爷既然说出了这句话,那么剩下的话也就不打算再做任何保留。但听他这些话的人,却随时会有被卷入旋涡的可能,甚至就算是身为天玄强者的宋伤也不能例外,至于目前实力更弱的君莫邪就更别说了,自然是要撤了。

  当然了,这个事对于更高层次的神玄至尊鹰搏空而言,却又不算什么,因为至尊级的强者本就是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存在,杨王爷今日的做法虽然足以令世间绝大多数人震撼,但却绝对不包括鹰搏空这个层次的人物。

  其实,君大少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在乎这位平等王爷的提议,自己与这小娃娃合伙,充其量也不过就只是一个随口应承的说法而已。彼此看得顺眼,关键时刻,我托这小孩子一把,或者救他一命,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师父难道不要弟子随侍左右?”宋伤恭声询问道,无论语气又或者眼眸中尽都充满了渴望。

  “天地万法殊途同归,武道浩瀚无边,酒道何尝不是,你只道这酒已经是酒中仙品,至高无上,却又怎知这也不过只是我随手取出来的两坛罢了,于我而言,这酒随可如口,却还不能算是什么精品。”君莫邪嘿嘿的笑了笑:“宋伤,你……纵然身份暴露了,但你真的舍得走吗?”

  君莫邪说的不错,在这个时候,纵然是身份已经暴露了,但宋伤也是绝对不会走的。如何才能酿出此等天品美酒?这,已经成了宋伤毕生追求而今唾手可得的东西,在这个节骨眼上,宋伤怎么会走?千刀万剐粉身碎骨都不会走的!

  说完,君莫邪向着鹰搏空拱手一礼,转身就要走。

  “慢着!”鹰搏空沉沉的喝:“小子,利用完了我,居然不说一声就要走?你可知道,欠我的帐,可是不好欠的!”

  “老头,你可知道,跟我要账,也是不好要的。我还从未见到过,有人从我手里要走过欠账。尤其是这种没有凭据的帐。”君莫邪微笑着看着他,“跟我要账的人,往往会反过来欠我的,或者让我欠的更多。老头儿,你要不要试试?”

  “放屁!”鹰搏空口中在喝骂,眼底却有一丝笑意:“跟老夫耍花招,你还嫩了点。无论如何,你是一定要还的!”

  “也好,过了今日,你能找到我再说吧。”君莫邪目光一闪,大笑着扬长而去。“若是找不到,那你就让我欠着吧,哈哈。”

  “知道了老夫的身份竟尤能如此淡定,且本身修为还是如此之低的,这还是第一人。”看着君莫邪洒脱离去的背影,王爷眼中露出赞赏之意。“此子绝非寻常之辈!老夫今日之托,当真不虚!”

  “猜到了老夫的身份还能够如此对我的,却也是第一个!”鹰搏空心中亦有些不爽:“把我们三人的身份尽都摸得清清楚楚,自己居然还在保持一份狗屁神秘,佯装当然的扬长而去,当真做作!”

  事到现在,鹰搏空早已料到,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早就被那小子猜出来了,否则不至于跟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有针对性的,但知道归知道,鹰搏空心里却离奇的没有生气的意思。

  我明知道他在拍马屁,但我就是听着舒服!咋地?

  “慢着!你想干什么?”王爷一个箭步拦住了宋伤,虎视眈眈,怒目喷火。您现在已经是那小子的徒弟了,没听那小子说么,就是随手取出的两坛子酒,那岂不是说,这样的酒根本就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再说,还打算拍卖呢,那得有多少。你都攀上高枝了,居然还看上这两坛已经启封的?!”

  太过分了!宋老三这家伙居然偷偷的抱起君莫邪的两坛酒就想溜!跑得了吗?

  “万一他就这两坛了,咋办?你不过是裁判,我才是参赛者,你凭什么拿酒!”宋伤瞪着眼睛,据理力争,为了竞争这两坛的所有权,师傅也可以用“他”来称呼了。

  “裁判才有资格喝酒,你有意见吗?!”鹰搏空更毫不客气的从宋伤手里夺过酒坛:“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你又是酒馆的老板了,赶紧去做几道小菜,给我们下酒!”

  在鹰搏空的威势下,宋伤敢怒而不敢言,悻悻的转身往里面去了,鹰搏空与王爷相视一笑,同时抓起了自己的酒杯。王爷不禁感慨,这有绝对的实力就是好啊,一切的阴险诡辩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可笑的,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在远离小酒馆的一个拐角处,一个全身黑衣蒙面的女子全身衣袂在风中猎猎飞扬,蒙面纱之后,一双明媚的眼睛,吞吐着愤怒的光彩。

  君莫邪,你加于我的奇耻大辱!今日,你要用你的命来偿还!不要说君战天为你撑腰,就算是八大至尊全是你的靠山,今夜你也是必死无疑!

  “小姐,要下雨了;您还是到下面避一避吧。”一个黑衣蒙面人悄悄来到她的身后,悄声道。

  “不!我要亲眼看着君莫邪身化肉泥,骨化灰,方消我心头之气!”黑衣女子静静的站着,纹丝不动!语声却如冰碴子一般寒冷:“天黑之前,君莫邪必须回到君家去参加家宴,这个消息,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时机,一定要牢牢的把握住!”

  “是!”

  此时还未到天黑的时候,但天上片片的乌云越积越厚,云层似乎越压越低,天色也随之显得越来越暗,道道银光在云层中游曳,秋风打着呼哨从上空卷过,带出一声声凄厉的锐啸。

  这等恶劣天气下,大街上行人几近绝迹。空荡荡的,配合着空中凄厉的风啸,几近鬼蜮一般。

  距离君无意为自己限定的回家时间还有一个时辰的空闲!管家?家宴?!君莫邪真的很有兴趣见识一下这些嫂子的娘家人,所以这也是他离开小酒馆的主要理由。

  “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呢。”君莫邪一路往回走,坐在轿子里忽尔有些心神不宁,刚经历过一场大胜,更收了一位天玄强者、顶尖高手做跟班,为什么自己现在全无兴奋之意,反而有些魂不守舍?这的现象可是很不对劲啊!

  上一次自己心慌意乱是在什么时候?

  真的很不对劲啊——

  一想到这句话,君莫邪紧皱的眉头突然一扬,下意识的一阵毛骨悚然!

  这种怪异的感觉自己很少会有,无论今世又或是前生,但每次莫名其妙地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无一不是要发生重大危险的前夕!

  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已经救过自己数次大险而不死了!

  难道,又有什么足以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危险在逼近吗?

  突然,君莫邪浑身一冷,下意识的飞速仰倒在轿子里!整个人似乎化作了一片没有厚度的白纸,贴在轿子里面。

  刷刷刷!……

  密集的破空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起,四面八方的向着这顶孤零零走在大街上的轿子疯狂的袭来。

  利箭,铁莲子,飞刀……无数的暗器先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疯狂袭至!

  比倾盆大雨更密集的暗器雨!

  轰的一声,一柄连接着铁链子的短柄锤直接将轿顶掀掉了。

  君莫邪的随行的八人,都可算是君家高手,反应快极,所有的暗器又都是针对着轿子里的君莫邪,除了两人猝不及防之下闷哼一声受伤之外,其他人均在瞬间已经觉察到了不对,随手拔出随身兵器,砰砰乓乓,将射向自己的暗器击落在地上。

  “保护好少爷!”一声大吼,八人将轿子团团围住,受伤的两人一人肩上中箭,一人腿上中了一柄飞镖,虽然疼得脸色煞白,却是连哼也不哼一声。

  这轮异常密集的暗器袭击之后,居然霎时间静寂了下来,四周除了呼啸的风声,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声音。

  君莫邪心中一沉:杀手!而且是训练有素,有组织,有合战经验的杀手团体!

  为首的侍卫首领急促的吩咐道:“现在,敌暗我明。必须突围出去;你们两个,照顾好少爷,一旦发现情况不妙,立即护着少爷先走!你们两个在后面断后,我们四人居中接应,务必要护的少爷安全!”

  众人同时肃然领命。

  “不需要断后!大家一起走!”君莫邪的声音从轿子里传出来:“对方的人手明显比我们更多。刚才的一轮攻击,光弓箭最少都有几十支,还有飞镖,飞刀,铁莲子,袖箭,飞锤,环刃和飞叉、绳镖……,而且远近配合的极好,上下交叉的也不错,很有组织。对付这样的敌人,断后无用,一旦分散人手,只会进一步加速我等的败亡。唯有一路直冲才有生机,君虎,你看一下,前方十丈处,是否就是拐角?”

  君莫邪依旧躺着,透过轿帘,急促的说道。凭他的本事,脱身并不难,但这八名侍卫,却是一个大难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