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二部 第六十九章 脱险

  <今日第一更!>

  好狠的手段!或者君莫邪这已经不能算“狠”了,根本就是歹毒的虐杀!这一连串的攻击,随便一击都足以致命,君大杀手却一口气连施如此毒招数十次!

  原因无他,当前的拦路者毕竟是一位玉玄高手,若是不能一口气突破,自己或者可以借助“阴阳遁”脱身,但自己身后的八名护卫只怕无一人可以幸免!

  “死道友不死贫道!”你死总好过我们死!所以你只好死了!君莫邪自知自己目前功力尚形浅薄,所以也就没有奢望过一击就能够破开他的玄气防御置他于死命,所以攻击如同天上的暴雨雨点一样密集,一旦开始就没有了结束!

  若说那玉玄高手死得太过凄惨,也只能怪他的本身修为太高,没见之前那六名杀手死得都是毫无痛苦吗!

  君莫邪在开展这一连串的死亡打击的同时,身子依旧保持着高速前冲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停顿,而这位玉玄杀手的身体就好像是吊在了君莫邪的身上,被他带着狂奔,狂奔中打击居然依然是一停不停!

  轰!

  这位就在刚才还是一夫当关的玉玄高手的身体,随着君莫邪的打击,突然异常诡异的四分五裂开来,四肢连着向着四个方向分家离散,一颗头颅砰地一声,就像是皮球被人猛跺了一下,带着压抑后的勃起的力量,滴溜溜的飞升了半空。而正中的身体躯干,却已经化作了漫天的碎肉碎骨!

  君莫邪带着八名侍卫急速地从漫天血雨中穿过,整个过程中,速度未曾又减缓一分一毫!在后面追赶的杀手们分明看到:这个恶魔般的人物,硬生生的将头领的身体冲开了一个大洞,就这么穿过一层纸一般从头领的身体中冲了过去!

  君莫邪的身体也在瞬间调正了过来,之前的那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依旧挂在他的身上,只不过随着他姿势的改变,成了“横”在他的胸膛上,在剑柄上,居然还有五根连着半截手腕的手指,青筋突出的牢牢掌握着这柄剑!显示出剑主人非杀敌不可的决心!

  九个人一鼓作气,终于险之又险地冲过了街角!

  远处大道上,几道斑斓的玄气光彩冒雨飞速赶来,正是君家的援助人手赶到了。

  “小七!——”正飞速赶来的黑衣杀手首领李志武如遭雷击,怔怔地停在暴雨中,飞上天空的头颅砰地一声落下,正好落在他的脚边,滚了两滚,仰面向上,已经失去了生命又失去了双眼的脸孔上,嘴角尤自冻结着的表情居然是一抹狰狞的、即将得逞的笑容!

  如是闪电般的打击,居然让他尚来不及转换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死于非命!

  多少年来出生入死朝夕相处的兄弟,就这样在自己面前,化作了一地血肉!不仅是身首异处,甚至是比凌迟还要过分的碎剐!

  甚至就连收拾起身体凑成一个完整的尸体的奢望也没有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黑衣杀手首领感到心在滴血。就在前几天,小七还在吹嘘自己的小儿子是如何的聪明伶俐,自己的妻子是如何的贤惠善良,更憧憬着,等帮小姐报了大仇,就洗手归隐,再也不问世事,专心一志的跟老婆孩子过普通人的日子,种种地、养养花,那是何等的逍遥快活。

  他还记得,小七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眼中那毫不掩饰的渴望。以及对这刀头舔血生涯的厌倦!

  就在方才,他还与自己站在一起,接受自己的命令,全力堵截这批君家的侍卫!

  而现在,他就在自己的面前被人杀了!而且死得如此惨不堪言!

  只是因为自己的一道命令!

  “你是谁?有种留下你的名字!”李志武黑衣黑袍黑布蒙面,站在瓢泼般的大雨中嘶声怒吼,声音如同老猿夜啼,凄厉之极!“你到底是谁——?!”

  天际闪电纵横交错的闪了几闪,闷雷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一声接一声,仿佛战场的鼓点,有力而沉重!压抑而血腥!

  君大少冷哼一声:“你又是谁,有种留下你的名字!”此刻君家援兵已至,局面已经逆转,若是能趁那首领痛失爱将,心神大乱的瞬间,洞悉对方的身份,自是上佳!

  李志武恨声道:“我是……你这该死的奸贼,你不敢留名吗?”总算在最后一刻悬崖勒马,没有道破自己的名姓。

  前方寂寂的,再没有人应答。唯有四面八方君家的驰援队伍刷刷赶来的声音。

  “撤!”一个清冷的声音,那黑衣少女一身衣衫早已经全湿,秀发黏贴在面颊上,一双清冷的眸子里面,闪烁出伤痛和失望之色,但却斩钉截铁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李志武如梦初醒,身边的两人一个弯腰抱起小七的头颅,另一个搀起他,就要离开。他喉咙里怪响一声,似乎是心灵突然崩裂般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声响,猛地挣开,然后一把将小七的头颅抢了过来,抱在自己怀里,最后深深地望了前方雨幕中正赶来的君家人和那几个奔跑的君莫邪侍卫一眼,眼光中,如山的仇,如海的恨意!

  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小七,哥哥我,带你回家!

  两道凄楚的浑浊眼泪混进了雨水之中,无声无息地消失。

  “撤!”众黑衣杀手已经来不及收拾地上同伴的尸体,纷纷纵身离去,穿进了重重雨幕之中。片刻之后,君家大队援救人马合围赶到,但此地,已然只剩下了几具冰冷的尸体……

  君莫邪在危机刚刚解除、试探失败之余,身子一低,转了一转,已经遁身到了街旁一株不算粗的垂柳后面。

  一道金黄色的玄气光芒由远而近,大鸟一般飞纵而来,穿破雨幕落在八名伤痕累累的侍卫面前,两眼上下一打量:“没死人就好,少爷呢?”

  正是管家老庞!这位一向深藏不漏的君府管家,居然是一位地玄巅峰高手!

  八人同时呆住!之前那人光说了少爷已经脱险,可是少爷的人呢?到哪里去了?没回家吗?不由得面面相觑。

  老庞满是皱纹的脸上,突然两道眉毛渐渐立了起来。阴森森的问道:“你们居然抛弃了少爷,独自逃命?”语声之中,已有杀机!

  “是…不是,是…是由一位神秘的高手,他说已经救出了少爷……方才我们在重围之中,也是他,他,救了我们,少爷没到家吗?……”君虎惭愧无地,深深的低下头去,若是少爷尚未安全,自己等人百死也难抵偿。

  “神秘高手?那神秘高手人呢?在那里?”老庞接连三问,声音越来越冷:“居然随随便便就相信了外人的话,枉顾少爷的安危,只顾自己性命,那我们君家要你何用?!”

  “噗通!”八人同时跪倒在雨水里,无话可说的挺着身躯,准备受罚。

  老庞长叹一声,厉声喝道:“君虎!当年老爷怜你孤苦,收你入府,传你武功,屡次担负大任,一向令人放心。这才将少爷的安危交到你的手里!如今少爷生死不明,按照家规军规,你都是死罪一条!你还有何话说?”

  “属下无话可说!甘愿领罪!”君虎直挺挺的跪着,雨水浇在他的头上,混着血水流下,脸上却是毫无表情。

  其实在这一刻,他本可说出自己等人先走乃是遵照少爷的命令,甚至在当时由于他们并不是行刺的目标,若是全力突围,或者他们早就可以脱身,而他们一行为求吸引对方注意,拼死酣战,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说。少爷若有不测,就是自己失职,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说与不说,都是失职!

  “慢着慢着,……”君莫邪浑身狼狈的从一堵断墙后面狼狈万分的现身,跑了过来:“庞老,莫要错怪了好人。若不是君虎他们拼死引开敌人,我也不能脱身呀。说起来,君虎他们,实在有功而无过。”

  “真是如此?”老庞脸色登时缓和下来:“方才为何不说?”

  转眼一望,问道:“刚才救你们的那位神秘高手,此刻怎么不见了?此人救了少爷,对我君家实有大恩,须得好好报答才是。”

  “属下刚才看到,他好像去了哪个方向,不过他的身法实在太过神妙,属下也不敢十分的确定。”君虎跪在地上,抬手一指,正是君莫邪来的方向。

  “那人真是个怪人,把我摔得七荤八素的,”君莫邪抹了抹额头,上面似乎有一点淤青,“刚才过去还踢了我一脚,救了我的性命,居然不辞而别了,真是没有礼貌。”

  “此人长什么样子?”老庞心中啥时间转了好几个念头。

  “蒙着脸,看不清楚。”君莫邪与君虎同时回答。只不过君莫邪的声音是满不在乎,君虎的声音却是充满了感激。

  “真是想不到,在元帅如此发威之后,京城之中,居然还有人不开眼要对少爷下手。”老庞沉沉的说了一声,一挥手,道:“你们八人,回复之后,先去见三爷,禀明今天的情况,事无巨细,一点也不可遗漏。然后一应事情,尽都交给三爷处置!”

  “是!”八人同时答应,站起身来。

  <又是一个通宵!汗,困得要死。先睡去了,月票的事,就拜托兄弟姐妹们了。毕竟这是五月份最后一天了,给个面子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