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二部 第七十章 蛛丝马迹

  <今日第二更!>

  “少爷,您现在……还能不能参加家宴?”老庞接过身后侍卫递过来的一把雨伞/p>

  “没问题!我又没受伤。”君莫邪豪气干云的回答,“这等小场面,我早习惯了,小意思了。”

  老庞嘴角抽了抽,却没说话。心中却道,说是习惯了,倒也貌似不是假话。上次公主遇刺,这次自己遇刺,规模确实差不多,上次一伤就下不了地,现在能跑能跳,自然是小意思了。

  “那就请少爷先回府吧。元帅和管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老庞道。、

  “稍等一下,我还要回去看看我的轿子,那里面应该还有些东西。”君莫邪拿过雨伞,转身就往回走。

  轿子先被暗器打,然后被火烧,又被雨淋,几乎成了一片脏兮兮的黑灰了,还能剩下什么东西?

  老庞心中纳闷,但为安全起见,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只见君莫邪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围着轿子的残骸转了好几圈,居然真的从地上捡起来了几件什么东西,然后东瞧瞧,西看看,转了一个大圈,施施然的撑着雨伞回到老庞面前,道:“好了,走吧。”

  “我才不信你捡起来的那几件暗器是你的东西。”老庞亦是地玄实力,目光如炬,岂能看不出君莫邪捡起来了什么?心中腹诽一声,冒着大雨去捡敌人的暗器,这种暗器又是极普通的货色,就常理而言,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线索,这位少爷真是自作聪明……

  他却没有发现,君莫邪在转到一堵墙附近的时候,眼睛悄悄地亮了一下,然后嘴角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笑意。

  虽然大雨倾盆,虽然狂风呼啸。但,一个人刚刚待过之后,总会有痕迹留下,只看搜索的人懂不懂发现而已。

  就像这里,这一缕正在随风飘散的清香……虽然淡到几乎不可查的地步,但以君大杀手这经过鸿钧塔强化了的鼻子来说,就算是再淡一些,也是能够闻到地。

  恩,确实很熟悉的味道呢,还有那一声“撤”,亦是很有趣的声音,这些已经很足够了!君莫邪有些猥琐的笑了笑。

  君莫邪回家的时候,君老爷子挺立在大厅门口,一双眼睛在孙子身上扫了几扫,发现没事,才皱着眉头训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还不快去换衣服!”

  君莫邪唯唯诺诺,一溜烟而去。

  其实君大少心里却是颇有腹诽的,爷爷,这次杀手的来意可跟我貌似没什么关系,究其根源还真是您当初行事给引来的,不过这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咱回头再算!

  等到换好衣服来到前厅,酒菜已经络绎不绝的开始往上端了。君无意依旧端坐在轮椅上,腿上盖了一床薄薄的毯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君莫邪,低声道:“不知是什么样的高手,能够杀人杀的那么利落?莫邪,三叔我好奇得很啊。那位来历神秘的高人,你说三叔我认识不认识呢!”

  “呃……三叔,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能人异士层出不穷,这个……”君莫邪嬉皮笑脸。

  “停!我不跟你讨论这个。”君无意一瞪眼,止住了他的贫嘴:“这次的那些人,你心中可有数?”

  “确实有些方向,应该有三成左右的把握了。”君莫邪挤挤眼睛。

  “可要我派人手相助?”君无意神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这些人居然敢刺杀君莫邪,已经引起了君三爷的恐怖杀机!

  “时机尚未到。”君莫邪嘿嘿一笑:“他们给我打造的东西还没送到,等送到了再干掉也不迟。现在动手,反而打草惊蛇。”

  “你是指……之前你所说的那批手弩?”君无意眼睛一亮。

  “三叔真是高瞻远瞩,洞若观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君莫邪一阵猛拍马屁。

  君无意哭笑不得。

  “管家的人呢?”君莫邪好奇的问道。“今日不是为他们接风吗,怎么不见人影?”

  “他们此刻身在你大嫂的小院,清寒她好像在闹脾气。”君无意含蓄的一笑:“毕竟是管家家事,我们稍等片刻无妨。”

  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君莫邪已经转过头去,门外漫天风雨之中,几条人影缓缓行来。

  说谁谁到。正是管家一行人!

  管家这次前来赴宴的合共有五个人,大嫂管清寒俏脸如冰,走在最后,而排在第一位的,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色削瘦,身材颀长,一袭青袍,飘飘走来,漫天大雨,似乎也并没有淋到他一星半点。正是管家当代家主管东流,也正是管清寒的生身之父。

  在他身后的,乃是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老头儿,须发花白,却是虎背熊腰,豹头环眼,就像是半尊铁塔,双目开合间神光四射,走起路来虎虎生威,正是管家第一高手,管如山。

  在管如山之后的两个少年,身长玉立,玉面朱唇,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乃是管清寒的一兄一弟;大公子管清波,二公子管清月。

  看看人家是怎么生的,大嫂丰姿绰约,清丽动人,那一兄一弟也尽儒雅风流的翩翩美少年。这管家的遗传基因,还真的不错呢。君莫邪恶意的想到:这俩不会是绣花枕头吧?!

  “管兄!”君无意安坐在轮椅上,微笑着抱拳行礼,伸手肃客。

  “君三弟勿须客气。”管东流爽朗一笑,抱拳回礼,说着令两个儿子前来拜见君无意。

  “这位就是君三公子吧?果然是英俊年少,一表人才、气度不凡啊。君三弟,君家后继有人,当真是可喜可贺啊。”管东流看着一边的君莫邪,哈哈大笑,很是亲热。

  果然不愧是一家家主,居然能把如此虚伪的客气话说得如此真挚自然,当真了得!君大少瞬间就给这位勉强能扯上亲戚关系的管大家主下了以上的评语。

  而就在这一刻,君莫邪突然清晰地感觉到,在管东流身后的那少年,身子有意无意的向着管东流的身后闪了一下,看向君莫邪的眼神,竟然先是愤怒,然后却是一片震惊和诧异,好像君莫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般,虽然那怪异的眼神,瞬间就消失,或者在场几乎就没有人注意到,但却又如何能脱出君大杀手敏锐的感应。

  君莫邪心中不由一动:这是什么原因,他和自己有什么瓜葛吗?搜遍自己记忆,确定无论是自己,又或者是前莫邪,两者并没有任何接触,甚至连以前在内,连面都没有见过,那么,这位管二公子在震惊什么?意外什么呢?!

  君莫邪心下千头万绪,面上却淡然如恒,上前笑呵呵地行了一礼,便与管清波、管清月打招呼,此二人始终是大嫂的亲兄弟,纨绔本色却实在不方便在这个当口使用。

  世家往来,在最初的介绍之后,自然是老的招呼老的,小的招呼小的,君家除了君莫邪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后人,招待管家两位公子的重任,自然理所当然、责无旁贷地落在了君大少那并不宽厚的肩膀之上。

  “君三少好。”两人一起行礼。本来他们二人均较君莫邪年长,若是从管清寒那论,他们尽都当称呼君大少为三弟,可是管家虽然亦是玄气世家,在江湖上独霸一方,颇有地位,但论及富贵权势,比诸君家仍是颇有不如的,所以兄弟两人面对君莫邪,要首先问好。

  这种称呼,从另一个侧面,却也说明他们并没有将君莫邪当做自家姐姐的小叔子看待,这二人始终是年轻人,未算有城府,否则便当如其父一般,亲亲热热的称呼君大少为三弟了。

  只这一句“君三少”,君莫邪瞬间已经想通了许多事情,脸上瞬间涌现出异常热情的笑容,赶紧回礼,一手拉住一个,异常亲热的走进大厅去。管清月在君莫邪拉住他的手的时候,轻轻颤抖了一下,幅度虽然轻微,但君莫邪依然清楚的感应到了他心中的惶恐。

  不由的又是心中一动,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不停地在考虑着一些特别的事情。难道?……

  君大杀手心中盘算,口中却随意道:“两位管兄不远千里来到天香城,这两天小弟有事未能奉陪贤兄弟,真是失礼啊。”

  管清波清雅的一笑,道:“君公子太客气了,大家本属姻亲,乃是真正的一家人,何来失礼之说。何况,我们这两天在天香城,也着实游玩了不少地方,天香城不愧是帝都,果然是繁华之极,我兄弟二人尽都有些乐不思蜀了,哈哈。”

  管清波性情较效其父,言辞颇为得体,这位管大少爷却是在纳闷,传闻中君家君三少乃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纨绔中的纨绔,今日一见,言辞倒也算得体,并不如传言中的那么不堪!

  “哦?”君莫邪做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鬼头蛤蟆脸的道:“那我保证一个地方,一个绝对好玩的地方,保证贤兄弟是没去过。”

  “什么地方?”管清波配合的压低了声音。

  君莫邪脸上露出只有男人才懂的猥琐笑容,眼神飞快的瞄了一眼管清寒,拉开了些距离,才鬼鬼祟祟的道:“灵雾湖!那才是男人的天堂啊,没去过吧嘎嘎……”

  在他说到“灵雾湖”三个字的时候,一边的管清月脸上突然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以下字数免费:

  <本想开单章,但想想没必要,月底了,还是在这里跟大家说说话吧。

  首先要感谢的,是兄弟们这一个月的鼎力支持!谢谢你们!!

  细心的书友都已经发现了,五月份,是邪君关键的一个月,上架的第一个月,但风凌的表现,前半月和后半月却是判若两人。更新,也不如意。这一点,我承认,很惭愧。

  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确切的说,现在我的心态,依然很波动。

  当然,关于搬迁,白天停电的事,我们就不多说了。而风凌自己也有自信,就算白天停电十二小时,晚上我一样能把更新赶出来,绝不会断更。

  实在是,另一件事;呵呵,说起来很丢脸,说得通俗一些,就是咱哥们被踹了一脚,呃,再通俗一些,就是失恋了,嘿嘿,这种感觉,很过瘾。

  呵呵,自己最爱的人要结婚了,自己却收到了请柬,呃,貌似新郎倌的话,是不需要这张请柬的是吧?所以很狗血。我很盼望着,这是小说中的恶俗情节,可惜不是,它是现实。我很痛恨这个现实!

  我不是圣人,也不是君子。度量并不大,心眼也很小,所以,受伤了。呵呵,想笑话我的,就来吧哈哈。

  几乎崩溃!!原本有的存稿,几天的时间消耗一空。每天都坐在电脑前通宵,每天都听一夜歌曲;可就是乱腾腾的,码不出字。

  兄弟们,姐妹们,我必须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的支持和热情!相信现在我,已经崩溃了……

  浑浑噩噩了四五天,开始码字,转一圈出去看看月,听听风,抽支烟,然后码几十个字,然后再转圈……下半月,就这么过来了。

  甚至书里,我有连续十几章节,都没有写反派。我不敢,因为以我那时候的心态,反派出来恐怕接着就秒了,而且会是虐杀。

  持续到了月底,唯一值得自傲的,是没有断更过。之所以之前没有说,是因为怕有些人会说,拿自己的恋情装可怜骗月票嘛?我不会允许我的感情被嘲笑。我依然骄傲!

  从此之后,我的世界,只有小说。

  容我调整几天,状态回归,便会与大家一起奋斗到底!爆发个爽的!

  六月份,保底两更,爆发不定时,三更承诺不会少于十天!

  六月份,邪君剑指月票总榜前十!说我不自量力也好,说我狂也罢,总之,拼他妈的一回!>(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