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第二部 第七十二章 退亲?

  <今日第二更!>

  对君莫邪的话,管清月实在不愿意相信,但是,君莫邪说的活灵活现,甚至,连月儿身上那么隐私的部位有三颗红痣都说得清清楚楚,这个事实,让管清月彻底崩溃!

  管清月对父亲的话听而不闻,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伸出左手,颤抖着指着君莫邪,嘴唇哆嗦着,已经气得连话也说不利索了:“君莫邪!你……好!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说到最后,眼中居然有泪水慢慢的弥漫上来,那是一种难以磨灭的绝望,撕心裂肺的痛苦以及无法洗刷的耻辱,以上三者的混合!

  君莫邪心中一震:这个傻小子,居然是对那月儿动了真情!

  大厅中的气氛,随着管清月这一句话出来,顿时从深秋变成了严冬!君战天、君无意两个人的脸色霎时间阴沉了下来,狂涛般的杀气汹涌而出!

  身在君家,还是当着君老爷子和君无意的面,说出要杀死君家第三代唯一后人君莫邪的话?这件事情若是说出去,相信整个天香城任谁都会当做一个笑话!而现在,这个笑话居然真实加客观的发生了……

  现在谁不知道,君莫邪乃是君家最大的逆鳞?

  管东流、管如山、管清波,甚至管清寒,四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畜生!你在胡说什么?!”管东流再也坐不住,飞速起身,狠狠地一巴掌摔在儿子脸上:“还不向君三公子道歉?!”

  “我是不会向他道歉的!我更没有胡说!”管清月笔直的站立着,狠狠看着君莫邪,嘴角汨汨流出一道鲜血,他却是不做擦拭:“君莫邪,我以男人的名义,向你提出决斗!”

  “决斗?为什么啊?”君大少似乎很迷糊,甚至迷惘的笑了笑:“管二少,我不记得我哪里得罪了你啊?今天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啊!大家乃是姻亲,你们来到天香城,吃我君家的,喝我君家的,住我君家的,我们尽一切可能的招待,如今二公子却在这大庭广众之前骂了我,还要和我决斗!更明言要杀我!敢问这是何道理?”

  “你……不需要什么理由!怎么,你不敢吗?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痛快的接受!”管清月直勾勾的双眼看着君莫邪,挑衅道。

  “混账东西!你没有听到老夫说的话?”管东流大喝一声,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拍上去,心中又急又气,今日此事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就算君家仍顾念着亲家的面子放自己等人离去,但管清月却必然难得轻松!就算君家为此而对付管家,那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君莫邪是谁?那可是君家唯一的一根苗啊!就老二刚才的言辞举动,无疑已经对君莫邪动了杀心,将心比心,若是有人对自己儿子动这样的心意,决无二话,直接出手击杀之!人同此心,那君老爷子会作出何种选择?!

  管清月依然狠狠地瞪着君莫邪,一脸倔强,两眼一眨不眨,对父亲的巴掌全无闪避之意!管东流手到半空,眼看就要打到管清月脸上。突然被一人紧紧攥住了手腕,转头一看,正是君无意。

  君无意温和的笑了笑,轻描淡写的道:“管兄,我看令郎说话,内中必有缘故,此事究竟是何原因,还要调查清楚再做判定才好。莫邪素来纨绔,或者是他无意间得罪了管二公子也未可知,再说,这始终是小辈之间的摩擦,我等长辈贸然插手,强行压制,大是不妥,万一我们两家居然相互误会,那样,很不好的!”

  君无意微笑着,脸上的表情很和煦,但管东流却是心中一震。

  君无意的话里虽然温和,但其中那隐隐的压迫之意,却是不言自明的。就如同是一座沉重的大山,悠然的漂浮在管东流的头上,若是一个应对不好,就会轰然压下,或者直接将管家在场的所有人尽都压成肉饼也说不定。

  “三叔请息怒,待我来问一问。”管清寒静静地躬躬身,来到管清月面前:“清月,今日之事,到底是为什么?谈得好好的为何你竟突然如此放肆?若是莫邪说得不当,你大胆说来,姐姐给你做主!”

  她只看到了三个少年凑在一起,低声谈笑,每个人的脸上都很猥琐,料想谈的不是什么好事,就啐了一口去了一边静静坐着,那想得到顷刻间风云突变?

  不过,管清月始终是自己的亲弟弟,她也相信一向乖巧的弟弟,决计不会无故生事,必然是君大少爷先行挑衅,弟弟万般无奈、忍无可忍之下才作出如此惊人的举动

  “我……我……我……”管清月我我了半天,却没有说出话来。一脸的愤怒,还有窘迫。

  他真的无法启齿,且不论月儿原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现在,她明面上的身份就只是灵雾湖霓裳阁的一个红牌姑娘而已。再说白一点,她就是一个妓女!即使再清倌人也好、卖艺不卖身也罢,妓女始终是妓女!

  如果让一向清烈的姐姐和父亲知道自己居然是为了一个妓女就要和君家的三少爷决斗,不知道会不会气疯?

  无论刚才君莫邪如何诋毁污蔑月儿,任谁至多也只能说君莫邪不知检点,却也决不会为区区一个妓女来打抱不平!

  而事实上,管清月虽然早在家乡之时便已经认识了月儿,更在天香重逢,实则却是完全不清楚这位月儿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历!但不管如何,这个女子,却是管清月认定的人,心中的女神!这一点,管清月很坚决,无论任何人亵渎了自己的女神,也要誓死捍卫。

  “管二公子,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若当真是小弟那里得罪了二公子,小弟愿意赔罪,请二公子尽管明言!”君莫邪一脸的纳闷加诚恳,趁机落井下石。

  “你说话呀!”管清寒柳眉微蹙,人家君大纨绔的态度可说是很端正地,再看着弟弟,心中不由得有些悲哀,难道弟弟竟连君莫邪这等纨绔也不如了吗?!

  “这事还是让我来说明吧。”管清波平静的接过了话头,为难的看了弟弟一眼。他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很严重的地步,若是不如实的解释清楚,对于管家只怕会是一场极大的灾难。

  于是,在管清波的嘴里,将管清月与月儿的故事编排的格外缠绵悱恻,并且,是一对生死不渝的有情恋人,因为某些不知道的不可抗拒的因素云云,导致两人分开,然后月儿不知如何,流落到了天香城,成为了一名……呃,暂时寄身青楼的卖唱姑娘。

  偏偏在这时,管清月来到天香成,机缘巧合之下,两人相遇了,而且最巧的是,君莫邪居然是这位姑娘的……呃,曾经的客人……

  管清波说的可谓相当的含蓄,而且塑造的故事也足够令人同情,描述的两人之间的感情也足够感人肺腑,但饶是如此,管东流依就被气得两眼一阵阵发黑!几乎晕厥了过去。

  在场的那一个不是明白人?听管清波这么一说,猜也猜得出来今日之事的由头。两大纨绔,还是亲家,当众为了一个妓女翻脸动手!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众人尽皆腹诽不已,看向管清月的眼神,尽都是带上了几分鄙夷的神色,就为了那么一个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居然在君家公然与君家继承人争风吃醋?这位管二少可真是够二百五的!

  其中最甚者竟还不是管家家主管东流,而是管家长女管清寒,管清寒素来鄙夷自己小叔子君莫邪的纨绔品行,可是如今,自己一向乖巧的弟弟,竟然也是这种货色?……

  管清寒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自告奋勇问出来的居然是这样的一桩龌龊事件,一时间气得俏脸通红,狠狠的瞪了管清月一眼,再狠狠的瞪了君莫邪一眼,干脆退到了一边。君莫邪有些委屈:你弟弟挑起来的事,你瞪老子干啥?你还不知道你弟弟根本就是刚才刺杀老子的元凶之一,老子才是真正的委屈呢!

  “你这畜生,简直是气煞老夫!”管东流气冲牛斗的咆哮起来,嗓音震得大厅中轰轰作响:“为了这样的一个女子,你你你,你居然就与我们管家的亲戚、你姐姐的小叔,要生死决斗?”管东流气的身子哆嗦:“你个忤逆之徒!不肖之子!你你你,你丢尽了我管家的脸面!”

  管清月见父亲如此震怒,有些后悔,也有些害怕,但口上依旧不肯认输示弱,硬着头皮反驳道:“月儿是我钟爱的人,月儿她才不是凡俗女子,再说,这小子马上就不是我姐姐的小叔了;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替姐姐退亲,只要退了亲,他就跟我们管家毫无关系!”

  “畜生,你住嘴!”管东流大惊失色,急忙喝止,可惜言出如风,此际却已经迟了。

  管清寒惊惶地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脸上煞白了起来,红唇颤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君老爷子和君无意面沉如水,甚至连君莫邪也是大吃一惊。大厅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老夫有些醉了,失陪了。”君老爷子站了起来,冷冷的道。这话有些怪异,酒宴尚未开始,一口菜没吃,一杯酒未喝,君老爷子居然就说自己醉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