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第二部 第九十九章 男儿不节哀!

  <今日第二更!求月票!>

  君无意自从进来,见到了大哥的石像,整个人就凝住/p>

  君无意出神地看着石像,一动不动,虎目中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蕴满了泪,终于扑簌簌的落了下来,低沉的声音有些嘶哑,带着浓浓的伤痛,“……大哥,今遭小三带莫邪来看您了,莫邪他终于长进了,有资格来拜祭您了!”

  君无意默默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往事历历从眼前滑过。

  一同成长,一起玩耍,从小到大,承受了两位哥哥无数的宠溺,无数的关怀爱护,而最终,却因为自己惹来的无边祸,连累的让两位哥哥英年早逝!

  连大嫂也悲痛之下奄奄一息,被娘家接去,随后便传来了故去的惨痛消息!然后两家再不往来,君家无数次派人上门,都被直接打了出来……

  两位侄儿,青春年少,却也因为自己,惨遭灭顶之灾!

  谁能知道,君无意宁可自己死一百次,也绝不希望两位哥哥和侄儿因为自己遭此厄运!十年来,君无意心中无时无地不是炼狱!灵魂之痛,锥心刺骨!

  面对着大哥栩栩如生的石像,一幕幕往事的展现,君无意的心灵也在这一刻坠入了痛苦的深渊,无边的悔,无边的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时!

  “大哥!……”

  君无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向刚强的血衣大将,这一刻浑身颤抖、虎目含泪:“小三我……对不起!对不起你!对不起二哥,对不住父亲,更对不住君家呀!”

  泪眼迷离之际,君无意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刚毅睿智的大哥的面孔,就在自己面前,轻轻抚摸着自己头发,满含着淳淳笑意,望着自己,又像是哄劝,又像是教训:“三弟,……男儿,不苦!不哭!”

  这一刻,君无意哭得更大声了起来,痼疾已去的他,如今在自己最亲近的大哥的墓前,所有的感情,十年的沉积,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就像是一个受尽了无穷委屈的孩子,突然扑到了亲人的怀里……

  犹记得大哥出征之前一晚,曾经拉着自己的手,说道:“无意,风雪银城之事,我始终觉得并没有完,银城方面只怕还会有后招也未可知,我和你二哥不在家里,你万事要小心,千万不要鲁莽行事。你和寒小姐的亲事,只怕是急不来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等我和你二哥回来,我们一同努力,我、你二哥、爹爹,还有整个君家都会支持你的。”

  君无意清楚的记得,大哥说这句话的时候,二哥也在一边,眼神中含着担忧,关切的看着自己。如今忆起两位哥哥当时的亲厚眼神,君三爷更觉心如刀绞!

  在那个时候,两位哥哥挂在心上的,还是自己的亲事,还是自己的麻烦!还是只担心他们的小弟会不会受伤害,能不能挺得住,会不会任性冲动,却半点也没有想过,敌人会不会对付他们!

  以哥哥们的才智,又怎么会没想到,但却没有说出口。因为,哥哥不想让做弟弟的担心!

  雄浑的军号声似乎又在耳边响起,恍惚中,大旗猎猎随风卷起,雄壮的鼓点,擂得天地似乎也在随之颤动。君无悔一身戎装,站在帅旗下,翻身上马,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沉声地说:“三弟,我和你二哥走了,以后君家,就靠你了!一切拜托了!”

  大哥!大哥啊,你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小弟是多么愚笨啊,时至今日,才想起你当时那句话,是多么的不对劲!简直就是……临终遗言!

  大哥,你那时,是不是就已经知道了什么?你到底知道了什么?或许,你感觉到了什么?你为何不说出来?……你为何不说!

  你可知道,小弟我宁可死,也绝不会眼看着自己的亲哥哥走上绝路的啊!!

  若时间可以回到十年之前,重遇“她”之前,我是否会重新抉择……我会的!我会的!……

  “三叔。”君莫邪踏上一步,“亡者已矣,节哀顺变!保重有用之身,才是正道!”

  “节哀顺变?保重有用之身节哀顺变?保重有用之身”君无意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君莫邪,突然悲怆的笑了起来,道:“莫邪,你父亲当年曾经说过一句话,就是这节哀顺变,保重有用之身;你可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

  “他……我父亲是怎么说的?”

  “当时,我们兄弟三人一同出战,那一战后,无数的兄弟都躺在了地上,不再起身;当时你父亲很痛心,旁边的人就是这么劝他的:大帅,节哀顺变!保重有用之身!”君无意眼神迷离着,回忆着,慢慢的道:“当时大哥说,节哀顺变?为什么要节哀?为什么要顺变?我的弟兄们死了,被敌人杀了,我为什么要节哀顺变?有用之身……”

  君无意的声音大起来,似乎是模仿着当年的大哥:“不错,我们要保留有用之身……男儿不节哀!要哭,就哭个痛快!要杀,就杀个酣畅淋漓!男儿不顺变!因为我们要逆变!用我们尚存的有用之身,将所有敌军一举扫荡,让我们的兄弟们以后永远没有节哀顺变的机会!”

  “男儿不节哀!男儿不顺变!”君莫邪默默地念叨着这两句话,突然感觉浑身似乎一股电流通过一般,被这句话中透露的豪气和杀气,激起了灵魂中的共鸣!

  “让我们的弟兄们以后永远没有节哀顺变的机会!”

  就这一句话,君莫邪对自己那位从未谋面的父亲,突然生起了一种由衷的敬佩之意!

  铁血男儿,该笑则笑,当哭就哭,绝不矫揉造作,率意而行,世人冷眼,与我何干?

  好一句男儿不节哀!男儿不顺变!!

  深得我心!

  君莫邪突然觉得,就算自己的前世,能有这样一位英雄肝胆的父亲,自己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他是前莫邪的生身之父,也是我的今生之父!有父如此,壮哉!

  叔侄二人一站一坐,静静的,许久都没有说话。

  突然外边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到了门口停下来,一个声音道:“三将军,宇唐帝国将军赵剑魂欲要前来拜祭元帅,请将军定夺!”

  “赵剑魂?!”君无意双目一寒,这个自己三兄弟的战场宿敌,居然来到了这里!“请他进来,我从很久之前,就想见见他了!见见这位老朋友!”

  “是!”门口的小校答应一声,快步离去。

  过不多时,远方缓缓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来人身材异常的高大,黑色披风,黑色衣袍,黑色的脸庞,整个人,就如同一块又冷又硬的漆黑钢铁,龙行虎步,目不斜视的一路走来。两侧的天香军人尽带着浓浓敌意的目光,他竟似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一般!

  此人身材瘦削却高大,肩宽臂长,高鼻锐目,脸上线条刚硬,如同刀削,轮廓分明。浑身上下,带着凛然战阵杀伐之气,一路走来,并无旁顾,亦未回头!

  他,竟然是独身前来!

  在敌国的军营中拜祭自己死去的对手,单身而来!

  赵剑魂!

  好气魄!

  好一个宇唐帝国的大将军!

  赵剑魂走到近处,突然站定,一双眼睛冷电般看向君无意:“君无意,一别经年,我们又见面了。”声音铿锵,竟然隐隐有一种战阵之间的杀伐之气!

  君无意丝毫不让的盯着他的眼睛,低沉的道:“赵剑魂,我想见你,很久了!真的很久了!”

  “这十年来,战场上没有君家人……”赵剑魂由衷地道:“……我,很寂寞!”

  “若是这十年来战场上尚有君家之人,只怕此刻你未必有机会在我的面前感叹什么寂寞。”君无意冷冷的看着他:“因为你早已经去转世投胎了!”

  赵剑魂这句话虽然狂妄,但从他的口气中可以听得出,他是在由衷的遗憾,肯定了只有君家才配做他的对手!但听在君无意耳中,虽然明知道他的意思,但作为军人的荣誉感,依然对他这句无疑是说天香帝国无人的话进行了下意识的反击!

  “不错,如果这十年来战场上有你们在,也许我早已埋进黄土!可你们不在!你们为何不在?”赵剑魂声音居然有些愤怒的样子。

  这位宇唐名将的口气不但让君三爷诧异莫名,便是一旁的君大少也是挠头,这货不是宇唐名帅吗?虽说当年他胜的有些不明不白,但他本身也是唯一一个曾在白衣军帅君无悔手下没有败得一蹶不振的将军,除面对君家三兄弟之外,更罕有败绩,难道这些年爹、二叔陨落,三叔也因残废而难赴沙场,这家伙尽是打胜仗,居然把脑子打坏了不成?

  赵剑魂来到君无悔石像前一丈处立定,静立半晌,脸上神色严肃了起来,整个身子,也站得笔直,眼神中露出由衷的尊敬,恭恭敬敬地,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弯下身子,久久不曾直起。

  站直身子后,锐利的眼睛与石像的眼睛紧紧对视着,眼中对这位曾经的敌人,居然是一片崇拜!他有些叹息的味道的道:“君无意,你知道吗?我赵剑魂少年军旅,至今征战半生,败仗固然不少,胜仗或者更多。可在这世上,英雄无数,名将辈出,却只有一个人能够让我赵剑魂从心眼里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个人的名字,叫君无悔!”

  <兄弟姐妹们,我们的面前,全是神啊……咋办?——票票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