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二部 第一零五章 求我!我就救他!

  <今日爆发第二更!求月票!>

  鹰搏空会怕海沉风这一记拼命绝招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除非是蔚蓝至尊亲身演绎这一招,否则又怎么能撼动同为神玄至尊的鹰搏空?

  以海沉风与鹰搏空之间巨大的修为差距而论,根本就不是区区一招“浪卷乾坤”可以缩短的,别说同归于尽,估计连鹰搏空轻伤都做不到!

  可是绝对不会有危险的至尊神玄鹰搏空如今只想到——

  这下可完蛋了!老子只顾着自己痛快,潜心琢磨那几招散手,却把这小子在无意中逼上了绝路……以后见了梦红尘,老子咋跟他交代?就说我为了自己练功把你的得意弟子逼死了?那我成啥人了?

  梦红尘不找我拼老命那才叫见了鬼!可,可,现在咋办?

  鹰搏空的话,海沉风当然也听到了,一时间气得差点在空中直接爆体而亡!

  这个老王八蛋,你他妈倒是早点说啊O衷谙胪O吕匆餐2幌吕戳耍/p>

  死定了!

  这一刻,海沉风只感觉自己简直成了天下第一冤死的人!

  绝对比窦娥冤,如果这个世界有窦娥的话!

  跟与自己师傅齐名鹰搏空师叔拼个玉石俱焚!?

  这是什么混蛋说法?

  你丫的怎么不早点表现出你是至尊神玄的实力,老子就算不认你这师叔,也早就落荒而逃!跟至尊神玄谈尊严,我太有才了!

  现在可倒好,我这一大招肯定是对您半点用没有,我自己却注定一命呜呼了。

  海沉风悲哀的想……

  但想归想,骂归骂,这一招“浪卷乾坤”却是万万停不下来了。

  在鹰搏空郁闷到了极点的怒骂中,在海沉风悲愤之极的怨怒中,浪卷乾坤!庞大的威力已经到了鹰搏空头顶!

  鹰搏空眼中的无可奈何,焦急得都快口吐白沫,这下可真完了……

  怎么办?化解吧,起码能给这小子留个全尸!

  砰砰……

  轰!

  漫空尘埃飞扬而起,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青天。鹰搏空卓然而立,海沉风如同断线的风筝,远远飞了出去……

  尘埃散去,鹰搏空站在场中,一脸悲哀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只觉得悲从心头起,险些要放声大哭!

  这叫什么事啊!

  海沉风面如金纸,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嘴角一片血渍,胸口只剩下了微微起伏。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人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真正的回生乏术了。

  海沉风的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又像是在哭,居然还有些像在笑。这对一个濒死的人来说,这种表情实在太奇怪了。

  事实上,现在海沉风主要是一点劲也没了,甚至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有等死的份。但凡有一丝力气,只要能够张开嘴,恐怕就会先自嘲的笑一声,然后破口大骂。

  自古至今,无数的天玄强者,有哪一个像我死得这么憋屈?这么冤枉?这么让人无语?!

  时也?运也?

  屁话!

  这就是命啊!命苦啊!

  说来,海沉风这种情况,都还是鹰搏空尽力的克制着自己,只是保全自身,一点也没有反震,才勉强造成了这个结果。要不然,以他一代至尊的功力若是全力反击,力强则胜,力弱则败,这位便宜师侄现在只怕已经是化作了灰灰。

  完了!

  鹰搏空捂住了脸,不用看也知道海沉风现在啥样子。那是绝对的没有希望了。老子真是倒霉哇……这种事也让我碰得上,真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太坏,这让我以后怎么见老梦啊,见了面说什么啊,苍天啊,大地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呢?!

  抱着万一的希望,鹰大至尊凑过去一看,然后脸刷的一下子黑了下来。忍不住刷的站了起来,撕了两把自己的头发,急得刷的滴溜溜转了一个圈,一脚将一棵大树踢得轰的一声远远飞了出去。

  “呵呵,跟自己师侄切磋,居然把自己的师侄给逼死了,不,应该是玩死了,还是操练死了呢……”一个悠悠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带着几分嘲笑:“不管是那一样,都果然不愧是一代至尊!真正猛地很啊,佩服佩服。”

  鹰搏空本就郁闷的要发狂,一听见这句话,顿时火冒三丈,霍然转身,气急败坏的骂道:“马勒戈壁的,是哪个王八蛋,给老子滚了出来!石长笑,是你吗?你个老绿毛龟!”

  在鹰搏空的心里,来人能够潜到自己的身边而不被自己发觉,在目前的天香城,数来算去顶多也只得一个人勉强能够做得到,就是生死至尊石长笑!他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居然还看见了老子的笑话!

  空气中无声无息,鹰搏空大怒,正要喝骂,突然眼前一暗,发现了一件震惊到了极点的事。

  就在他身前,一个黑衣蒙面人不知何时已经蹲在了那里,正一手抓起了海沉风的脉搏,闭目试脉;距离鹰搏空的距离,还不足三尺!

  鹰搏空刚要出口的话,硬生生憋进了自己肚子里。

  鹰搏空从来都很自负,无论是自己的至尊实力,又或者是未来将有独创一家的资格,但他最自负的却始终是他独步天下,凌驾于其他七大至尊的绝世身法!

  鹰搏空的轻功在八大至尊之中首屈一指,这亦是所有至尊公认的!

  普天之下,相信就算是八大至尊之首的云别尘,也决计不能潜近这么近的距离而不被鹰搏空发觉!

  那么这黑衣蒙面人是谁?

  霎时间,鹰搏空汗毛直竖!三尺之遥!我滴个天哪!

  这人不是鬼魅化身吧?!

  来人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到这里,那么想要对付自己岂不是容易得如同吃大白菜?世间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位如此强大的高手?

  “这一招还真狠,居然直接把自己的丹田都震碎,以求激发出全部的生命潜力。果然够狠!可惜石是焚了,玉却一点事都没有……”黑衣蒙面人叹息一声,“这小子的性子够烈,我喜欢。若非老夫早来一步,你这个师侄岂不是生生的被你玩死了?”

  “这……这位兄台……你的意思是……他还有救?”一听此言,鹰搏空大喜过望,结结巴巴地问道。

  “别说他还没死,有我老人家在,就算他一心求死也不行?”黑衣蒙面人翻了翻白眼:“别出声!一边呆着去!”

  “……”鹰搏空额头上出现了几道密密的黑线。纵观苍茫寰宇,整个大陆,有哪一个敢跟自己这样说话?或者说,有哪一个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敢跟自己这样说话?当下就要发作。

  “恩?你还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干什么?”黑衣蒙面人毫不客气:“好打搅我,然后让你这师侄丧命?赶紧给老夫滚得远远的!再吱声碍事,老夫就撒手不管了!”

  “……”鹰搏空老脸涨的通红,犹如一只煮熟了的鹰屁股,一言不发,重重的走开了几步。这才道:“你要是治不好他,老子要你偿命!”

  “哦?居然敢威胁老夫?你好大的胆子啊!”黑衣蒙面人施施然的站了起来:“老夫不给他治了!”

  他抱着臂站在那里,轻蔑地看着鹰搏空:“你想让我偿命?来啊!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什么道行能让老夫偿命,以为叫个八大至尊什么的就真个天下无敌了?我呸你一脸!”

  鹰搏空眼珠子几乎怒瞪了出来,胸膛一鼓一鼓的,气得几乎爆裂,险些喷出血来。

  这也忒气人了!

  鹰搏空几乎就想大吼一声:老子跟你拼了!

  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要是能将海沉风救活的话,还是先救活再说;要不然,自己这个逼死小辈的名头一旦传出去,以后在八大至尊里也甭想抬头了,就先忍下这一时之气。

  “你想怎么样?”鹰搏空强行按住自己的脾气:“赶紧动手救他呀!我草!你还磨蹭……”见海沉风气息越来越弱,鹰搏空瞪起了眼睛,却有些哀求的味道了……

  “求我!”黑衣蒙面人老神在在的抱着手臂:“求我救他,我就救他。刚才老子打算出手救人是看这小子顺眼,现在老子看你不顺眼,就不救他。”

  “求……??!!”鹰搏空一口气险些没上来,自己如此低声下气地说话,在自己一生之中已经是头一遭,这丫居然让自己求他!简直是踩着鼻子上脸,得寸进尺!

  黑衣蒙面人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丝毫不留恋,半点不勉强。

  “慢!”鹰搏空满身大汗涔涔而下,哑声低喝。

  海沉风这事,纵然不为了蔚蓝至尊,鹰搏空也是终究心中有愧。所以,他决不允许海沉风死!

  “老夫。。。老夫……求……你……”鹰搏空咬着牙,腮帮子上的肉突突跳动,死死的瞪着眼,眼神如若要吃人。

  倾尽三江五湖水,难洗今日满面羞!

  完喽,一辈子了,今天可是把所有的脸面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黑衣蒙面人哼了一声,邪邪的看着他,指指点点着道:“你说你,啊!典型一骡子脾气!拉着不走,赶着倒退!老夫要不是为了救他,我出来干嘛?你以为你有个至尊头衔,就真长得很英俊么?我正在着手施救呢,你倒好,恩,要我偿命?你脑袋里面装的豆腐渣啊?是不是进水了?”

  鹰搏空深深地吸气,深深地吐气,将地上的落叶吹的如同飓风过境;深深地,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这家伙,心中在想着将他一掌劈倒!然后开膛破腹!骨头一寸寸的折断!然后一块一块嘎嘣嘎嘣的吃进肚子里!再变成大便拉出来然后弄几个屎壳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